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方便主义20

  想来,这恐怕也在昴的计算之内。


  他安定地占据了局外人的立场,又拿既已发生的事实——对『暴食』大罪司教的讨伐作为情报的来源,成功取得了同指挥官交涉的权力。


  「我对白鲸的吸引力,恐怕是源自『暴食』大罪司教死前对我的诅咒。」


  用能够以假乱真的口吻,昴如此对库鲁修说道。


  尽管少女似乎没有相信,可这确实是一个对外说得通的说辞。这样也许就足够了。


  虽然对政治方面的事情不太敏感,但莱茵哈鲁特毕竟活过了多个时代,他能大致理解昴的意图。


  只是,昴在极为漫长的时间里都孤独地封闭于自我世界中,或是生活在远离政治的乡村,对他而言,短时间内要考虑各式各样的...

又一次活学活用了老贼的更新👻👻👻
それはそれ、これはこれだ!
【住手这是昴尤糖!】

方便主义19

  和昴说话的是位有过谋面的男性。


  灰发的商人吗。


  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也是当初王都纵火杀人的案犯之一。


  该说是宿命吗,没想到绕了那么大一圈,相隔近百年,罪魁祸首和他的帮凶也依然见面,还并肩作战了。


  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很难说不会因为怀疑而直接对那个青年——奥托·斯文动手。


  但现在,连主谋都逍遥法外的现在,自己恐怕已经没有制裁那份罪恶的资格了吧。


  青年没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如何危险的紧急事态中。与记忆里那冷漠又空虚的形象不同,能看出他的体内燃烧有热情。


  不应当让这份积极的感情泯灭。莱茵哈鲁特心想,视线不自觉地瞄...

方便主义18

  胜利的条件有三。


  第一,不能允许任何人牺牲。


  第二,不可以放过做恶的白鲸和『怠惰』。


  第三,不让任何人察觉到这之中有莱茵哈鲁特的支援。


  「如果再附加一条的话——」昴对莱茵哈鲁特说,「那就是想要一次性地通关。」


  「这是多么傲慢的想法呢。」


  听到他的说法,莱茵哈鲁特呢喃道。


  不是在责备昴,只是单纯地对碰触到的天花板感到了畏惧。放弃了战胜白鲸的想法,让百人为了理想献身的他,恐怕是觉得昴会利用自己的能力,一次又一次地试错吧。


  确实,昴还没有自大到觉得一切都能顺顺利利。像之前突然杀出来的『暴食』就弄得他措手不及。若不是莱...

第十七卷翻译到昴挂掉啦!
这张真的优秀!清晰!我吹爆大塚老师!
因为喜欢一定要再发一次!

东京地下铁31

  坠入了熟悉的黑暗中。

  就好像会被溶解般的暗包裹了我。在那之中没有她的存在。

  温柔的拥抱也好。残酷的手掌也好。热情的爱语也好。可爱的人影也好。

  在这片黑暗中不存在如此亲切之物。

  「大哥哥好像不知道恐怖是什么~」

  忽然回想起了少女的嗓音。

  尚且年幼却已有几分妖艳姿色的少女,闲适地坐在让人一眼就发怵的魔兽上,穿有可爱鞋子的脚一晃一晃,和她的马尾辫一样。

  恐怖吗。恐怖和疼痛不同,是容易习惯的东西。看穿了本质,知晓了内在的逻辑,原本可怕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疼痛不同。疼痛永远是痛的,永远是新鲜的,来多少次,都会痛得哭出来。

  那时的我这...

日常挂人!
写不出甜文都是傻吊网友的错!【甩锅】

东京地下铁30

  我没能避开从枪口飞出的子弹。

  大脑被近距离打穿。炽热的火焰。让耳朵失灵的冲击声。身体平衡彻底崩坏。从眼球里溢出的泪。无声的世界。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色彩。

  落下。落下。落下。

  灰飞烟灭。

  「——啊、呃!」

  像是撞开了玻璃般,一下子闯入了有声的世界,我浑身一震,从喉咙里冒出宛如被扼住脖子般干涸的悲鸣。

  瞪大的眼珠里映出一张略显惊讶的帅脸。

  是莱茵哈鲁特。还是拿着刀子恨不得砍死我解气的莱茵哈鲁特。

  他眼神一凛,迅速将刀扔到地上,两手扣住我手腕压在头的两侧,试图这样来占据先机。

  其实他没必要这么做。我没有发狂,也不打算袭击他。甚至可以说身体正因对...

东京地下铁29

  「只要你有再杀我上千次的觉悟,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重做这一天。」

  让自己的脸上堆满笑容,我口吻平静地说道。

  听见这话,莱茵哈鲁特的眼球骤缩,气息都变得紊乱起来。他将手里的刀举高,左手压在我的脸上。视野被遮住了大半,指骨硌得人皮肤发痛。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样的状况下,说不定会陷入死胡同里。明知情况难解,心底却如明镜般沉静。

  爸爸说对了。我对他的人格抱有无可救药的信赖。就算他愤怒到这个地步,我也坚信他能够守住之前的约定。

  刀落下,刺进了我脑袋旁边的枕头里。

  要换新的了。我缺乏危机感地想道。莱茵哈鲁特抽身从我床上下去。我这才有重新取回身体的实感。

  「死了多少...

DATE 23

石墨目录看这里

  结果,信了昴的邪的人,或者说表明了信服态度的人连一个都没有。

  但是,那些可怜之人无声地向昴传达了对抗心,想死的欲望在现实面前削弱到了最低。

  莱茵哈鲁特出面向他们指明出路,走出漆黑的地下,求生欲再度在人们心中燃烧。哪怕无人指引,他们也能活下去了吧。

  昴站在莱茵哈鲁特身旁,抱臂不致一词。青年侧过头低声问他:

  「为什么你要鼓动他们对魔女教的仇怨?这对你别无好处。如果你唆使他们与王国敌对,也没有什么——」

  「别无好处?你傻了吗。我掌控了魔女教,再用魔女教的行动来操控这群复仇者,等于一下子多了两股可用的力量。当然,我答应过你。不会乱用的。」

  轻...

1 / 23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