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人生苦长,奔跑吧少年6

沙龙上的少女有头绚丽的绿色长发,在她脑后松垮垮地扎成一个辫子。
眯起黄色眼瞳笑起来的时候,连男人都得拜倒在她的豪爽之下。那样透露出中性气息的女子头上,却有着一对看上去可萌可萌的猫耳朵。因为笑得气喘而颤抖时那对耳朵也跟着抖动,看得人十指大动。
我差点就忍不住凑上去,却被已经识破我本性的奥托拉住手臂。他看上去文质彬彬,力气却比我大出一截。我只能含恨地看着猫耳少女抬起身体,收敛笑容后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小女子名为厄休拉,厄休拉·卡尔斯滕。尔等是如何跑进我家院子来的?」
原来这片看上去荒凉的草原是她家院子,有钱人真行啊。我扫了眼奥托变得难看的表情,歪了下头一本正经道:
「我们是从贤者塔来的。」
「怎么能这么说!」
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的奥托揪住我手臂的手更加用力了。他这是要把我整成残废吗?对断臂大侠可敬谢不敏。我拍着奥托的手背让他松手。这时,厄休拉从愣怔中回神笑道:
「什么嘛,居然是贤者塔,还真是稀客。」
我给奥托一个「看吧,根本没问题」的眼神,他挫败地按住额头,重新看向厄休拉小姐,认真地行了一个看起来颇为正式的礼。
「厄休拉小姐,多有不敬还望海涵。我是奥托,这位是昴。我们被卷入空间魔法误闯此地,还望能指点一二。」
奥托文绉绉的官方说辞让我浑身难受,但也能理解他的想法没有多嘴。令人在意的反而是厄休拉小姐的反应。她微微睁大眼睛,从沙龙背上翻身而下,回了一个大礼。那动作无比娴熟,能看出她确实是出身世家颇有底蕴的大小姐。
但当结束行礼后,厄休拉小姐又是那副会在沙龙背上笑趴的散漫模样了。
「真有意思。那可是百多年前的老礼仪了。还以为除了妖精以外,再没人会用这种怪礼。贤者塔果然奇妙。」
「厄休拉小姐不也很擅长吗?」
「被逼无奈学习的礼法,与别人的立身之道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她摇了摇头,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不如说对我们的兴趣超过了警惕。
当然,我怀疑只要我们稍微有点小动作,不用等厄休拉小姐自己动手,她身旁虎视眈眈的沙龙就会把我们给踩扁。否则它为什么一直盯着奥托看?总不可能是发情了。
奥托扶了扶帽子掩饰自己的心情。在我们眼皮下调整思绪后,他拜托厄休拉小姐指点去集市的路。我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劲,赶紧拉了拉奥托的袖子,凑到他身边咬耳朵:
「去什么集市,我们可没钱。」
「将昴先生手中的书卖了不就有钱了吗?」
我一听,吓得赶紧把图书抱在怀里,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这可是贝亚子第一次送我东西耶。超有纪念价值的!」
「就是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才送你的吧。昴先生别太自作多情了。」
「如果不是奥托,我根本不会离开贤者塔。自然也不需要钱,不用把贝亚子的礼物卖掉。」
「我也对这种完全本末倒置的说法没辙了!」
虽说多少有点预感,但一想起贝亚托丽丝将书送给我的别扭模样就觉得好玩。那是个贴心的好孩子,所以特别想逗她。欺负她也被她欺负得久了,总觉得心底产生了奇妙的感情。寄宿有赠送者对收礼者的感情,礼物才具有特别的价值。
那对于集市上的人又如何?这书对他们会有怎样的价值?想想都惹人厌烦。
厄休拉小姐好奇地盯着我们看。为避免她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远离奥托后将书塞进他怀里。摆摆手装作不在意。
「要卖就卖吧,你丫个黑心商贩!」
「真是的,要假装就装得更好一点啊……」
奥托捧着书为难地看向我,却不会干出将书还过来的事。多少有点理解破产前夕,不顾一切妄图变卖财产来轧账的商人的失落心情。
突然空气里传来爆米花机爆炸的声音,再一听是响亮清脆的击掌声。完全不像是女孩子能够拍出来的巨大声响显然来自厄休拉小姐。
「尔等似乎陷入财政困难。若不介意,那书可否让我一阅?」
她那纤细洁白的手指指向奥托怀里的书。
我的视线也凝固在奥托身上。
他与我对上目光,想询问我的意见。我摇了摇头,全权让他自己做主。奥托叹了口气,重新看向厄休拉小姐。
「只是借阅没有问题,不过若您想要收购,那就请恕我拒绝。」
「「为什么?」」
我和厄休拉小姐异口同声地问,感觉彼此间构筑了同盟的友谊。但奥托却立即投来被我背叛了的沉重视线。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吗?面对困惑不已的我,被孤立的奥托委屈地耸下肩膀。
「昴先生,做买卖最忌讳的就是被抓把柄。厄休拉小姐知道我们缺钱的事,她想要压低价格就很轻松了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厄休拉小姐看起来出身世家,品格高尚,而且对它很感兴趣。以公正的价格买下它,才是不侮辱书里内容的做法吧?」
我充满信任地转头看向厄休拉小姐。她鼓起可爱的脸蛋,猫耳绷得很直,忽然认命般地叹了口气。
「居然还有这种攻略法啊。这样还耍心机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那是百家录,厄休拉小姐那么说道。
最初是谁开始的,已经不可考据。但每个时期总会有将当代名人轶事记录下来的人,后来形成了叫做「历史承载者」的团伙。他们和随随便便的吟游诗人不同,记载的内容不仅涉及当事人,还能追溯到当时能找到的祖先。
有些名人代代相传,有些则是昙花一现。对收藏家而言,自己家族繁盛时期的百家录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不知从何时开始甚至有了家中留有百家录,家族将延续百年盛景的传言。
「我想了解卡尔斯滕家的过去。它是怎么繁盛,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衰弱的。」
杯盘交错间,厄休拉小姐略带落寞地说道。
虽然她的宅邸幅员辽阔,但却没什么人打理。确实是一派萧条的景象,就和那庭院里望不到边的枯黄草原一样。
据说原本卡尔斯滕家族管辖的地区位于南部,与沃拉奇亚帝国接壤。后来王国内乱军阀割据,再统一时新王就把看不顺眼的卡尔斯滕排挤到极东贤者塔附近。
这地方到处是沙漠黄土,既不能灌溉农作物,也没有什么贸易往来。就算是财力丰厚的卡尔斯滕家也经不起折腾,很快就没落下去。
那段内乱历史被从史书上抹去。身为后人,厄休拉要了解自己家族的过去还需要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历史承载者」不得不说有种莫名的悲哀。
虽然书里没记载内乱时期的事,却记录了开国时期卡尔斯滕家主如何辅助国王的大事件。厄休拉小姐脸红心跳地收了下来。我扫了眼,那正是差点给我涂黑胡子的人物。
作为报酬,厄休拉小姐赠与我们宝贵的地图和据她所言足够维持两人三年开销的礼金。
正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也许贝亚托丽丝以前就是那么生活的。她是不是知道厄休拉小姐对历史感兴趣才把我们传送到这里来的呢?那样钻头萝莉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我难以接受。
在厄休拉小姐的建议下,我们打算到下一个城市再进行采购。奥托的服饰也有些落后潮流了。
因为少女的住所看起来还颇有欧洲贵族风范,因此我是在车站才意识到这世界与地球非常贴近的事实。
沿着铁轨行驶的巨大列车让奥托惊讶地合不拢嘴。他不停嘀咕着「这能省多少钱啊」掰手指盘算成本,被我推上车找到座位后还依然喋喋不休。
这列车当然也是靠魔矿石来驱动的,全清洁无污染。车上提供的食物也很好吃,但和厄休拉小姐提供的相比是千差万别。我捂住肚皮感叹厄休拉小姐的好,听见奥托望着窗外喃喃自语:
「结果还是承了她很大的人情。人情本来就是最难还的东西。更何况我已经不算在人世。——昴先生,你觉得她相信我们来自贤者塔吗?」
「愿意相信的吧。」
不过感觉那并不重要。她只要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好了。既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又轻松地将它们揉捏成自身想要的形态。那样明丽的色彩也不错,和一点也不强势的窝囊奥托是两个类型。
我将眼罩盖住眼睛,把手钻进毛绒绒的免费毯子里打算休息一会儿。奥托似乎还在沉思,他不断翻阅记载着地图的手册。
「呐,奥托。」
「怎么了?虽说我不用睡觉,不过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
「困了我自然就会呼呼大睡。」
顿了顿,我将跑偏的话题扯回来。
「别人没办法,但我们是有的吧?等哪天召唤出和卡尔斯滕家有关系的人物,再去见面就好了。」
「说的真简单。」
「因为我是希望轻松生活的乐天派。大概是甜甜的红豆口味。」
「快住口,我再也吃不下红豆了!」
奥托笑着说,将地图插在前方椅背后的口袋里,跟我一样舒服地把头靠在椅子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