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xxxx的起点 后续

前言 后续1



「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吗。」

他轻轻地揉了揉眼睛,将手上的文件合上放在已经完成署名的文件堆上。明早就算自己睡懒觉也会被妥善处理的吧。

把披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摆在椅背上,他关掉书桌上的结晶灯,挤进两个人的被窝里。

「唔……好冷。」

少女抱怨似地说道,往他的怀里钻,同时用温暖的手捂住了他的手,脚也亲昵地贴了上来。确实是有些冰凉,与自己相比,少女就如天然的暖炉般令人爱不释手。

「抱歉,今天有点晚。吵醒你了吧。」

「嗯嗯,没关系哦。昴也是在努力嘛。反倒是我还远远不足。」

听见少女——艾米莉亚因睡意而染上鼻音的话语,他充满怜爱地伸出手抚摸她的发丝。

「讨厌,本来还想着要说些话的……但是好困……」

「有什么事明天也能说啊。因为我无论何时都会陪在艾米莉亚碳身边的呀。」

「唔……」

听见他的话语,艾米莉亚像是认同又像是不满般地发出声音。没能理解她的感情,他一边感到纳闷,一边打了个哈欠正准备放松心神休息时,却忽然被少女的双臂揽住脖颈闷入她的怀里。

「胸,胸……脸都快……」

「明明都不会害羞了。」

「这是两回事嘛。」

他很难为情地诉说着,眯起眼睛安心享受少女突如其来的关怀。这时,抚摸着他发丝的艾米莉亚却忽然开口:

「最近,是不是太用功了呢?」

「没有的事。因为艾米莉亚碳现在不再是王选候选人,清闲下来才这么觉得的吧。以前我注视着艾米莉亚碳的时候,你的用功程度可远在我之上哦。」

王选结束已经有一年多了。虽然不能说所有事都回归正轨,但压在艾米莉亚身上的学习重担也被卸下。现在她正为与隐居的亚人族修好而努力,被赋予了和平使者的使命。对于渴望人类与亚人之间的隔阂能有所消失的她来说,是相当乐在其中的工作吧。

另一方面,曾经作为艾米莉亚的第一骑士而活跃的他,在新王上任后他至今为止的功绩被重新计算,最终被正式授予了骑士的称号,封为男爵的同时还拥有了私人领地。然后,他如愿以偿用漂亮的身份,迎娶心爱的艾米莉亚为妻。

在为他们献上祝福的女仆眼中,在松了一口气的内政官眼中,在活在他统治下的领民眼中,在所有熟知他们的亲友眼中,他与艾米莉亚是对恩爱无比的夫妻。

「昴……那个,虽然我说可能有点那啥……」

「艾米莉亚碳无论说什么都很可爱哦。」

现实当然也确实是这样。

每次看见艾米莉亚的身影,他的胸口都会燃起犹如火焰般无法熄灭的爱情。无论经过多少岁月,只要看见她的笑容,所有的疲惫与辛劳都能被洗涤一空。他正是为她而存活于此。

因而,他每天都能洋溢着爱怜地对她诉说着爱语。艾米莉亚也每天都很可爱地害羞接受下来。

不过这次,似乎稍微有些不同。

「虽然你不知道,但当王选候选人的时候,我有一阵子真的相~当胆怯呢。对外,昴不是一直都用『艾米莉亚大人』这个称呼吗?第一次听到时真是吓了一跳。然后就提心吊胆地……我害怕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背叛昴的期待。」

「————」

「结果,知道还是失败了的时候,有种没办法来见你的感觉。明明都那么努力了,昴却没能得到相称的酬劳。一想到这个,我就很难受。」

沉默地听着,他抬起埋在少女胸口的脸,轻轻吻上她的脸颊。

「虽然担惊受怕的艾米莉亚碳也很可爱,但还真是痛恨让你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耶。该害怕的明明是我这边才对。」

「诶?」

「我是为了当能够配得上艾米莉亚碳的骑士而努力的。要是让艾米莉亚碳开始自我怀疑了,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是……这样啊……」

听见少女犹豫的感慨,他毫无踌躇地点头。

想要让她拥有王国最好的礼遇,想要成为王国最好的骑士,然后为此不懈努力。让他产生这种愿望的,作为『原型』存在的人——

胃部猛地皱缩起来,他垂下眼帘将那股抑郁的感情排出体外。

「而且,精灵呀,是很长寿的生命吧?像我这样的人,肯定是要走在艾米莉亚碳前面的。」

「诶?怎么突然……」

「这不是能够逃避的话题哦。」

他坦荡地微笑着,轻轻握住少女的手指。那手指宛如鲜花般娇嫩,那脸庞不曾留下岁月的痕迹。他却能够深切地体悟到时间的流逝。残酷的时间在他身上留下刻痕,留下一道道伤疤。

终有一天,自己会在她的怀里逝去吧。

虽然至今为止他也死过了很多次,但那将是时间回溯也不能修改,永恒的安眠。既然是人就无法逃开的诅咒。

「我早晚会死去。那时候,不管走得多么安详,艾米莉亚碳大概都会哭得很厉害吧。」

「————」

「啊啊,要是神明大人再给我二十年就好了。我肯定会不甘心地那么想的。但是,要是那个时候有人能陪在艾米莉亚碳身边的话,我大概会感到安心吧。」

他凝视着少女紫绀色的眼瞳,认真道:

「——所以,我们要个孩子吧?」

「诶,说那么多只是为了要孩子吗?」

原本略带哀伤的空气一扫而空,艾米莉亚慌张地逃避他的视线,像是被耍了一样不愉快地嘟起嘴巴。

假装没有发现她的不快,他微笑着继续说道:

「不只是孩子哦,我还想要孙子,想要曾孙。他们会像我一样停不下来,每天都只会给艾米莉亚碳添麻烦。」

「那样就会不寂寞了吗?」

艾米莉亚垂下眼眸,脸上隐隐划过刺痛。他很清楚这种感情为何物。当初确信自己家人再也无法得救时,站在雪地里的她便是如此寂寞。

当时他发誓绝对不会再让她一个人。

他怜爱地抚摸着艾米莉亚的头。无论何时都如此纯粹,无论何时都像个孩子一样洁白如雪。但这样就足够了。愿一切悲伤都离你而去。愿我能帮你担负起一切不想看见的事,这就是他立下的骑士誓言。

「怎么可能啊?有人离开总是寂寞的事,艾米莉亚碳也注定了会与那样的寂寞相伴。但是没关系,离别虽然寂寞,但仍抱有希望。那就是我们和过分的神明大人对抗的方式。」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我是知道的。」

生命不会平白无故地消散,总会有延续下来的方式。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点。

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坚定吧,艾米莉亚脸上的迷惘消失。少女点了点头,露出他永远深爱的微笑。

「我相信昴。」

「睡吧。」

他伸出手,关掉了床头的结晶灯。



「哎哟!」

随着一声悲惨的呼唤,他手里的剑飞了出去。

手腕被击中的疼痛久久不消,他就那样喘着气在草坪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对面的少年撇了撇嘴巴,被他说了「不可以那样不优雅地撇嘴哦」后似乎更加不满了。

「爸爸你根本就不行嘛。我还是更喜欢跟妈妈比。」

「早就说过了吧。你爸爸一点练剑的天赋都没有。相比之下你妈妈可是超级天才哦。所以才生得出你嘛。」

被儿子嫌弃了剑技,但他一点愤懑也没有,只是笑盈盈地盯着进入成长期的少年。虽然才刚过十岁,但儿子的战斗能力已经超出根本只是普通人水平的他了。礼仪和文化水平也半点没有落下。

「唯独有一点,眼神遗传了我的,这简直是悲剧啊。盖尼米得明明应该是个美男子的。」

「我是不知道爸爸你对我有怎样的期待啦。」

盖尼米得耸了耸肩膀,将木剑收起后,也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虽然小腿因碰不到地面而晃动,背部却挺得很直,让他感叹自己的教育没有完全白费。他给儿子倒了一点茶水,指着茶壶说道:

「盖尼米得是给人斟酒的忧郁美男子哦。」

「到头来你对我的期待就是长大给人斟酒啊……」

「明白了吧,所以,你只要乖乖地当妈妈的下仆,任劳任怨一直到死就好了。」

他的发言让盖尼米得彻底无语地耸下肩膀。轻轻碰了碰自己使用的训练用木剑,盖尼米得忽然看向他佩在腰间的长剑。

「说起来,爸爸你那么没用,身上却一直带着剑呢。」

「因为你爸爸很怕死呀。」

「跟我听到的传闻一点都不一样,亏你说得出口。」

胆小鬼的怕死说法让盖尼米得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被他指责举止太不优雅。盖尼米得叹了口气。

「我还只是小孩子,爸爸你要求太严格了。」

「如果不从小好好教导,长大肯定会变成爸爸这样没用的男人,爸爸可不希望看到有一天你连追求心爱女性的资格都没有,被人打得鼻青眼肿涕泪横流呐。」

「明明爸爸自己就是一跃龙门,以平凡人身份轻易博得妈妈芳心的男人。还特别喜欢沾花惹草。」

听见儿子的指摘,他嘴角浮现淡淡的苦笑。

心里已经早就没有曾经的激荡。

换做是过去,他肯定会申辩自己为了艾米莉亚碳付出了多少,曾经被如何如何地打压。然而现在他俨然已学会放弃。

「那是多亏了爸爸的……挚友告诉了我,身为骑士所需要的意志、力量与觉悟。那之后的日子,爸爸都是在为能够堂堂正正地、在他面前抬起头而努力。」

「诶……是莱茵哈鲁特叔叔吗?感觉菲利斯哥哥说不出这种话呢。」

「你爸爸的朋友圈简直小得感人……不过猜错了哦,你莱茵哈鲁特叔叔是说不出这种话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盖尼米得瞪圆眼睛,乖乖地低头认错。给他趁虚而入揉了揉脑袋。他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好咯,时候不早,你爸爸今天下午要跟贝亚子阿姨出去,之后你就自己玩吧。说起来贝亚子呢?」

「爸爸你明显被爽约了啦。在我们来草坪训练前,贝亚托丽丝姐姐被佩特拉姐姐带走了……还有,再这样称呼贝亚托丽丝姐姐会被打的哦,爸爸真是不长教训。」

听见儿子说出了自己不知晓的真相,他忿忿不平地抱起双臂从鼻子里呼气表达郁闷。说着「那也没办法」放弃出行计划的他,对着优雅地小口饮茶盖尼米得抱怨道:

「明明都是能当你曾曾曾曾曾祖母的年纪了,还喜欢装嫩。」

「撒娇是女性的天权呢。爸爸明明成天教导我要温柔地对待女性,自己却只想着要欺负贝亚托丽丝姐姐。」

「因为贝亚子是特别的嘛。等爸爸翘辫子了,你也要继续给贝亚子阿姨做牛做马哦。」

「成天怕这怕那的,真是受不了你。」

那也是没办法的嘛,他想。再强大的人也可能突然消失。相信别人能够永远存在,陪在身旁的天真早就被他舍弃了。

不过居然对小孩子说这种事,也确实是他自己太不成熟。

「嗯,这次是我不对,作为补偿你陪我出去吧。」

「等一下,明明是爸爸不对,却要让我陪你出去?这才不是赔偿,而是惩罚游戏吧。」

盖尼米得对他的无耻程度瞠目结舌。

这个小笨蛋,明明应该早就习惯自己的心血来潮了呀。他摇了摇头,对儿子的不成熟感到无奈,并决心一定要好好历练对方。

「跟我出去,有什么想要的,不都能让爸爸我买单了吗?」

「啊,那么我要琉修的新书!」

原本想一口拒绝的他,看见盖尼米得闪闪发亮的眼睛,忽然心软下来,只能一口答应了。


一时心软的结果,是一不小心用掉了自己一个月零用的钱。

为了保证领地的收支平衡,他总是老实地让越发精明能干的佩特拉帮忙记账。虽说只要拉下脸求一番情,佩特拉肯定会惯着他,但他却不容许自己那样撒娇,只好思考别的赚钱途径。

走出书店后没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小雨。

抱着书没办法赶路,他拉着盖尼米得跑到了屋檐下。想着等一阵子雨应该会停,却没想到雨反而越下越大了。

这时有个戴兜帽的人捧着牛皮纸包裹也躲到这个屋檐下。

「抱歉,请让我挤一下。」

「——啊,没事。」

他揽着儿子的肩膀让出足够一个人站的位置。

雨声喧哗,这里却是异样的安静。

盖尼米得出神地看了一会儿雨。密集的雨幕将周围的一切全都洗刷成自己的颜色。很快就厌烦了一成不变的风景,拨动起手上书籍的封面。他叹了口气接过别的书让盖尼米得能看书打发时间。

「那是你的孩子吗?」

身旁人摘下兜帽,出乎意料地发声问道。

他愣了愣,过了会儿才洋洋得意夸耀般地笑起来。

「是很棒的孩子吧?」

「是呢。看上去很聪慧的样子。」

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盖尼米得的银发,男人轻轻地微笑起来。一旦沉入读书的世界就很难被叫醒,这是盖尼米得的坏习惯,同时在他看来也是很好的习惯。多亏于此,他才能放下心来与对方交谈。

「你呢?」

「还是老样子。边走边写书。」

男人指了指被他捧在手里的书。他顿时不快地鼓起脸。

「什么嘛,居然这么不走运。」

「诚然如此。」

抬眼望了望天空,男人再度戴上兜帽。

还会再见吗,他压下心里询问的愿望。胸口久违地流淌酸甜的感觉。为什么会感觉有些甜蜜呢?那一定是因为——

目送对方消失在无尽的雨幕中,过不了几分钟雨便停了。

拍拍盖尼米得的肩膀,将他从书的世界里唤醒。他们也该回家了。

「雨停了,走啦。」

「爸爸,难道那是你认识的人吗?」

走着走着,盖尼米得忽然问道。

确实是聪慧的孩子。他欣慰地想道。不用回头也知道错开的道路上不可能再见到那个身影。仰起头,澄澈无瑕的天空里没有乌云的影子。

他让风吹拂着自己的头发,慢慢说道:


「——不,我不认识他。」


END.


对不起想不出该怎么结局就变成CCTE了……

评论 ( 6 )
热度 ( 9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