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方便主义25

  在路上,昴考虑过不少说法。


  之前才说过要在王都过日子,结果没几天就骑地龙找上门来。怎么不让自己出尔反尔的行动显得太过白痴,真是世纪性难题。


  若是让莱茵哈鲁特误解自己留恋于他,那可该怎么办呀。


  然而,只是一见面,非说清楚不可的念头,就彻底消失了。


  对方全然不关心自己的动机,一如既往地,露出了那叫昴心里发痒的笑容。像光是能见上一面,就开心得不行一样。


  他实在过分耀眼了。


  回忆这半天里经历的事,手上动作一顿,昴垂下眼睑,自卑和恼火如同半身般纠缠不放。


  他明白,自己已经动摇了。


  不,不只是动摇而已。支撑他堕入黑暗的支柱...

方便主义24

  「是昴小哥的小孩?动作好快!」

  「才不是咧,话说这个梗刚刚用过了吧!」

  刚刚还被投以类似的话,莱茵哈鲁特听到昴也遭到同样对待,不禁弯起嘴唇。下一秒他就略带吃惊地伸手,轻轻接住被昴不快抛出的小孩。

  「怎么能这么粗暴呢。」

  「哈,你难道指望我带小孩吗。」

  方才还将小孩哄得老老实实的昴,翻脸就是完全不承认的样子。莱茵哈鲁特为他的厚颜无耻讶异不已。

  看到他们两人的互动,菲鲁特用手臂抱起自己贫瘠的胸,若有所思道:

  「既不是这个混蛋的,也不是昴小哥的,也就是说……是弃婴喽。」

  「给我更早一点这么想啊。」

  用手指轻轻抚摸小孩的额头,让她乖乖睡去的莱茵哈鲁特抬头,不自觉地站在他身旁的昴正...

你零贴吧成天想着坑莱茵酱。
很香。很想看。
所以说傲慢昴绝对是死在没权能上了。

魔女因子的能力是持有者自身欲望的表现。

想起傲慢昴明明把人全斩了却没能激活因子,忽然脑了他没有想要的能力的设定→感觉来说对他而言只要有死归就足够了(老贼根本没想)→虽然是普通的话,但好像戳中了我什么point,但没能完全抓住。

好!我也要把去年写的东西全看一遍!顺理成章地继续咕咕咕!

存一下,免得回头又说我没说过!
我肯定说过小瘪三的全部黑历史!

图一前文是说莱茵酱不讨厌过年,但讨厌自己的生日,因为不能拒绝祝福的话。

今年莱茵酱的生日问答确实不错!

赞美零大!



假如雷德和莱傲天对峙的话,雷德会说什么台词呢?

答:【你丫的,又有趣又无聊啊。别闭上眼睛啊,你丫的。眼皮里什么都没有啊】



我还以为只会说无聊的。想不到还有有趣吗。

假装察觉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莱傲天所信崇的【正义】是什么呢?视情况有可能背叛王国吗?

答:视情况,这说法的范围太大了,但由于莱傲天也并不是把侍奉王国这件事当作绝对的,所以那种事或许也是有可能的。



除此以外还有点微妙的……

但感觉还没到把握到。

有点失眠就去看了老贼更新,想不到更睡不着了!天呐,本篇昴和莉亚碳好可爱!他们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我又要移情别恋了!虽然方便的下一篇章已经基本构思完了,但还是想先扔一扔去写别的,是那篇非常非常久远的……

方便昴我会在梦里对你好的!

方便昴:滚吧!从来没好过!

方便主义23

  奥托的情报被摆到书桌上时,莱茵哈鲁特也为那份不走运微微吃惊了下。然后,他若无其事地将记载有对方不幸的纸放到被按在桌前学习的菲鲁特面前。


  「菲鲁特大人,关于这个人,我希望能帮他一把。」


  「哦呀~」地挑起眉毛,菲鲁特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探头看去,随即便讨厌地皱眉。


  「因为下注压错了商品导致破产……具体我是不懂啦,不过,自己判断失误犯下的恶果不应该自己去尝吗。就算是三岁小孩也明白耶。」


  预想之中的,对方展露了完全置身事外的态度。


  菲鲁特大人是可爱而善良的少女,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无情的一面。决不会因为一时的同情就伸出援手,也不会因为嫉恶如仇就想消灭一切...

菲鲁特:再说,你也蛮干了一回,偶尔当次假面骑士也很有趣吧?
莱茵酱:这是我的荣幸。只是,仅限一次哟。——隐姓埋名地用我的力量是很危险的。那是很危险的想法。

于是,我有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1 / 25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