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12-13

12

听见了门内的怒吼。
那凄厉的喊声透过隔音效果很强的墙壁传来,折磨着脆弱的耳膜。昴靠墙将眼睛闭了起来。他知道那只是最后的挣扎而已。
因为本身是没什么武力的商人,斯托尔准备了许多邪门歪道的防身工具。其中就包括急性剧毒。
在自己起身离席时没有加以防范,现在的培提尔其乌斯已经威胁不到自己了。原本是这么想的——
佣人突然伸出手,拉住闭上双眼的昴的手臂,将他往旁边带去。昴被拉扯着跑过装饰有花瓶的走廊。身后餐厅的墙面已经被打出一个个碗口大的孔洞,不知名的魔法力量在屋子里暴走,像扫射枪般把家具全都卷入疾风暴雨中。
但那也不过是持续了十几秒的事。等动静消失,昴拉开护住自己的佣人的手,慢慢朝餐厅走过去。
房间里像被龙卷风席卷过一样餐盘狼藉,与食物的残骸倒在一块的是穿着肮脏法衣的男人。就算是死了,他也依然瞪大眼睛无声地盯着昴,宛如无声的诅咒般充满了憎恨。
「居然那么简单就杀掉了。」
昴小声嘟哝着,眯起了眼睛。他还做好了下毒的事被他发现,遭到对方反杀的准备。那样就得重来盘算别的方法,最坏时必须动用艾尔莎的力量。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没想到,被誉为『怠惰』大罪司教,在魔女教内有特殊地位的男人,居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只是单纯对昴放下戒备了而已。
「是你自己不好。」
昴俯视着培提尔其乌斯,自己曾认为可以当朋友的男人的尸体,眼睛里没有悔意也没有憎恶,只是习惯性地接受了这个死。
然后,他想起之前男人描绘试炼成功莎缇拉重临时,那兴奋到极致又可悲到极点的光景。
「你居然想要杀她。莎缇拉,不对,艾米莉亚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明明从来没掩饰过这点,你却从来没看到过。」
加入魔女教的第一天,昴就恳求教徒们利用人海战术搜索那位少女的影子。
回想起来,当时培提尔其乌斯无比欣然地应允了,恐怕他当昴是为了推动试炼而寻找艾米莉亚吧。先入为主是多么可悲的习惯,对错误的人投以信赖更是让人感到讽刺。
昴将培提尔其乌斯视为令人尊敬的前辈。结果,他实际上却是个被冲动所捕获,被激情所冲昏头脑,鼠目寸光的男人。
完全不值得尊敬,不如说应当将他的墓碑当做自我警示的标牌。
「何等怠惰,不,这算是傲慢吗。」
如此诉说着,昴弯起嘴角对失去气焰的尸体投以嗤笑。

13

屋子被破坏成那样,昴多少也有些心疼。
他将修补任务交给佣人,独自朝魔女教的基地赶去。
不知道认真遵循魔女教教义的人有多少。虽然培提尔其乌斯总是抱怨别的司教缺乏信仰之心,但他们都还是有可能会对艾米莉亚出手。尤其是一直跟在培提尔其乌斯身边的普通教徒,恐怕已经开始着手布置试炼的内容了吧。
一想到艾米莉亚会感到心痛,会露出悲伤的神情,会难以抑制地落泪,会面对死亡的威胁。昴就觉得心如刀割,他绝对无法容许那种事发生。
她由我来守护。即使你们全都与她敌对,阻碍她的道路,我也会帮她破除万险。
那样下定决心,昴回到了魔女教徒们生活的山洞。
他虽然是只身一人回来却并非两手空空。隐藏在黑色法衣下,昴的腰上挂着份量不轻的魔矿石。那是临走前佣人交给他的东西。
相处的半个月里,昴发现佣人在完成日常工作后就会缩进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没有窗户的昏暗房间里,只靠着结晶石的灯光照明。那糟糕透顶的阅读环境让昴叹气。看见他的到来,佣人难得露出了紧张的神情。恐怕以前是被禁止阅读的吧。昴倒没有那种奴隶主的压迫观念。他挠了挠乱翘的头发。
「我是来问问……有没有果汁之类的。」
说完昴转身离开房间。佣人跟在他身后来到厨房,在昴的指挥下从果篮里取出水果,洗净后用小刀干练地剖皮,挖出种子。昴抱起双臂看他的一举一动。
「你要搬去客房吗?」
听见昴的话语,佣人惊讶地挑眉。难为情般地咳嗽了一下,昴用手指搓了搓脸颊。
「反正也没人住。」
他补充道。
有需要就会去做,没需要就不会做。这就是昴现在的生存方式。就像他获知艾尔莎是多么强大的战力后,决定对她借出人情一样。现在佣人和他是一条船上的存在。要是脱离他的帮助,昴会失去一块资源。为了确实地将那关系抓在手上,昴愿意给点甜头。不只是客房,连书房也对他开放了。
结果,经常昴学着异世界文字,一抬头就看见对方在待客桌旁津津有味地读一本昴看来是天书的书籍。将收集的情报整理成i文字书写的便签交给昴,佣人以这种方式帮助昴掌握世界的内容。虽然不会说话令人觉得麻烦,但佣人周到的行事方法顺利避免了昴积聚怒火。
与魔女教徒不同,佣人带有淡淡生气的处事作风让人舒服。昴也不是喜欢睡在死人堆里的怪胎。
而且付出总有回报。昴没有使用魔法的才能,也不擅长武技。寻求佣人的意见后,他学习的是被称为魔法阵的技术。
那是无视了施法者,只单纯利用玛那的技术。感觉上和电路颇为相似。连通线路,赋予意义,提供必要的玛那后,魔法阵就会自行运转。唯一的问题是,昴并没有提供玛那的途径,只能退而求次,利用魔矿石充当电池的位置。
尽管非常不便利,但昴喜欢这种先发制人的感觉,在对付魔女教的问题上也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吧。自由地穿行在魔女教的基地里,看路过的魔女教徒对自己弯腰行礼,昴不禁露出讥讽的笑容。他们将昴视作同类,无视了昴的危险举动,昴却只是为了抹杀他们的性命而行动。
——我和你们是不同的。
那群家伙只不过是勉强存活下来,感情和意志都无比淡泊的人偶,是被培提尔其乌斯支配的傀儡。就算是被他称为『手指』的存在恐怕也是如此。但昴不同,他有着自己的目标,有着渴望实现的梦想。
观念上的决定性差异,导致了现在的结局。虽然遗憾但也没办法。昴充满惋惜之情地在魔女教的基地里布置上魔矿石和引线。
「你猜这是做什么的?」
将手上的动作展示给魔女教徒看,昴歪头问站在一边的『手指』。对方脸上毫无表情,却忽然从口袋里取出了一面镜子。那镜子在震动,有点像手机的感觉。昴好奇地探过头去。镜子上映出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的通讯装置啊。」
「背叛者,菜月·昴——!」
看见昴凑在『手指』身边的样子,镜子另一边的人就爆发出愤怒的吼叫声。昴惊讶地后退了好几步避开朝自己刺来的十字剑。看来『手指』已经将自己认定为敌人。不过已经晚了。
空气仿佛变成了泥沼,光是站在原地,身体就仿佛被拖拽着往下沉。连吐息都变得困难,连挪动手指都变得无力。昴平复着紧张的呼吸,从『手指』手上取过十字剑和镜子,一剑朝对方的胸口刺去。
「虽然素质很差,但对我也不是完全没影响啊。」
看着『手指』愤恨地瞪大眼睛倒地,昴感受着手里的触感叹了口气。
越是拥有魔法素养的人,被影响的可能就越高。虽然昴原本是生活在日本的普通人,但他似乎也不能完全免除魔法影响。
不过跟魔法教徒相比,还能挥舞十字剑的他显得轻松太多。
「啊啊啊,你!把我珍贵的『手指』给!」
「诶诶没错,全都杀死,这就是我的目标。」
带着不断发出怒吼的镜子离开房间,昴用十字剑收割难以行动的魔女教徒的生命。不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被削弱了的人们不过是普通的男女老少。就算偶尔有人奋起反抗,昴也能躲开并发起攻击。
「不过,你也只是『手指』之一吧?居然表现得和培提先生一样,不觉得很嚣张?还是说你们有前任死亡幸存者自动继承的程序?」
「为什么!为什么嘚斯!像你这样被宠爱的信徒,为什么要选择背叛嘚斯!」
「就连说话方式都变得和培提先生一样,你还真是没救了。」
昴说着从尸体上抽出十字剑。看着剑上的裂痕,看着剑反射出的自己染血的面庞,昴轻轻地微笑着,重新看向镜子里的『手指』。
「你不是要对艾米莉亚发动试炼吗?就把我,当成是对你们进行试炼的人好了。如果连我都不能跨越,可没有站到她面前的资格哦。还是说,你对她的爱只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吗?」
「————」
闻言,镜子里的『手指』瞪大了眼睛,然后他那溢满愤怒的面庞被疯狂所涂抹。他拼命地用牙齿啃咬自己的手指,让鲜血沾湿有着褶皱的脸。
「试炼!正是试炼嘚斯!没错,没错没错没错!把你杀死!把你的血、骨、皮、肉!全都献给莎缇拉嘚斯!很好很好很好!正合我意!啊啊啊,大脑、大脑、在颤抖抖抖!」
这不是完全疯了吗,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疯了也好,矛头指向自己,他就没有精力去准备攻击艾米莉亚的事了吧。恐怕他会优先进攻自己的住宅,虽然很对不起佣人啦,但这回就让他当诱饵——
正打算把对话用的镜子扔到一边,却忽然听见『手指』用一反先前疯狂的口气说道:
「在你那边吧嘚斯。」
「诶?」
昴因为难以理解对方的改变与他话语中的内容而歪了下头。但更令他惊讶的是『手指』之后做出的事情。
只见他轻轻地扭起脖子。
若以培提尔其乌斯作为标准来评价『手指』,那异样的扭曲程度也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但昴很快就察觉到了怪异之处。
那脖颈就那样,在没有、任何、外力、胁迫的情况下,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听见了清晰的碎裂声,『手指』就那样以违背常识的姿态倒了下去。镜子落到地上,最后显示的是泥土的颜色。
「————」
连昴都感到咋舌了。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脖颈,自己能做到那种程度吗?不,说到底为什么『手指』要做出那种事?那并非是虚无的死亡,而是为了得到什么选择了死亡。
简直就像是他也会『死亡回归』一样。昴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不可能的吧,那样的话,这混账游戏也太难了。露出自嘲的笑容,确认基地里已经没有活人后,昴缓缓往山洞门口走去。
残留在山洞里的魔矿石过几分钟就会产热爆炸,把这里彻底毁灭掉。谁也不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除了之后会进行对决的两人。
「看情况还是联系下艾尔莎做保险吗……或者干脆引到城镇去借用守卫的力量加以牵制……」
盘算着该如何先发制人,昴忽然留意到怪异之处。
森林里一直令人厌烦的鸟鸣不知何时消失了。昴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来这回是被先发制人了。以后换条路走吧。他胡思乱想着,忽然身体浮了起来。
「——诶?」
不是被击打的浮起,也不是被甩出的浮空,而是像被吊起似的,失去了重力束缚的漂浮。
仿佛被蟒蛇缠住一样,肌肤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但那也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意识在后一秒被疼痛涂抹成血红色。身体被车轮碾过一样,被抛进滚筒洗涤一样,从破裂的肌肤里挤出血液。骨骼来不及发出悲鸣就碎裂成无法拼凑的状态。内脏像水分充足的水果被挤爆,碎片从张大的口中溢出。
「是我赢了嘚斯!啊啊,大脑在颤抖!魔女!看见了吗!我是有资格来迎接您御驾的嘚斯!」
——简直像个白痴。
身体重重摔在地上,肺部失去交换气体的功能,菜月·昴的生命就此终结。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