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30

30

「该怎么说才好呢,昴大人还真有够坏心眼的。」
翻阅着从尤里那边得到的说明,菲利斯无奈地摆了摆手说道。
逼迫前来求助的商人立下近乎卖身契一样的契约,但又提出如果收集到好用的情报就酌情减轻债务这样的条件,空手套白狼,兜着弯子去把人拉到自己身边。真是一点也不老实的男人。不过——
菲利斯将手指抵在下巴上,困惑地歪了下头。
「三年后,就算那个人凑齐了三千圣金币,不也还是一无所有了吗?」
『所以他才不是单纯地欠债,而是抵押。有了那么一大笔财富,三年里能积攒人情和信用。即使三年后,关口依然不对外开放,他应该也能找到销路才对。』
将买好的物品摆在长椅上,尤里一边取出单子进行确认,一边在白纸上留下话语。看着他断断续续写下的话语,菲利斯双手握拳撑在下巴那里卖可怜。
「昴大人……连那种地方都考虑到了吗……」
『我觉得昴大人只是单纯觉得欺负人好玩而已。』
「菲利酱也这么觉得。」
恶趣味,甚至可以说是坏心的部分,菲利斯本身并不讨厌那种坏习惯,但大概是因为曾将软弱无力的一面暴露在对方面前,又或者因为嫉妒着他能记住库鲁修的特殊性,菲利斯还不能坦率地面对昴。相比之下,他对自己也无法完全治好的尤里抱有更多亲近感。
虽然在一瞬间怀疑过他是不是真的发不出声音,但看见尤里无声地露出悲痛的神情后,菲利斯还没有冷血到认为那是演戏。就算自己能用魔法治好,也依然无法挽救。这个事实深深刺痛了菲利斯的心。
虽说成为近卫骑士后菲利斯体味过无数次这份疼痛,却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立身之地会被剥夺。他当然不属于阿盖尔家,就算名义上是家督。尽管因为殿下的帮助继承了家族,但菲利斯心底有一块无比清晰地烙印着,继承那个遗弃自己的家族也好,成为原本挂不上钩的近卫骑士也好,全都只为了一个人,只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站到那个人身边。
现在,那个人的存在从这世界上消失。对菲利斯来说别的都只是无所谓的事了。然而与此同时——
他回想起昨天夜里拉住尤里问到的情报。昴大人对那位艾米莉亚大人的感情,强烈到只是刚接触的他都能感受得到。有着那样火热的爱意,他应该做出了许多求爱的事情吧。菲利斯抱有微妙的八卦心问道。
然而尤里给的答案却是,据他所见,昴大人只在最初不知道艾米莉亚大人名字的时候,受到了她的恩惠。那之后,至少在他眼前,他们连一次都没有接触过。
——大概是因为,昴大人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吧。
怎么会有那么愚蠢的事。菲利斯直到现在也能感受到胸口的火热和令他眼眶发热的感情。那是令他感到眩晕的强烈共鸣。
连投向谁都不知道的爱慕,为了配得上对方而不懈努力,尽管如此也依然觉得自己没资格站在对方身边的自卑。残留在体内的感情一度让心中的空洞扩大到无法收拾的程度。渴望『谁』能来替代她的存在,迫切需要『谁』来填补那个空缺。而如果真的得到了那个填充物,菲利斯就再也捡不回自我了吧。冥冥中,他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憎恶而表现出排斥态度,并将库鲁修这个名字交给他握在手里的,是昴。从那一刻起,菲利斯就决定无论如何都得回报他这份恩情。
然后,他看见了。
那个时刻撇着嘴,眼神凶恶得仿佛全世界欠他一个亿的男人,第一次流露犹如孩童般天真而纯粹的神情,近乎手舞足蹈地向菲利斯推销自己心上人。菲利斯没有忘记艾米莉亚。因为外貌返祖而被关在小黑屋里的他,自然没有那种歧视。尽管如此,他也不看好艾米莉亚。原因很简单。
虽然善良温柔,也有着强大的契约精灵,但那只是个小孩子而已。不仅如此,还是个孤独的孩子。
早知道会被排斥,就算下定决心也无法忽视旁观者的冷漠。连歧视本身都被推荐人拿来作秀,遭到贤人会的冷眼,只能沉默着回到原位的她,完全被当做盾牌来利用,被当做小丑来戏弄,实在可悲到令人怜悯了。
怎么会有那么愚蠢的事。最应该支持她的人因为自卑而却步。最需要他支持的人连他的存在都不知道。
昨晚尤里离开后,菲利斯闷闷地坐在床上,不禁落下泪来。就算昴大人将功绩转让给艾米莉亚大人。那个从未接触过人情世故、被单方面排斥的少女,也一定无法理解昴大人所抱有的感情的吧。
欠了他的恩情,菲利斯无法违逆他的愿望,但最起码菲利斯希望自己能成为昴大人与艾米莉亚大人之间的桥梁。深埋在菲利斯心中已经永远无法实现的祈愿,希望起码能让那两人相互理解。这是菲利斯现在想要帮助昴大人的动力。
当然,菲利斯是不可能将这种心情暴露出来的。他只是用手指触碰了下头发上新买的白色发带,欢快地摇着耳朵,用一如既往扭曲的方式关心昴:
「不过,对商人先生而言,还有一种解决方式的吧。袭击昴大人,将那笔债务变成虚无。不是很棒的解决方式喵?」
做完清算要将写字板收起来的尤里顿住,转过头看向菲利斯,眸光里有明确的警惕与不认同。但将他的感情一笑了之,菲利斯继续他的话语:
「说起来,为什喵尤里会待在这里?能看得出来,昴大人只是不懂武艺的普通人。又没有契约限制,你要跑他绝对拦不下的?」
认真地审视了菲利斯的神情,尤里重新握上羽毛笔,将笔尖沾上墨水,于白纸留下痕迹。
『菲利斯,一个忠告。不要背叛昴大人。』
「怎么——」
『昴大人会杀了你。绝对会的。』
不夹杂任何威胁的气息,尤里只是描述事实般地书写道,然后他抬起眼望进菲利斯的眼瞳。与因为惊讶和紧张而闪烁的菲利斯不同,尤里的黄色眼睛里看不出丝毫的不安定。
如果背叛就会死。他仿佛只是单纯要将这个真理烙印在菲利斯的脑海里般,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对方。接着不等菲利斯做出反应,尤里再度低下头去,毫不犹豫地轻轻书写下更多的文字。
『总有一天,我会被他杀死吧。』
尤里将羽毛笔放回原处,收起写字板站起来。拿起摆在长椅上的物品时,他的视线一度与菲利斯交汇了。
那是不抱有任何期望,等待着死亡的眼神。
只是瞬间出现的光景让菲利斯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再看向尤里,对方依然是这几天经常见到的标准佣人形象,什么感情都消失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