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昴莱】方便主义11

「菲利斯,有想和你说的事。」
要找到时刻紧跟库鲁修大人不放的他并不容易,莱茵哈鲁特也是拜托值班室卫兵传信才得以拦住。
他们前去的是卫兵们一贯使用的酒吧。
摇着尾巴装作漫不经心的菲利斯实际上远比看上去的要戒备森严。单是这点就能看出他和尤里乌斯之间的区别。莱茵哈鲁特暗中叹息,敛去了复杂的感情。
其实,现在他要侍奉菲鲁特大人的消息还未传开,只要按下这件事不提,以友情请求菲利斯去帮忙,对方应该会提供帮助的才对。那也是昴所希望的展开吧。
但是莱茵哈鲁特做不到。
「菲利斯,关于王选,我已经决定要站在谁那边了。既不是你那边,也不是尤里乌斯所支持的对象。」
一听见他的话语,菲利斯那悠闲的外壳就破碎。他挺起后背,摆出严阵以待的姿势。
「这是……要宣战吗?」
「不,只是希望能告诉你,然后……」
莱茵哈鲁特认真注视着对方猫一般圆润的黄色眼瞳,一字一句地说道:
「希望能以个人的身份请求你帮我去救一个人。」
「个人的身份……作为『剑圣』吗。」
「抱歉,只是作为莱茵哈鲁特而已。」
不能牵扯到菲鲁特大人的前程,莱茵哈鲁特也不能违心地说自己有被称呼是『剑圣』的资格,所能交出的就只有他自己。说到底,包括答应昴的交易在内,全都是出于莱茵哈鲁特的私心,那么他必须承担下私心的代价。
听见他的说法,菲利斯放松紧绷的肩膀,在一瞬间他流露出些许悲哀的神情,但立即就收敛恢复一贯俏皮嬉笑的模样。
「莱茵哈鲁特,菲利酱全部都是属于库鲁修大人的。当然是会最大限度地为库鲁修大人谋求福祉哦。」
「嗯,我明白。」
「那么,要救的是谁呢?」
见莱茵哈鲁特完全没有要改变主意的意思,菲利斯叹了口气问道。
能与莱茵哈鲁特搭上线,再不济也是有头有脸的正面人物,多少应该能有利可图吧。那么理应支取的代价没道理从莱茵哈鲁特身上汲取。如此思考是菲利斯的善意,然而——
「不认识的人。」
「为了不认识的人!?」
他的思考完全被莱茵哈鲁特的话语所打破。
「准确的说是认识的人的相关者。他向我求助,说明到了除了你外没有人能处理的地步。」
说着,莱茵哈鲁特看着瞠目结舌的菲利斯,面上浮现苦笑。
毕竟他的确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昴的交易。不只是因为那是昴第一次松口,愿意告诉他『强欲』特殊能力的破解法,而且莱茵哈鲁特认为这是件好事。对于犹如浮萍般来到异乡的昴而言,能多一个羁绊都是莫大的安慰。他不能帮昴做些什么,起码想完成他的这个愿望。
发出「呜呜」的声音,菲利斯摇了摇耳朵,凑上前来,脸上划过一股奇异的色彩。
「对莱茵哈鲁特来说,那是很重要的人吗?」
「没办法放着不管的人。」
「这可不是答案吧。」
一副难以接受的样子,菲利斯却开心般地扬起嘴角。
「好~啦,答应了喵。只要不是恶病都会努力治好的菲利酱超有职业操守~」
「真可靠呢。那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只要答应了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莱茵哈鲁特暗中舒了口气,却看见菲利斯拉平嘴唇,摆出要说悄悄话的样子凑了上来,煞有其事道:
「……库鲁修大人,正准备讨伐白鲸。」
莱茵哈鲁特眨了眨眼睛。
「我知道呀。」
「喵呜!?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也没有特别从谁那里听说,只是察觉到了。」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莱茵哈鲁特都将库鲁修的存在遗忘了,肯定不会知道她有攻略白鲸的打算。是从昴那里听说她的名字,又结合自己的失忆总结出来的情报。莱茵哈鲁特不打算与菲利斯细说,只是将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
见此,菲利斯没精打采地垂下脑袋,露出有些憔悴的神情。
「真是搞不懂你耶。那么,菲利酱要拜托你什么,也能预料到了喵?」
「这么做……真的好吗?」
「当然……一点都不好。菲利酱可是超信任库鲁修大人的哦?库鲁修大人的实力、胆量和气魄全都是菲利酱深爱的东西喵。但是,就算如此也会担心,所谓关心则乱就是这样。只要能保证库鲁修大人的安慰,就算被憎恶,菲利酱也会做的。」
捏住拳头,菲利斯越说越慷慨激昂起来。莱茵哈鲁特目光柔和地注视着他。即使没被人期待也会去做,这是莱茵哈鲁特做不到的事。
「明白了。无法光明正大地出手,请允许我作为讨伐军的一员出力吧。」
如此,之后的事就敲定下来。
「——基本上就是这样。」
莱茵哈鲁特把酒馆里的事情对昴讲述清楚后,眼看着对方面无表情地翻了下眼皮。
「你是白痴吗?有空手套白狼的机会都不用。」
「友情不是那样的东西。」
「哈」地叹了口气,昴垂下的脑袋看不见表情。然后轻轻扬了下头,将垂在额前的发丝甩到脑后,他露出明快的笑容。
「莱茵哈鲁特,我们是朋友吧?」
「不是呀。怎么突然这么问?——肚子疼吗?」
一听见莱茵哈鲁特的回答,昴就捂住肚子。莱茵哈鲁特好奇地歪了下头打量他,对方摆摆手,保持那一惯厌烦的神情说道:
「别烦。你的回答也太直接了吧。」
「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哦。」
莱茵哈鲁特看昴越发胃疼,干脆将那部分的内容一笔带过。
「对昴来说朋友是什么?」
「我可没什么朋友……啊。」
边挠着后颈边思索的昴似乎想起了什么,眯起眼睛凝视着虚空。
「也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朋友的人。」
「嗯?」莱茵哈鲁特应声道,他留意到昴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不像是缅怀却是有些忧郁的感觉。但那忧郁转瞬即逝,昴垂下眼帘。
「只不过是相处得不错,有利益关系的家伙而已。他说友情对我而言只是有没有利用价值……嘛,倒也不算错吧。」
「是对曾经的你而言。」
「等交到朋友再说这种话吧……虽说我不觉得有那样的机会了。」
昴抱起双臂走向窗口,外面是一片阳光普照的光景。他请了两天的假期,就等明天菲利斯抽出空来陪他们一起去弗鲁尔驿站村。莱茵哈鲁特站在沙发旁,静静地看着昴的侧颜。
明明看起来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却浑身散发出厌倦生存的衰老感。难怪被喜欢长辈的菲鲁特大人所亲近,但她又厌弃昴缺乏干劲的生存方式。不过真要说起来,自己的心理年龄也不逊于他呀,为什么待遇完全不同呢?
莱茵哈鲁特苦恼地皱起眉,陷入沉思,不一会儿就从昴那里得到谢客令,被不留情面地赶了出去。
弗鲁尔是王都附近人流量很大的村落。虽然是循规蹈矩到略显闭塞的村子,却因为来往商人而变得相当热闹。在这里,想一跃变成富翁很困难,但要找到工作填饱肚子却简单方便。
因为工作之需时不时会出行的莱茵哈鲁特在那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料到会在那村子看见极端血腥而暴力的一幕。即使是亲眼看见昴被人殴打欺凌致死的他,此刻眺望着车轮滚滚、行人步履匆匆走过大街小巷的驿站村,依然难以相信那些生活在安宁与和平中的人们会轻易拿起足以毁灭他人的利器。
莱茵哈鲁特颇为熟悉昴走过的路。穿过微微开裂的黄色土地,被栅栏围起来的小屋却比昴曾经的住处来得宽大结实。起码,看起来不是一个人居住。
「啊……我希望能不惊动他们地解决事情。是说,治疗能在晚上进行吗?」
「为喵那么偷偷摸摸的?」
被昴挡住了前进的路,菲利斯嘟起嘴,满是不解地摇晃尾巴。
「我有我的理由,你就别管了。反正,治疗也没必要和病人互通心灵吧?」
「什么呀……」
「菲利斯,拜托了。」
代替有些不耐烦的昴,旁观的莱茵哈鲁特往前踏出一步打断了菲利斯的抱怨。见他也那么坚决,菲利斯只好退缩了。
「为什么呀……」
他充满困惑与郁闷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
那也是没办法的。莱茵哈鲁特心想。虽然在菲利斯看来,治疗患者与得到患者感谢是理所当然的因果链,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昴和那位患者毫无关联。若让患者醒着,只会平添对方的不安。
莱茵哈鲁特知道昴的顾虑,所以在菲利斯面前他不会和昴唱反调,不过——
「这样就好了吗?」
深夜从屋外眺望着屋内被治愈魔法的蓝光所包围的菲利斯,莱茵哈鲁特轻声询问满脸茫然的昴。
「啥呀?」
「只是在思考,像这样的事情你做过多少次了……这样。」
想要为别人做些什么。想要报答曾经得到的恩情。但是,被遗忘了。被遗忘的恩情是无法报答的,只会让对方觉得承蒙厚恩。
昴转过头来看他。
「别把我想成好人啊。」他说。
「怎么可能认为你是善人?」莱茵哈鲁特反击道。
报恩是不能以杀戮来实现的。那只是以恩情之名,自以为是的破坏,只会让那位大人感到悲伤而已。无视了这点的昴决不能算是好人。
昴自己也应该知道这点。所以他虽然不满地用鼻腔喷了口气,却也只是移开眼睛望向屋内,脸上隐隐有些忧虑。
莱茵哈鲁特跟着看了过去。身为友人,他知道能让菲利斯花费那么长时间治疗的疾病绝非寻常之物。曾经钻入菲利斯心灵缝隙,让他叛变的昴同样知道这点。假如出手的不是菲利斯,想必屋内的那位男性必死无疑。昴大概是继承了这家人的财产吧。
「相信菲利斯吧。」
「哦。」
不耐烦地哼哼道,昴收敛了那点忧虑。莱茵哈鲁特正思考自己是不是避得更远会比较好时,听见昴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
「我很无力。没有商业头脑,不会政治博弈,甚至可以说不会做人。除了杀人以外,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大概很大程度上都被人利用了吧。」
「————」
「在你问我要攻略的时候,我一度感觉自己所拼命抓到的全部,都是神明为你的成功在做铺垫。到底是想要保护她,还是想要为已经死掉的她复仇……我已经搞不懂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昴……」
「不甘心啊。白痴一样地和你敌对,也是因为这不甘心。」
莱茵哈鲁特蠕动嘴唇,然而,什么都说不出口。
因为昴已经转了过来。他那双罕见的黑瞳一如背后的夜空般深邃,也没有任何光彩。
「已经累了。」
「————」
「你是莱茵哈鲁特,不会拒绝别人的,骑士中的骑士,而且还是『剑圣』的家系,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别人能完成这件事。」
望着那双不夹杂半点恶意的眼瞳,莱茵哈鲁特却感受到了远比与『强欲』对战更强烈的恶寒。
是因为直觉明白昴所要说的,是远超出他承受能力的话吗,还是因为理解到那不是他所能阻止的东西呢。
比思绪寻找到答案更快地——
「——由你来、杀了我。」
昴将决定性的话语说出口。
没错,应该能想到的。
曾经所完成的一切全都烟消云散。就算想要报恩也没有报答的对象。就算想要为恶也没有作恶的能力。他已经厌倦了反复无常的事态,他想要的只有最后的解脱。
莱茵哈鲁特是唯一能给予他这份奇迹的人。而且,莱茵哈鲁特也觉得自己有那么做的责任。
拥有不该拥有的记忆的人是莱茵哈鲁特。拥有超乎常理的力量的人是莱茵哈鲁特。然后,拥有绝对不容更改的信条的人也是莱茵哈鲁特。
只有昴永远地死去,世界才不会再度回溯,发生过的事才不会变成时间逆流中泯灭的碎片。为了此刻生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昴都必须永远地死去。
一旦被他请求了,就应该达成。
就算没有被请求,也应该达成。
因为那才是正确的,摆在莱茵哈鲁特面前的道路。然而——
「抱歉,我做不到。」
就算是莱茵哈鲁特,也杀不了他。
无论是能力,还是内心。
「……是吗。」
有些寂寞的低语道,昴重新看向屋内。
微弱的蓝光正逐渐熄灭,就如同两人心底的光。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35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