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7-8

7

感觉有谁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下意识伸手去推对方的身体,没能把人拉开却听见了物体落在地上的声音。昴睁开眼睛。眼前,佣人正被自己抵在墙上,手缺乏力道地搭在自己身上。他没有恶意地凝视着自己,像在查探自己的情况一样。
「啊,别担心,我只是想事情入神了。」
这么解释道,昴放下手拉开距离,忍不住摸了摸完好的脖子。大概真是为了报答吧,艾尔莎下手速度又快又准,连疼痛都没来得及感觉到,生命之线就被切断了。不过,昴握了握手心。这种断电般的空虚感真不想品尝第二次,还不如痛苦地死呢。
深深呼出一口气,昴看见佣人弯下腰捡起了什么东西摆在桌上。那看起来像是个装饰品,有着圆润的构造似乎是一方的守护兽。
「该不会其实有机关什么的吧?」
昴嘀咕着想要研究装饰品,却发现佣人的眼神微微有些变化。再一看,昴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他还没本事高超到能发觉别人细微表情变化的程度。那么就是自己打从心底怀疑这个装饰物了。
把装饰品揣进兜里,昴将系在裤腰上的小刀连刀鞘一起拔出,反手要递给佣人。却没想到对方瞪大眼睛看着伸向自己的刀,直接跪了下来。昴无奈地挠了挠头发。
「我不是要杀你啊。只是想把刀交给你。」
佣人没有因此抬起头,反而深深地额头磕向了地面。那姿态恭敬虔诚到让人无力。
「该不会有收到礼物,奴隶就获得自由这样的约定俗成吧?不好意思,我是外来人,对这种事一窍不通,只是单纯要给你武器。如果你能顺手保护我就更好了。」
虽然只是些微地,佣人侧过脸瞅了昴一眼。昴认真地看着他,摇了摇握住刀柄的手。像是做好确认得以安心了般,佣人伸出双手握住了昴给出的刀。
发出「咦」的声音,昴按住他想要收回去的手。这件临时拿来穿的衣服,过长的袖子被他用线缝过了。但这针脚实在难看,之前都没注意。
「原来你不是万能的啊。」
无论是扫除还是烹饪都很拿手,字也工整得像专门练习过。昴都快以为他是全能型佣人了,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出现短板。佣人微微皱起细长的眉,第一次流露出恼怒的神情,看来是真的不擅长针线活。这让昴笑得更开心了。
「回头我帮你改一下。虽然不能保证很好看,但总比现在这个好。」
佣人惊讶地抬起脸,就要拒绝的时候,昴说着「反对驳回」阻止了有可能出现的抗议。
「学习的事先不管,总之先跟我去正门等个人。」
昴望了望窗户外的景色,如果他没有推测错,现在应该发展到他们要去书房学习的时候。已经浪费了点时间,再不去拦艾尔莎就麻烦咯。这么想着,昴却以看不出半点焦虑的姿态,脚步轻盈地踩下楼梯。他身后,佣人正老老实实地跟着。
穿过紧闭的大门,走过石子铺成的路。旁边是没有经过修剪,已经杂草丛生的院子。早上佣人挖掘的深坑被他小心地填平。
「————」
在大门口站定,昴看着缠上藤蔓的铁门,歪过头看向垂首等待的佣人。
「说起来,忘记问了。这边的开支以前是谁管的?」
佣人露出困扰的神情,听见昴说「随便演示就当打发时间好了」后,他才像是要让昴看清楚般缓缓地比划起来。
「原来如此,是收租啊,有产证什么的吗?嗯……就是证明这地方是我名下的票据……在卧室啊,不知道有没有被毁掉。」
仿佛自言自语般的对答中,昴看见对方深深地垂下了头,淡紫色的发丝顺着他的脸颊滑落,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正开着小差,佣人突然抬起头,左手将昴往身后推去,他同时抬起了不知何时拔出小刀的右手。
一道漆黑的光闪过后,金属碰撞声才传入昴的耳朵。承受不住从小刀上传来的力量,佣人仓促地往后倒退几步,一不小心直接踩在了昴的脚上。发出「嘶」的抽气声,昴扶住他摇晃的肩膀,看向突然发起奇袭的杀手,举起空出来的手打招呼道:
「哟,这不是艾尔莎吗?找我的仆人有事吗?」
「原来你就是斯托尔吗?和我印象里的不一样。」
没有再度发起袭击,只是单纯用那异形刀刃指着戒备的佣人,艾尔莎歪了下脑袋。听见她的问话,昴一边想叹气一边拼命地摆手。
「才不是,我的名字是菜月·昴,只是这地方的新主人而已。」
「对我来说是怎样都好。」
「希望你能再多关注一点实际情况啦。我有想问你的事情,艾尔莎,如果你是为了情报而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一下。」
拍了拍佣人的肩膀,昴让他退到身后,自己往前一步直接暴露在艾尔莎的刀刃下。既然没被第一击解决,之后就有商量的余地。虽说如此,昴忍不住用余光瞄了眼佣人。被艾尔莎虐杀过几十次的他知道那一瞬间攻防需要多迅速的反应能力。还是得好好了解一下。不过那不是现在要讨论的问题。
察觉到昴眼神的变化,艾尔莎也顺势将微微摇晃的刀刃转向他身后的佣人。露出追逐猎物的猛兽的眼神,她带着妖艳的微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在合作前能让我先杀了他吗?」
「那可不行。他要是死了,我就得一个人打扫这么大的屋子了。干不过来的。」
「啊,这样。」
不知道昴的说法戳中她哪点,艾尔莎认同地点点头,将凶器收起来。见此,佣人犹豫了下,还是慢慢地放下了小刀。昴拍了拍手掌,让他们之间略显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说明下情况的话,艾尔莎,在你来前这地方的主人就被人杀了。情报被前屋主藏起,下落不明。唯二有可能知道的,一个是这位,一个是现在待在屋子里的人。」
「原来如此,谢谢你的告知。」
微微行了一礼,艾尔莎朝屋子疾驰而去。昴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慢慢地沿石子路往回走。他注意到佣人露出了欲言又止般的神情。虽然知道对方无法出声,但昴也不禁微笑。
「你知道我们是魔女教的人吧。我所认知的魔女教徒们,他们的时间是死去的。那个人不一样。」
昴伸手碰了碰佣人脸上的淤青,他露出感到刺痛的神情,但随即便恍然地微微睁大眼睛。说着「就是这样」昴点了点头。
令他感到古怪的地方就在于此。那个魔女教徒对佣人抱有敌意。在地位处于高位的昴表态前,他应该没有任何想法才对。犹如人偶般地行动,那才是魔女教徒的风范。会变成那样,是因为他自身抱有目的性。
斯托尔将自己握有秘密情报的事传到教里,却没有把真正的情报传过去,唯一能想到的解释是他不能确定接头人是不是自己这边的。也就是魔女教徒内部意见有分歧。
他恐怕是想等培提先生来吧,可惜在培提先生赶到前斯托尔就已经失去了性命。
「我不是不能理解你对我的戒备。我也不知道前主人的命令是什么。不过——」
昴顿住往前走的脚步,转过身搂住佣人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用气声说道:
「要活下去,就得早做决定。」
他拍拍佣人的后背,率先走入屋内。一进门就听见了杀猪般的惨叫。原来人能叫那么惨啊,昴露出苦瓜脸揉揉感到疼痛的耳朵。走上楼梯,在楼梯口就看见了鲜血形成的血泊。
从屋内涌出的血液看上去无比碍眼。放任不管恐怕都要沿着楼梯滴下去了。昴让佣人去找抹布擦拭地板,自己则小心地避开血液跳进屋子里。
「你呀,不能体谅下处理后事的人的心情吗?」
「需要一口气烧掉这间屋子帮你了却心事吗?我还挺乐意效劳的。」
「这个还是免了。有问出什么吗?」
昴看向靠着墙壁的魔女教徒,乍一看还以为是尸体。被剖开的肉体勉强呼吸着,每次吸气裸露在外的肺部都冒出血泡。那喘息是仿佛老旧传声机放出的声音,看着都觉得痛。艾尔莎耸耸肩膀。
「因为他要自爆,我只好将那器官整个切掉了。不过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真遗憾呢,看来还是得勉强下你可爱的仆人了。」
「这样啊……」
挠挠头发昴叹了口气。他看向门口,佣人正用抹布把血液擦去拧到塑料桶里。白色抹布被染红,血液挤出时看上去像是尸骸被榨干一样。昴的黑瞳与那双黄色眼睛对上了。
「给我一天时间行不行?把情报交给你。」
「就算你这么说……」
看向昴的艾尔莎止住话语。昴没有看向她,只是牢牢地盯着佣人。他的脸上没有轻率的笑容,佣人的双眼也没有闪躲。
「安心好了,为了我能安心睡觉的未来,赌上这条命也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
弯起眼睛,昴对艾尔莎笑道。
她眯起眼嘟哝了句「好想把你切开来呢」,然后笑容满满地认同了。

8

「这边的客房还真是有段时间没打扫了呢。」
艾尔莎被昴邀请在屋子里住上一晚。唯二的客房,一间沾满血污正由佣人处理,艾尔莎只好住到另外一间还没来得及打扫的屋子里。
她本人倒是对生活环境满不在意的样子。昴却略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虽然不到一天,他也已经将这地方视作自己的领地了。
「因为今天才刚住进来。」
「原来如此,看来我来得很巧呢。那么,想要问我的事是什么?」
在床上坐下,艾尔莎看着从梳妆柜下抽出凳子的昴。他抱起手臂沉思了会儿,说道:
「其实我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嗯?」
「我不是在王都救了你吗?其实那时我是在贫民窟找一位银发少女。最后的目击情报是她跟偷自己东西的金发少女打了一架。我虽然好不容易去找金发少女聊了,但她说——」
「是我雇佣她偷窃的。原来如此。你为什么要找那位少女呢?」
手撑着脸颊,艾尔莎自然而然地接了昴的话,这让昴暗中松了口气。菲鲁特被卫兵带走后,关于她的情报也中断,他当然没可能找到菲鲁特。有关艾尔莎的事是通过以前八十多次轮回了解到的。现在艾尔莎没有起疑真是太好了。
「因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这样啊。」
这时传来敲门声,得到许可后佣人走了进来。他带着整理好的棉被和洗漱用品。
「啊,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艾尔莎拒绝了他的帮忙,佣人歪过头比划了「茶水」的动作,昴问艾尔莎要不要喝茶,被拒绝后佣人默默退出了房间。看来今晚是不会再来了。
「他真的很听话呢。」
「我倒喜欢他不要那么听话。」
越听话越是看不出真心想法。如果是魔女教徒那样眼神已经死掉了的家伙,昴倒是能肆意差使,但他显然还活着。那就搞不懂所思所想了。也不是害怕会被背叛,结果无非是让佣人自己挖过的深坑里再多出一具骸骨而已。
「主从之间的相处问题也没有我插嘴的余地。话题转回来吧,我确实是受人委托,要在王都弄到那位银发少女的徽章。」
「哦哦。」
「不过我并不知道那位少女的身份。不,确切地说,我连那是位银发少女都不知道。」
艾尔莎像是觉得有趣般地笑着说道,让昴忍不住惊讶地「咦」了一声。
「那也是稀奇的委托呀。雇主给出的是『难以辨识的穿白袍的精灵术师』这样的情报,我还是听你说了才知道那是位银发少女。能确切定位,多亏她当众将精灵拿出来,引发了骚动呢。」
「精灵术师,啊,对了是帕克。」
昴当然不会忘记那个能变大缩小,毕生第一次膝枕的提供者。要不是猫咪朝九晚五的特性,借助它的力量应该是能解决掉艾尔莎的才对。
听见他的说法,艾尔莎眯起眼睛。
「哎呀,你对她相当了解呢。」
「因为有接受过那个精灵的治疗。你能别露出这表情吗?汗毛都竖起来了。」
「抱歉抱歉。我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对徽章有所了解哦。」
因为艾尔莎有意无意间透出的杀意,昴忍不住搓了搓手臂,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看见他这样完全不上心的举动,艾尔莎索然无味地叹了口气,用手指点着嘴唇继续说道。听见有新线索,昴的眼睛绽放光芒。
「怎么说?」
「那徽章上有龙的标志吧。虽然不是很懂,但那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不会随便乱印。她应该和王族有所联系。」
「王族,王族……没错,像那样美丽动人的少女,肯定有着特殊的身份。我怎么会没想到呢!要调查王族的动向吗。」
在兴奋中,昴激动地握住了艾尔莎的手。她发出「哎呀」的声音却没有避开。昴摇了摇她的手。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对了,说到雇主,你的本职业是佣兵没错吧?」
「想要雇佣我?」
「也许会有那样的时刻。」
看见昴那弯起眼睛却不带笑意的微笑,艾尔莎沉默地点了点头,抽出手说:
「这就是你救我的理由吗?没关系,我并不在乎。过一阵子让那个孩子,梅丽把『信使』送过来吧。你可以用那个委托我。」
「太好了!祝你好梦。明天见。」
「……嗯,明天见。」
挥手与艾尔莎道别,昴按耐不住心底的兴奋,快活地跑进自己的卧室。他连衣服都不脱,扑倒在早上还放有尸体的床上打起滚来。
「我会找到你的!快要找到你了!」
昴把被子拢到胸口,蓬松的被铺仿佛有阳光的味道。说起来下午佣人在清扫屋子的时候,似乎也有把被子全都晾出去晒过。
他从床上坐起来,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昴当然没有从日本带衣服过来,在魔女教的基地里虽然有换洗衣物,但那是明眼人能看穿身份、统一款式的黑袍,才不会穿过来。
早知道就买点衣服了。昴嘀咕着决定还是去浴室一趟,虽然聊胜于无。
踏着轻快的步伐下楼后,昴发现浴室里面传出冲水的声音。他说着「你在洗吗?」探头进去,发现佣人正在勤劳地洗刷浴室。
「下午没来得及搞定啊。」
发现昴的到来后,佣人满脸歉意地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那也是没办法的,原本这么大的屋子闲置了一个月要清理起来也很麻烦。佣人应该是打算晚上再清理浴室的吧,但因为客房被弄脏,他的优先顺序不得不发生调整。
「需要帮忙吗?」
昴问完后就发现自己很蠢。他没有干活的经验,大概只会拖累进度。发现佣人惊讶地抬眼看向自己后,他心里的窘迫之情更深了。
「干嘛,我就不能有想要帮忙的心态吗?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说出的话无法撤回,昴只能这样别扭地掩盖自己的心情。结果,听见他辩解的佣人手撑着刷地的扫帚,弯起嘴唇微微笑了起来。
那还是昴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如果面颊没有那么消瘦,这个人应该是相貌非凡的美男子。
然后没等他想更多,昴就被佣人推出了浴室。
昴瞪着眼前关上的门。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忤逆了,但不知为何感觉很火大。
他心情很差地往楼上走,故意把楼梯踩得嘎吱作响,跑进房间后滚进被窝里蒙上脸。
几十秒后因为憋不过气而拉了下来。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