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人生苦长,奔跑吧少年31-32

31

要沿着山洞找到敌人巢穴去吗。
我虽然这么提议,但被尤里乌斯和罗兹瓦尔一起否决,就那么草草返回了旅店。还没进门在走廊上就闻到了奇异的香味。
难道奥托趁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想要一个人开小灶?不可原谅!我愤愤不平地一脚踢开门——在踢到前,尤里乌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一步将门打开。我踢了个空就那么扑进房间险些屁股朝天趴在地上,幸亏平时训练出的平衡感稳定体势才勉强安全。
「我说你为什么要开门啊!」我抱怨道。
「请不要破坏公物,而且这对客人很失礼。」
听见尤里乌斯那么假惺惺地说道,我才恍然发现屋子里居然不止奥托一个人。
除了正没出息地捧着盘子以头抢地的奥托以外,执掌厨勺的是一位脑袋缠满了绷带的小个子。在他身后则坐了个体型无比宽大的男性。
我推了推嘀咕着「我想回家」哭得稀里哗啦的奥托,问他「这是什么情况?」,但对方虽然还能动,本质上却已经不省人事,再看向另一边的两位陌生人,不知该从何处开始发问才好。
接过话茬的是笑容款款的罗兹瓦尔。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她这次的笑容格外妩媚让人不寒而栗。
「请问,阁下可是迪亚斯·雷普佐·艾雷曼索·欧普雷涅·法兹巴姆的后继者?」
「你看得很准。说来,蓝发与异色瞳,莫不是梅扎斯家的人?」
回答罗兹瓦尔的,意外是清脆的少女音,但她的措辞却很有古风的韵味。只在短短两句话间就仿佛展开了剧烈的交锋,我下意识地往尤里乌斯身边挤了挤,他扶住我的肩膀,直接用心灵给我介绍起这两人。
原来她是世界闻名的天才厨师,据说她的菜色达到了『吃一口会俘虏身体,吃两口会夺走心灵,吃三口会束缚灵魂』的程度。看奥托那悲惨的模样,就能知道这评价绝无虚言。
「异世界的料理还真可怕。上次的花酒也是。」
我细嗅着空气里那光是闻到就让人食欲大开的气味,想起曾经让人思乡之情载满肺腑的花酒,不由地感到一阵可怕。
再转念一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离开前奥托正为波乐多瓜大减价而发愁,此刻眼前的料理恐怕就是用波乐多瓜制作的,也就是说——
「奥托要聘请你做厨师来解决波乐多瓜库存吗。」
就算市场再怎么恐慌,吃货也依然存在。闻到这股香味还无动于衷的人恐怕寥寥无几,起码现在我一说话哈喇子就不断往外冒。尤里乌斯满脸嫌弃地将纸巾递给我兜住口水。
迪亚斯下略用手拉开头巾,对我笑了笑。那张娇小的脸蛋因为笑容而焕发光彩。
「吾辈有幸与奥托相遇,受邀来此。作为协助的条件,希望能与御主缔结契约。」
「诶?我?」
我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蛋,不知道啥时候魅力居然变得那么大。
「毕竟只有缔结了契约才能继续在这世上周游列国。」
但被迪亚斯下略的下一句话就打回原形。我唉声叹气着想咸鱼翻身果然不容易,对她点了点头,刚要答应下来,就被罗兹瓦尔按住胸口。
「我们可不是为了卖东西才来到这里的。就这么用掉一个名额,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罗兹瓦尔贯彻了她那一如既往的不唱反调会死星人的作风。我愣了愣,猛地捂住胸口往后窜了好几步。
「你袭我胸!」
「你~的胸有什么好摸的。」
被毒舌了的我含泪捧心,看见迪亚斯下略身旁的胖男人朝她凑了凑。这两人一粗犷肥大,一娇小苗条,很有美女与野兽的感觉。野兽对美女说:「师父,这人实在也太……」
没想到他们是师徒关系啊,还以为是父女。我巴不得这边被嫌弃,也能顺理成章抛弃奥托行商成功的梦想。但迎上少女的双瞳,我才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那是完全沉浸在看戏中的眼睛。
「罗德里格斯,这不是很好吗?」少女说。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不过……」
在迪亚斯下略戏谑的目光中,我踢了踢早就清醒但想当缩头乌龟的奥托。他痛诉着「好痛!居然踢人!」从地上爬起来。
我问他:「你打算怎样?」
「什么什么?」
他还打算顾左右而言他。
「就是要不要和他们缔结契约,这是你的交易吧?」
「不不,我觉得完全是御主决定的事。」
要是让你困扰了该怎么办呀。奥托的态度里无声地表达出这个感情。我环顾了下周围。尤里乌斯不知何时已经埋头看起书来。罗兹瓦尔笑容不改,却染上威胁的意味。这家伙打算一拳揍死我吗!而另两位当事人则一个翘起腿坐在床上,满是游刃有余。另一个叫罗德里格斯的男人则很幼稚瞪着我。大哥你几岁啊。
谁都指望不上,我叹了口气,坚定早已作出决定的心,对奥托说:
「可以啊,我同意和她缔结契约。但是——」
忍耐着罗兹瓦尔让人发毛的目光,我对奥托竖起一根手指。
「到底要不要订契约,这个最后的选择权在你。这是好事。我可不希望以后看见你内疚的样子。」
「……真过分啊,昴先生。」
闻言,罗兹瓦尔的视线移开,奥托脸上则露出苦笑。现在成为靶子的人是他咯!我在心灵世界手舞足蹈。
奥托点点头,郑重其事地看向迪亚斯下略。
「以之前约好的条件,可以吧?」
「诚然。吾辈帮阁下解决亏损,而阁下则说服御主与吾辈缔结契约。」
「也许会被说是愚蠢之举吧。但既然机会已经摆在我眼前,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忍住不去把握。」
「就算有人骂你,我也不会怪你。」
我走上前拍了拍奥托的肩膀,目光扫过感到扫兴而耸下肩膀的罗兹瓦尔,最后投向迪亚斯下略。她已经从床上站起,正视我。
「——来,开始吧。」

32

喧闹的集市里多出了一个摊位。
光是闻到香味就难以忍住想要品尝的食物,就那样被摆在摊头朝所有人招手。一旦品尝过那股醉人的味道,就再无法移动脚步,人群逐渐在摊位旁聚集起来。
之前与迪亚斯下略缔结契约后,我也有趁机一饱口福,结果是非常不像样地双脚瘫软倒地不起。骨头都仿佛融化在那股美味中。虽然比我好上太多,但尤里乌斯尝过以后也没能抑制住手腕的颤抖。反倒是罗兹瓦尔保持了以往的洒脱,令人惊异。
现在罗兹瓦尔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和尤里乌斯遥遥望着人潮涌动的摊位,终于有机会问他: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我总觉得他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召唤出的从者都有点老妈子的倾向。奥托是鞠躬尽瘁的那种,罗兹瓦尔是以最大恶意揣度别人,杞人忧天的那种,尤里乌斯是看着潇洒自如,实则各种操心的那种。
就算他摆出了完全不在意的旁观者姿态,那也是因为他相信事情能得到妥善处理。实际上是一直有在注意事态发展的。但这回,在我面对迪亚斯下略时,他的心思已经完全移开了。
能想到的解释只有一个,尤里乌斯生前就与迪亚斯下略有所纠葛。
他沉默了半晌。
「不,我什么都——」
尤里乌斯正要拒绝,集市里穿行的人流却突然发生了变化。我看见人群里有无数面露陶醉之色的少女们正逆着人潮往一个地方挤去,在她身后有家人或看起来像是男朋友的人物在紧追猛赶。
我和尤里乌斯对视一眼,再也顾不上之前的对话,朝引发骚动的源头跑去。
逆着人潮很困难,被高跟鞋狠狠踩上好几脚后,我的眼睛已经载了泪水。要不是尤里乌斯紧紧抓住我的手腕,大概就会被人流冲散。
但他前进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我的后背被人狠狠撞了好几下,身体都贴在尤里乌斯身上。抬眼却发现他脸色惨白地望向不远处。
「发生什么了?」
我边问着边好奇地将目光投向那个地方。
被年龄不分高低的女性们簇拥着,眉目含笑的是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他有着折射着阳光的金色短发,载满笑意的赤色眼瞳恍如鲜血般。即使是炎炎夏日,他也依然披着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白色斗篷,穿的白色礼服上有着各种装饰品。
从者。我第一眼就认出那少年绝非凡人,但更令我吃惊的是,察觉到这边的目光,望过来的少年——
「哎呀,这不是尤里乌斯吗?」
——毫不犹豫地叫出了尤里乌斯的名字。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 ( 3 )
热度 ( 3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