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人生苦长,奔跑吧少年3

「如果只是要移动的话,我有办法。」
在思量离开贤者塔的方法时,奥托举起一只手说道。他脸上带着令人鸡皮疙瘩乱起的笑容。想也知道那绝不可能是个好点子。我双手交叉对他比了个否决的姿势,同时嘴里发出「哔」的效果音。
「听都不听就否决掉了吗!」
奥托难过地对我吼道。我用抠耳朵的模样应付,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可以选择的话,我想要选高铁。不用担心晕车,能安稳地坐到目的地,途中再打个瞌睡就更棒了。
既然所谓的魔矿石革命达到完成,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指不定连高铁那样的现代化交通工具也已经出现了。说没好奇心是不可能的,不过令人困扰的是贤者塔是与世隔绝的地域。
从二层离开塔到地面,遇见的是一片充满魔兽的花海。虽然在夏乌拉的帮助下能顺利离开,但那之后迎接我们的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我拿沙子堆了个城堡,很快就被风沙掩埋了。连人都快被掩埋了。要不是夏乌拉把下半身都陷进去的我从沙子里拎出来,我差点就英年早逝。
异世界很危险。这我知道。夏乌拉很危险。这我也知道。奥托很不危险。这是我乐意相信他的原因。
顺便一提,这个破地方还有另一个看上去有点靠谱的孩子。那就是我要找的、理论上应该能帮我们离开贤者塔的人。她能运用将别人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的空间魔法。
听见我描述了那样的存在后,奥托摸着下巴发出「唔唔」这样便秘般的声音。
「真不可思议,我的确听说有那样的魔法,不过要是能轻松运用,行脚商人都没财路啦!」
「你们行脚商人干的就是倒卖赚取差价的活吧?」
「没错。洞悉市场情况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赚一笔,不觉得超酷吗?」
奥托扶着帽子扬起脑袋,对我露出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大方笑容。看他那样得意,我总觉得可气,忍不住就想嘲讽一番。
「一般而言,亏损的可能性更大吧。身价上亿的大富豪,只要一次看走眼了,破产就会像暴雨一样哗啦啦地降下来。」
「但是,只要还没死就能不断赌下去,这就是乐趣所在嘛。」
他笑嘻嘻地咧开嘴唇,有种乐天的感觉。只要和钱有关不管多苦多累都愿意去干,不管多大风险都勇于去闯,这样的人大概可以称为钱奴。
我成不了他那样的人,多少有点不愿意承认的羡慕在冒泡,干脆抿起嘴唇。
「你应该赚到过不少钱吧?都用在哪里了?」
「这个嘛……现在说这个事好没风趣,可以的话想去大城市来点小酒。」
脸上浮现已经喝醉了般的微笑,奥托将手指捏成空拿着酒杯的姿势。我摇了摇头,冷酷地打断他那天真的妄想。
「我可身无分文耶。」
「骗人吧?」
「真的,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夏乌拉也对钱不感兴趣。」
我把自己被夏乌拉召唤过来的事告诉了奥托。他最初听得眼睛发亮,连连感慨「要是有异世界还真想去看看」然后又沉下表情拍拍我的肩膀,说「真是辛苦你了」这样沉重的话。
他这样的好心人和我认识中唯利是图的商人完全不同。善心是赚不了钱的,慈善只是为了更大的利益而递上的名片。不过,像奥托这样的人最后能博得成功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如果有本金的话还能想点办法……这样就只能空手套白狼,在街上招摇撞骗了。」
「原来你是邪恶阵营的啊……」
「才没有!只是被逼到走投无路而已!」
和奥托打趣着,我将身为穷光蛋的事抛之脑后,推开了贤者塔三楼的门。
迎接我的是熟悉而陌生的书香味。与天花板连在一起的巨大书柜排了好几排,大概看一辈子都看不完的书整整齐齐地堆放在书架上。光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打喷嚏。
我打了个喷嚏,感觉鼻腔里进了灰尘。古老书的味道总让人想起书虫。不是指痴迷阅读的书虫,而是指那种藏在泛黄书页里将原本完好的图书啃食后,仿佛万圣节惊喜般出现让阅读者吓一跳的虫子。
放眼望去这么多书,里面肯定藏满了那样的惊喜。想想都觉得瘆人。
我抚摸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听见奥托惊讶地感叹道:
「这可真是了不起!要多大的耐心才能收集那么多的书啊!」
「我觉得只是某萝莉打发寂寞时间的玩具而已。嗨,到此为止了!快回神吧!」
我侧过身,给被书海蛊惑的奥托指点迷津。
「——吵死了,需要我把你们赶出去吗?」
歪过头看,要找的贝亚托丽丝就在那里。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