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方便主义16

「啊,回来了。」
稳住下落的身体,莱茵哈鲁特低头,理所当然地,怀里已经失去了那个人的重量。
还没能来得及做什么,一切就结束的感觉,居然是那么空虚吗。静静地呼出一口气,莱茵哈鲁特望向了天空。
只要施展一定程度的力量就足以落到那片洁白的云彩上。事实上莱茵哈鲁特也那么做了,『云的加护』正常运作,他从高处俯瞰下方,默默地把握住这一地形的全貌。
——也就是,他现在应该在那里。
脚动起来,放松浑身肌肉,就仿佛跃入水中般,自然地,轻盈地,落到地上。
「什……!」
屈膝缓冲,承受下落的压力,衣摆扬起后落下。莱茵哈鲁特睁开眼,面前是吃惊到说不出话来的昴。
「呀,又见面了。」
「白痴啊?说过别管我这边吧?你要是错失了这个绝妙的机会,我是绝不会原谅你的……!」
「昴,来谈谈吧。」
短暂的吃惊后,昴立即爆发了。但看见他抑制不住怒意的样子,莱茵哈鲁特早有准备地,以冷淡的表情回应道。
被迎面破了盆冷水,昴也没办法继续发火,而是抱起手臂,不快地盯着他看。
「就为了你所谓的谈谈,我就要放弃这个周目……不对,应该这么说才对吧?你要为了和我谈谈而放弃这个世界吗?」
「你又要说我伪善了吧。但是,是的。」
听见莱茵哈鲁特认真做出这种发言,昴眨眨眼睛,然后捂住肚子笑了。
就知道会这样,吞下略感苦涩的唾液,莱茵哈鲁特继续说道:
「而且,如果要自裁的话,我可以胜任那把刀。」
「哈?」
「会变成这种局面是我的任性,我有义务对此负责,所以,由我来动手吧。」
其实最后已经下定决心了。
看着重复的世界,重复的光景,短时间内不断转动的螺旋,自己心头冒出的是挫败的空虚感。那远比遭到昴恶意对待时来得更加深刻。
因为当时脑海里留有的,是由于被强迫去做什么而产生的愤怒,而这回却是更为单纯的,无力。
一想到这份空虚感是昴品尝过不知多少次的,莱茵哈鲁特就没办法坐视不理。
于是,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
「……这可不像你啊。」
昴在错愕的最后如此呢喃。对此,莱茵哈鲁特不禁苦笑。
「我也很吃惊。碰到和你相关的事情后,各种各样的感情都冒了出来。」
「能别说那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吗。」
像是感到恶寒般,昴不停抚摸着胳膊。莱茵哈鲁特说了句「抱歉」后继续道:
「那就换一个说法吧。我并不打算改变,只是选择更正确的方式。作为结果,我会采纳你的提议。这样就能来支援你了吧?」
没错,唯一的答案就是,直截了当地采取昴的提案在雷古勒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处刑。那样就能争取到时间赶来帮忙了。
说到底,就算不特地过来一趟,莱茵哈鲁特也有能力和自信可以把控好时间,直接制止『暴食』的恶行,但是——
如果不说明就行动,肯定会被昴恨之入骨的吧。
他讨厌自己的帮助,更讨厌别人的决断。唐突地去干涉他的道路,只会适得其反。
为了避免那样的局面,莱茵哈鲁特才特地跑来这里一趟,才放弃了这个世界。那对于他而言是绝对不允许的事。因为私心没有选择正确的做法,他内心充满了自责的疼痛,但并不感到后悔。
昴惊讶地瞪大眼睛,然后倔强地了下嘴唇,说道:
「……我说过这边不需要你操心。」
「明明有更好的方案摆在眼前,你却要逃避吗?」
「这不是逃避——」
「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帮助?」
见昴想要绕过自己离开,莱茵哈鲁特毫不退缩地堵在了他面前。
想要理由。想要回答。
连艾尔莎都能利用,为什么拒绝自己?为什么……就因为一次没有救到,就要否定自己的全部?那么憎恶自己,为什么还要来提供帮助?
「……就是讨厌,不行吗?」
「不是不行,但并不明智。」
「我绝对不要依靠你的帮助。否则,否则……」
昴破罐子破摔似地吐出一口气。
「就那么想知道吗?」
「是的。」
「就算我不想告诉你?」
「————」
莱茵哈鲁特握紧拳头。
「是的。」
「哈,哈哈!就冲你这句话,就冲你这句话……!」
昴捧腹大笑,随后往前一步,右手拉住莱茵哈鲁特的领口,仰起脸瞪着他说:
「那我就告诉你,告诉就算违背原则也想知道的你——」
「————」
「确实那不只是讨厌你,而是讨厌依赖你。只要你出现,我就无地自容。」
「怎么会有这种事……」
「会有的。就会有的。你难道不懂吗?自己身边明明有那么多因为这种感情而发狂了的人,难道还没觉察到吗?你的存在会让人觉得你是他们的上位替代。我能做的事情你都能做,换句话说……」
昴自嘲了下。
「就算我不在,只要有你,就没有问题了。」
「说什么蠢话。就算父亲,就算菲鲁特大人会产生这种想法,唯独你应该知道我并没有那么伟大!」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啊,莱茵哈鲁特。」
抓住领子的手松开了。
昴将手插进额发里。隐约能看见不知何时起,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些许汗粒。
「我看见了你束手无策的时候,也不再对你的全能心存幻想。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只要你来问题就能解决!这并不是什么对你的过高期望,只是因为我自己的软弱罢了。」
「——!」
「你太优秀了。即使轮回你也追了上来。只要依赖你那多余的同情心,只要你还对曾经没能及时帮助我心怀愧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过来帮我。但那样的话……我就会变成废物的。我讨厌那样。本来就找不到自我价值,本来就一无所有。别把我想要努力一下的决心也夺走好吗?」
「————」
嘴巴变得干涩,一时想不出能回应的话语。因为昴是第一个,会像这样血淋淋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听的人。总是故意避开他,抗拒他的人,是第一个将现实剖给他看的人,这是多么讽刺呢。
无论是哪个轮回,无论是谁,都以一副已经对他无语、失望的样子,或者是因为觉得他根本不会懂,或者是因为觉得他没必要懂,而回避了他的疑问。
——你只要保持这样就好了。
——这就是你应有的样子。
被这样诉说着,莱茵哈鲁特也接受了现状,不再强求,以他的性格本来就不会逼迫别人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时间流逝,就像只有他被留了下来。
几年,十几年,几十年过去了,异常讽刺地,他的心灵和五岁时几乎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只有在那些时候……和昴的意志碰撞时,才像迟钝的齿轮又往前转动了一格。
那是进步吗,还是退后,又或者是如昴所期待的那样,自己的存在根基正被破坏?
不知道,不可能知道。人无法看见未来,尽管莱茵哈鲁特跟昴一起被困在轮回中,未来也在不断变化,无穷无尽,难以看清。
他也有想过,是不是像之前那样被人尊敬就是最好的了。对昴置之不理就不用体会感情的动摇,能完善地走上过去的道路。但是——
「这就是你寻求的答案。怎样,听了心情会变好吗?是不是开始后悔,居然为了这种东西抛弃了原则。」昴问。
「不,完全没有感觉后悔。」
——那样的念头刚一浮现就被否决了。
因为放置不管是完全做不到的。自一开始,自时间第一次回溯的时候起,莱茵哈鲁特的视线就无法从昴的身上移开了。
憎恶也好,愤怒也好,警惕也好,忧心也好……悲哀也好,全都围绕他打转。就算尝试无视,随着岁月更迭也会走到老路上。
所以,莱茵哈鲁特已经决定接受了。
这个、宛如宿命般的纠缠。
「切。」
听见他的回答,昴不快地发出难听的声音。果然,刚刚那强装嘲讽的姿态,只是为了掩盖他内心的不安和紧张。
这幅样子,该怎么说,该怎么说——
「昴,你对自己太过不信任了。」
又让人产生了惋惜的感觉。
就像看见鲜花被人踩烂般,就像看见清水被捣得浑浊般,就像看见石雕被恶意破坏了般。
一如往常,在「事已至此」时才产生的无用的惋惜。
在这个不断被推翻、循环的世界里,眼前只有他在不停前进,绽放,然后凋零。
只有自己能看见那条轨迹,只有自己能感受到这份懊悔。
这份感觉,该怎么形容,该怎么形容——
「什么啊,完全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么换一个说法吧。如果我不过来,你要死多少次才会来求助?」
「说过了吧,绝对不会像你求助。再说了,我能做的方案还有很多。去哄骗『怠惰』说『暴食』叛变了之类的还没有做过。」
「假如无效呢?」
昴在一瞬间睁大眼睛,然后咬牙切齿地瞪了过来。
「别给我居高临下地否定我的方案!明明还什么都没试过……!」
「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失效,那时候你会放弃吗?」
「……当然,我又不是傻子。」
骗子。
连谎话都说不好的骗子。
明显只是不想在自己面前示弱而逞强。假如不被人看着,他会尝试多少次?说到底,面对的是『暴食』这样知根知底的手下败将,这个人绝对不会放弃一丝一毫的可能性,挣扎到最后的。
虽然并没有经历昴度过的轮回,但总能从他无意间透露的感情里体会到。
不会放弃,拼死挣扎,骄傲,狂傲。
莱茵哈鲁特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并不孤高,却离所有人都遥远。那是当然的,无论是心灵的距离还是记忆的差异,他和别人之间都有被时间分割出的巨大鸿沟。
越看就越觉得不可思议,也就越是心寒。
像他这样明明恐惧着死亡,却习惯了死亡,不惜与死亡为伍也要抓住想要抓到手东西的男人,居然会对战胜自己,杀死自己绝望。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早就不明而喻了。
无法牢记过去的那些轮回,自己手上不断沾染着他的血液。不能继续对这个事实视而不见,这份推断之后也将以记忆的形式化作实感。
莱茵哈鲁特心想,这除了命运以外,别无其他词语可以形容了吧。
从得知他打算帮忙,邀请他喝酒那刻,不,应该是从一切的起点,在苹果摊前遇到他,被他请求去找菲利斯救两个人那刻起,命运就已经流转了。
打从心底产生了个前所未有的念头。
自己得以跟着他从未来回到过去,得以制造出那样原本不存在的相遇,并非是要惩罚他的恶行,并非是要堤防他的恶意——
——而是为了拯救他。
真是奇妙的念头。
自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剑。
尽管有很多人将他誉为『骑士中的骑士』,但莱茵哈鲁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英明和称职,比起他那同僚尤里乌斯差远了。
因为他的剑并不能守护什么人,只是单纯地为了斩杀而存在。
莱茵哈鲁特不喜欢随身带剑的理由就在于此。
一旦拔剑出鞘,无法控制力道的自己,肯定会将别的东西给误伤。
只能伤害,只会杀害。
以杀止杀只是最低的止损。拯救谁,特别是拯救谁的心灵这种想法,根本不存在于他的概念里。总会有别的人能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如此想着,莱茵哈鲁特曾经心安理得地笑着去赞美他人的功绩,但是——
现在不行了。
必须是自己。只能是自己。
这样的概念烙印在了灵魂里。
讽刺的是并非是因为昴需要他——昴何止不想要,根本是除他以外谁都可以——而是因为无论是谁出手,那难以回报的恩情都只会让昴更为绝望。
所以,就算笨拙,就算艰难,莱茵哈鲁特也要迈出这一步。
将话语传达给对方——
「你觉得自己会放弃吗。真遗憾啊,昴。我的看法恰巧相反。在我看来,不会有比你更不知放弃为何物的人了。你曾因为自己的欲望制造了极大极恶的灾难,但也拯救过无数人。数百年来从未有人能像你这样扰乱世界。我憎恨你的罪恶,但也赞美你的伟业。」
「谁需要你的赞美啊?」
尽管陷入沉思,昴也近乎不假思索地反驳了。
这份意料之中的态度让莱茵哈鲁特苦笑。
「我知道你不需要,但还是想告诉你。就算是你也不知道吧。我曾经也有过认为活着宛如地狱的时候。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诞生,为什么是自己这样的问题,苦恼着,不理解着。然后放弃了理解,只是单纯地这么走了过来。我可以这么告诉你,就算一无所有,人也可以活下去。」
「————」
「但你和我不同。你一直在思考,一直为此痛苦。尽管如此也没有放弃思考。这点我比不上你。所以我相信,就算得到了我的帮助,你也不会停止脚步,因为,你憎恶我不是吗?」
——我的全能,我所代表的命运,既然这是为你所憎恶的全部——
——只要这份憎恶没有消退,你的脚步就不会停止吧——
——对挡在面前的牢固命运(我)发起挑战——
「那么就怀着这份对我的憎恶,相信我吧。」
伸出了手。
还是第一次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伸手。
是因为过去每一次都被人握住了吗?不,是因为这样充满自我意识的独断还是第一次吧。
以莱茵哈鲁特的身份,去干涉另一个人的生命。
没有参考,不知好坏。
尽管如此也要伸出手去,拼尽全力地——
忽然就有些好笑了。
这幅姿态,难道不是和眼前的男人很相似吗?
确实傲慢,确实不像自己,但当昴伸出手,当隔着手套从掌心里传来另一人的份量时,胸口燃起了从未有过的热度,仿佛得到了满足的充盈感。
「——莱茵哈鲁特,你会为我奉上胜利吗?」
「如你所希望的那样。」
那是、让自己由衷想要微笑的感情。
但在笑容取代真挚浮现在脸上前,昴先一步闭起眼睛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死敌一样的存在居然让我去相信他,居然说相信我!这真是我最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为了战胜眼前的敌人,依存昔日敌人的力量。很好,很有我的风格!」
虽然是张狂的笑声,但莱茵哈鲁特能感觉到,仿佛是为了确认般,握住自己的手的力道加重了。
「别指望我再放开手啊。」
昴挑衅地说道。
对此,莱茵哈鲁特放松了肩膀。
「如果有悖我的原则,就算粘着我也会切掉的。」
「你还真敢在刚刚结盟的时候,就说决裂的话!」咂了下舌,昴甩掉他的手:「知道吗,莱茵哈鲁特。在我老家有句话,与恶魔战斗的人要小心不要变成恶魔。」
「我没有在和你战斗。而且你也不是恶魔。」
「你是听不懂隐喻吗?」
「那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关心我吗?」
「关心你什么时候能死。」
「那可真困扰。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
莱茵哈鲁特看见昴冷笑了下,从身上取下之前自己交给他的小刀。
刀子被递了过来。
「忠告就到此为止了。你要是脑筋不会转弯的傻瓜,那就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英雄是不会下地狱的哦,昴。」
——只能劳驾你陪我去别的地方了。
他如此回答,以精妙的手法,削向昴的脑。
连挤压都不存在的瞬间蒸发。
那样极致的技艺下,哪怕意识归于虚无,昴都没有感觉到半点痛楚。
莱茵哈鲁特睁开眼。
确认自身位置,核对敌方所在。
风的声音,衣物摩擦的声音,喘息的声音,咒骂的声音。确认无疑了,是敌人绕行过来打算发起攻击的时间点。
手指握住随身携带的龙剑的剑鞘。没有出鞘的必要,单单在剑鞘外部汇聚起玛那,极度暴力而毫无怜悯地将大气中的玛那全都一扫而空。他的头发因流动的空气而扬起。策略、谨慎、计划,那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在绝对的暴力下,即使是停止的时间,也将重新开始流动——
一剑划破大气,用暴力将敌人推飞,破坏所有的陷阱。然后疾驰,在对方反应过来前,在他心生胆怯前,在他想要逃离前,把所有的后路尽数斩断。
用来奔跑的双脚。用来爬行的双手。用来呼气的喉咙。用来思考的头颅。
五马分尸。
就算不赐予过多的疼痛,眼前铺开的鲜血画卷也是如此残忍。
但并没有觉得残酷,反而产生了「这是与他相称的结局」的想法。依靠怪异的力量,自几百年前就存活至今,屠杀不可计数无辜者的怪物。终于再一次迎来了罪有应得的下场。
但不是审判。
这就是复仇的感觉吗。一点都不美好。
莱茵哈鲁特咽下心底冒出的空虚感,打开对话镜联系另一头的人。
镜子里显示出昴那张毫不掩饰讥诮的脸。
「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快,你说不定很有杀人魔的潜力哦。」
「完全没有要做那种事的打算呢。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做?」
「还用说吗。」
他唾弃般地重重说道:
「——当然是开始『暴食』讨伐。」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