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人生苦长,奔跑吧少年2

俗话说,抽签之前务必要洗手。
将缠绕双手的灾厄与尘埃全都洗去,以最洁净的状态迎接命运的一签。签从木桶里滑出的瞬间,一定是人与命运女神最接近的时刻。
然而,气喘吁吁爬到贤者塔六楼的我,却没有洗手的余力。
当然空荡荡的房间里也没有供以洗手的水池,有的只是遍布屋子的奇妙咒文。
虽然对魔法一无所知,但我靠着从漫画得来的知识理解了那就是所谓魔法阵的东西。那异样的线条与文字很难想象是人类勾画出来的东西。魔法使都是绘画天才吗?
边打从心底惊叹眼前的一切,我边将视线移向死赖着抱住我手臂的暴露女。
「我说,你就不能自己走吗?」
「令人怀念的师傅的味道嘶!」
谁能把这个变态给拖走?就算是我也没有勇气自称是她的师傅了,何况我根本就不是。不过我到底需要她的帮助,于是用手挠了挠她的胳肢窝,暴露女就嬉笑着跳开了。
「哎呀,好坏嘶!不愧是师傅!」
「你师傅在你心底到底是什么模样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这玩意儿要怎么启动呐?」
「放出玛那就行了嘶!」
「不,那个玛那到底是什么啊……」
我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这个名为夏乌拉的暴露女一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笨蛋样,本质却有些软硬不吃,是我的软肋。至于什么不是我的软肋,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真的要按照笨蛋神龙说的那么做吗?」
「被你说笨,神龙也是怪可怜的。话说你啊,不就是为了让我来帮他,才把我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吗?」
「有人家陪着师傅不就够了嘶?」
「就是不想和你一起才需要新伙伴!强烈呼唤正常人!正!常!人!」
最好还是犹如大姐姐般亲切而迷人,美丽得能让人心跳加速的银发少女。好不容易来到异世界却看不到银发少女,那绝对是人生最大遗憾,没有之一。
夏乌拉在一瞬间露出了寂寞的神情,但发现我没被骗,依然坚定不移想要召唤时,她稍微收起那乱来的态度,指导我寻找体内的玛那。
布满整个房间的红色魔法阵发出亮光。封闭的空间里吹来了清爽的风,一瞬间我还以为能嗅到青草的味道。那阵风将我心中有些阴暗而污浊的思考吹散。
肯定是充满草野气息的阳光美少女,那一刻我对此深信不疑。
因此,出现在魔法阵里的人物让我大失所望。
披着一身绣有奇妙纹饰的绿色外套,头顶不吉利的绿帽子。出现在魔法阵里的灰发人物,明显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难道你是女扮男装?」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问道。听见我的话,用严肃表情面对我的灰发人瞬间垮下脸,发出听着让人忍不住捂住耳朵的叫喊:
「到底有多空虚才会问出那种话啊!」
好吧,那样富有雄性气息的声音,毫无疑问是男性,真令人遗憾。
看见我捂住耳朵,灰发人叹息着没办法再做反应。他就是那个吧?很容易被欺负,也让人很想欺负的家伙。但既然波尔加尼卡说能召唤出来的是历史上的名人,那应该是有特殊的长处吧。
「说起来,你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是奥托,奥托·斯文。原本是旅行商人,现在职介是骑兵。好好相处吧,御主。」
「骑兵?御主?」
我歪了歪头,这明显是个外来词,来源是地球,不知道是谁引进的。奥托看我这样懵懂无知,也感到无奈地竖起手提议道:
「我们换个地方聊吧?」
于是我们从顶楼爬下楼梯,地点转移到绿色的房间里。不知为何呆在那地方特别舒服,不一会儿就能打起瞌睡。我毫不掩饰地在奥托眼前打了个哈欠。他像是要驱散我的睡意般挥挥手。
「您对从者知道多少啊?」
「一无所知,其实我刚来到这世界两天。哈呼……」
「别打哈欠啦。这房间里充满了水属性精灵,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沉睡醒不过来。」
「真的假的?」
我一下子弹起趴在桌上的身体,看见奥托笑嘻嘻的面孔后知道自己被骗了。真是个奸猾的混蛋商人。不过精灵啊……完全没感受到有那种东西的存在。我眯起眼睛。奥托似乎读懂了我的内心般继续道:
「似乎清醒了点,那我们开始吧。虽然看不见,但其实空气里充满了玛那,也就是魔力。组成人体的元素有行动用的肉体,作为本源的欧德,以及生存需要的玛那。精灵缺少肉体,纯粹是以欧德为核心凝结而成的玛那块,我们这种从者也是一样的。」
「区别在于,你们从者的欧德,是原本身为人类时的东西……对吧?」
「理解那么快真是帮大忙了。我的欧德在作为『世界本源』的欧德·拉古那沉睡,被御主召唤,类似于暂时成为精灵,与御主签订契约。不过,能和精灵签订契约的人不多,起码我生前就没遇到过。」
原来我还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天赋,总觉得给我关上无数扇门的神明终于大发慈悲地打开了扇窗。只是那样借助别人才能的能力实在有些微妙,让我满腔的男子气概无法施展。
另一方面,与我签订契约的奥托也不是我的理想型,看上去没比我高多少的他有着不太靠谱的鹅蛋脸,像还没长开的少年。
虽然他拍着胸脯说自己拥有未来的记忆,只是身体处于最年轻气盛的时期,但我总觉得很难安下心来依靠他。不如说他看起来更像是笨手笨脚,把事情搞砸后让人帮忙擦屁股的人。
而且,看他那样一本正经的样子总觉得很不爽,我挺起胸膛将大拇指指向自己:
「御主这个名字好难听啊,我的名字是菜月·昴。叫我昴就行了。」
「菜月先生吗。」
「跟我唱反调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然后在鸡飞狗跳中,奥托跟我解释了他误以为菜月才是我名字的事。面对他「不如以后自我介绍时把姓名交换一下吧」的劝说,我当然毫不在意地抛之脑后。
他似乎也摸透了我的性格,只是叹了口气就继续讲述这个世界的设定。
从欧德·拉古那中召唤出的从者有不同的职介,借此获得一定的职介能力加成。一般的职介有剑士、枪兵、弓兵、骑兵、术士、暗杀者和狂战士这七种。也存在裁定者和复仇者这样特殊的职介。
因为听起来过于像游戏设定,我忍不住问奥托有没有属性面板那种东西。结果他的回答完全在意料之中。听说身为御主我能看见被自己召唤的从者的能力值。不过这也只是听说,因为我完全没看见空气里有什么数据条。
「大概是昴先生的魔法能力很差的缘故。」
奥托也没办法只能叹息。我模仿他的模样抱起手臂跟着哀叹起来。差点被追着打。
「没想到御主居然是这样的人。不过,无论您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帮您的。」
「第一,别用敬语了,感觉好恶。第二,被召唤出来帮忙,你有什么好处?」
是我这样的人把你召唤出来还真对不起咯,边这样带刺地在心底默默道歉,我边对奥托竖起两根手指寻求他的回答。奥托发出「唔」的沉思声音,他扶了扶帽子,露出为难的神情。
「我是乐意昴先生能那么敏锐,但这件事我还没有办法说出来。有想要做的事情才会待在这里,只是这样。」
「不过距离你的时代应该很远了吧?」
「嗯,按照我的知识,差不多相隔四百多年了。」
奥托认真地点了点头,并不隐瞒自己保留有秘密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他能对我做到的最大坦诚吧。
这点我倒不讨厌。
感觉商量得差不多,我们离开房间朝摆有龙历石的屋子走去。走廊上夏乌拉正寂寞地拿脚尖画圈圈。她是幼儿园里的小孩子吗?
听见这边的动静,她喜出望外地展露笑容,在看见奥托时明显地撇了撇嘴巴。
摆放龙历石的房间比别的地方都小,还沾满尘埃,绝对是夏乌拉这个笨蛋暴露女偏心过头造成的。脚在尘埃上留下足迹,我靠近传说中的石板。
据说神龙还被这国家的人民疯狂崇敬的时候,重大国事都要询问神龙的意见。他们与神龙沟通的桥梁就是龙历石。
不过那种昔日无比崇高的东西,现在已经沦落为手机一样的任务发布器了。
我盯着光滑的石板,默默许愿希望能从石板前掉落一瓶蛋黄酱。然而非常遗憾,那并非能让愿望成真的许愿石,显现的只是一堆鬼画符而已。
「这是啥?」
我指着鬼画符茫然问。
奥托难以置信地扬起眉。怎么啦,就算是文字也不用那么惊讶吧!
「那可是通用字耶!」
原来真的是文字,原来我已经沦落成了文盲。感觉十几年受教育的时光全都变成一团废纸,连擦屁股的价值都没有被马桶抽入下水道。怎么想都是夏乌拉的错。
我只好双手合十拜托奥托给我指点迷津,面目虔诚得像是正面对一盘香酥炸鸡。奥托拿我没办法,我大概突破了他认识人物中的下限。这对锻炼他的心脏,不对他现在没心脏,是对锻炼心理承受能力有好处,应该感谢我才对。
「——莱克蒙西市到格瑞尼勒村的商路上出现了强盗集团,如果有人能处理掉就好了。」
怎么听怎么像是把别人的祈愿直接一股脑地抛了过来。这么怠惰真的好吗?听着奥托的朗读,我抱着手臂想道。
用余光瞥了眼身旁坦然自若的奥托,隐约感觉有一条线连在了一起。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