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10-11

10

不存在卖身契之类的东西,奴隶身上的烙印本身具有约束力。
那是奴隶商人将受害者的人格摧毁,肆意揉捏成想要的模样,终身卖出时施加在奴隶身上的合格标签。那印章的纹饰里蕴藏着奴隶商人的信用标识。越是有名的奴隶商人,他调教出的奴隶素养越好,这是圈内的常识。
矿山都市伽纳库斯,佣人似乎是被那里的奴隶商人卖给斯托尔的。要想修改他后背上的烙印,就必须去找奴隶商人进行权益转让。在斯托尔已经死亡的现在,昴没有书面的转让协议,单靠他自己没办法完成交接手续,除非使用暴力胁迫。
坐在小镇广场的椅子上,昴阅读着佣人特别写给他的单子。上面说明了部分奴隶交易的细节。不过其实是聊胜于无。昴之前那么问只是想知道有没有约束他的方法。只要能找到专业人士,昴也可以在他背后再烙上一个。不过特地干那种事太蠢了。
他将纸条撕碎后扔进垃圾桶里灌上水,目光飘向蔬果店里正在挑选食物的佣人。之前的衣服在佣人房内的自相残杀过程中变得无法继续使用,佣人却拒绝了昴为他买第四套衣服的举动。他只简单地选择了一套易行动的便装,出席正式场合、迎接贵客也不嫌丢脸的黑色执事装,以及一套宽松的睡衣。
那是将自己的喜好全都舍弃,只追求最高效率而采取的行动。昴并不讨厌那样简单明快的做法。
至于昴自己就更轻松了。他买了清一色的黑色法衣。生活在魔女教徒中的时光让他喜欢上了这种长袍。但教内的制服太具标志性令人恐惧,只能退而求其次。这款宽松的袖子适合运动,要是天气变凉就套件外套好了。虽说是不会买红色夹克的啦。
昴打量着自己的行头,抚摸挂在腰际的小包,从里面取出昨晚捡到的装饰品。那诡异的兽型雕像在阳光下折射光泽。角度变化后映出了抱着各种蔬果,来到他身边的佣人。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镇子里最高的建筑。在尖塔底层的屋檐,饰有和装饰品极其相像的石像。那是范德木教的教会。
「作为一个虔诚的异教徒,我实在没胆量往里面走啊。」
昴抱着手臂说道,脚却毫不犹豫地朝教会大门走去。
那是四个月前的事。斯托尔的开销中多出了一笔慈善捐款。假如不知道他身为魔女教徒的事,恐怕会认为他只单纯一心向教吧。
如果有可疑的地方,那就是在这里了。将这件事告诉昴,佣人向他表达了自己投诚的意志。正所谓用人不疑。假如属实,昴顺利获得情报。他决定从今天开始信任佣人。
佣人没有辜负昴的期待。斯托尔一直跟一位信徒关系亲密。用装饰品换得那位信徒的信任,让她相信自己是斯托尔的远方亲戚后,昴成功得到了斯托尔寄存在信徒那边的信件。
让佣人将信件拓印下来,昴把原件交给艾尔莎。她看也不看就直接离开了。对她来说真假都无所谓,交给雇主完成任务就可以。雇主满意自然无碍,不满意大开杀戒即可。
知道信函的具体内容,对不认字也不关心的昴来说,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

11

「啊啊,菜月·昴!你托人带给我的信我确实已已已已经收到了!」
那天风风火火闯入庭院打扰昴阳光下睡觉计划的,正是有半个月不见的培提尔其乌斯。
他依然毫无遮掩地穿着那套黑色法衣。衣服沾上油垢也满不在意。那样全心全意朝着目标前进的姿态让昴深受鼓舞。他深深呼出口气,将手中抚摸的黑羽小鸟放飞,从藤椅上爬起看向培提尔其乌斯。
「好久不见呐,培提先生。能收到就好。」
「不过实在遗憾!那勤勉的教徒最后传来的消息,正是教内出了叛徒的事嘚斯!」
「叛徒是吗?」
昴眨了眨眼睛,回想起与自己同行的魔女教徒。对方显然另有盘算。只是已经死于艾尔莎刀下的他,再也无法解答昴心里的疑问了。嘛,只要完成了培提先生交付的工作,那也无所谓啦。昴心想着,却见培提尔其乌斯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正是嘚斯!情报泄露!计划险些失败!多么多么多么多么令人气恼嘚斯!」
「结果成功了不就大万岁?魔女小姐也会慰劳你们的艰辛的。」
「啊啊,诚然如此。浸溺失败不过是怠惰,是可耻的行为,我也该为下一个计划准备起来嘚斯!话说回来这不是这不是斯托尔得意的侍从吗?」
手舞足蹈的培提尔其乌斯忽然将视线转向从屋内端了茶水出来的佣人。用手拦下说着「以不会言语为前提挑选的奴隶,居然不为主人的秘密殉葬是何等怠惰嘚斯!」的培提尔其乌斯,昴微笑着说:
「以前斯托尔的工作就是他帮忙负责的吧。斯托尔死了是我们的一大损失,要再除掉他,空出来的位置该由谁填补呢?那才是更大的怠惰,不是吗?」
「啊啊,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既然如此,愿意割爱让他成为我的『手指』吗嘚斯?」
突然改变态度的培提尔其乌斯让昴惊讶地歪了下头。手指,那是什么来着?不,总感觉在什么时候也听到过这个字眼,确实是在……
「第一次和培提先生见面的时候吧。培提先生说过以我身上的宠爱浓度,用来当『手指』太可惜了,这样的话……」
「记得很清楚吗嘚斯!很好很好嘚斯!确实你拥有成为『手指』的素质。不过你既然是『傲慢』,让你屈尊当『手指』那就是我的怠惰了嘚斯!」
「诶……是这样啊。不过这家伙不是魔女教徒吧?我还以为『手指』是指成为你的部下。」
昴从佣人递来的托盘上取过茶杯。一向喜欢垃圾饮料的他也逐渐喜欢上茶的味道,这全是因为对方的茶艺过于高超的缘故。将茶的氤氲深深吸入肺腑,昴留心到佣人似乎有些紧张。能让一贯波澜不惊的对方感到紧张,难道他很喜欢这地方吗?怎么可能有那种事。
培提尔其乌斯看着昴悠闲喝茶的举动,脸上明显地划过了一丝不认同。但他没有指责对方的懒散。
「让有资质却没有信仰之心的人也理解魔女教教义的伟大,这就是『手指』嘚斯!」
「哈……」
感觉有点强迫的意味呐。昴挠了挠头,脸上浮现满是真挚的歉意神情,指了指守在一边的佣人。
「抱歉,他已经是我的人了。培提先生就那么缺人手吗?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继续帮你的忙,『福音』上也是那么说的。」
话虽如此,『福音』也只提示可以去找培提尔其乌斯而已。昴那发自肺腑的话语完全是因为他自身对培提尔其乌斯抱有的好感。他期待对方能实现一直追寻的梦想,为此帮点忙也不是什么事。这么思考着,昴却被感动涕零的培提尔其乌斯一把抱在怀里。他讶异中小心地把杯子放到佣人举起的托盘上。
「怎么了?」
「果然,你是很好的信徒嘚斯!高兴吧!在这时间被『福音』指引与我相会!你所久久期盼的事终于有了结果嘚斯!」
「啊,是吗!有消息了吗?」
昴挣脱培提尔其乌斯的怀抱,热忱地握住了他的手。在传送情报的同时,昴也拜托对方调查王族相关人士的情况。
那个少女,让他魂牵梦萦的少女,她究竟是谁?答案近在咫尺,昴却忽然感到羞怯。他正害羞地用脚画着圈犹豫不决,培提尔其乌斯已经将答案说了出来。
「诚如你所预测的那样嘚斯!王国公布了大事嘚斯!为了决出下任国王的王选!银发的半魔!艾米莉亚!必须立刻组织试炼不可!」
「哦哦哦,竞选下一任国王,也就是说女王陛下的候选人吗!」
酷毙了!果然那样的人就该如此耀眼地活着才对!昴兴奋地捏住拳头。比起那个——
「艾米莉亚,这就是她的名字吗!」
好听,除此以外还很可爱!虽然想听她亲口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奢望的!人群中能与人相遇就是幸运。时隔那么久,还能打听到她的消息,这一定是命运女神的恩典!
昴正感动不已,却听见培提尔其乌斯问道:
「那么,你要来吗嘚斯?」
「嗯?来哦。」
做什么来着?完全没注意下意识就回答了。好像是试炼来着。
「那个,试炼对吧,具体是要怎样啊?」
「试炼嘚斯!测试她是否适合作为魔女之容器!适合便拥戴!不合便排除!为了确认这点,吾等必须行动起来!」
「适合便拥戴吗。」
昴歪了下头,脑海里浮现出街巷里遇见的,银发少女凛然美丽的模样。虽然有着稚嫩的脸庞却散发出非同寻常的威严气魄,震慑人心。无论那试炼有多艰难,昴也坚信她肯定能通过,那么自己就能站到她身边了吗——
「假如这次的容器合适,魔女就能再度君临现世嘚斯!吾等花费数百年就为了追寻这样的机会!」
「如果魔女再临,那身为容器的孩子……」
「令人尊敬地牺牲吧嘚斯!何等光荣啊嘚斯!若是可以我多想代替她!若奉献此身能让莎缇拉圣心欢愉,我无论多少次,无论怎样的苦痛都能忍受!」
「这样啊,会被牺牲掉吗。」
缓缓地昴放下了握住培提尔其乌斯的手。对此全然未觉,狂人只沉浸在自己的妄想里,用粗犷的手掌蹂躏着面部。
然后,突然,溢满狂气与迷恋的话语冷了下来,陶醉在爱意中的狂人暂时回到了现实。
「差不多我也该走……」
「——那个,培提先生。」
柔声打断培提尔其乌斯的话语,昴抬起脸,用热情的笑容问道:
「不留下吃顿饭再走吗?」

TBC.

*飞速将无关紧要的第一部分结束了!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