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昴莱】方便主义1

*犯错线二周目if。
*很长一段时间里会产生莱昴的错觉。毕竟武力值也差太远了。但其实被坑得最深的是莱茵。而且俗话说得好,先喜欢上的输了,so……

※※※※※

昴坚信自己的人生毫无错误。只要那么走下去,肯定能得到想要的结局。
结果比什么都重要。
曾经他从母亲那里听说的名言,现在也回荡在心中,不知多少次为昴点燃热情的火焰。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结果主义者,同时也憎恨世间存在的方便主义。
没什么比向神明祈祷更愚蠢的了。因为神明自从将昴甩到这个世界就对他放置不理。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属于这个破烂的王国。昴本应该每天安然无恙地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个无可救药的废柴逃避现实。就算最后被逼无奈地面对生计问题,也绝不会卷入充满疼痛与血腥的刺杀事件里。但他还是被卷入了,然后一直堕入了地狱中。
「————」
今天是第几天了呢。他睁开眼,呆呆地望向天花板。原本陌生的天顶,现在已经看起来非常眼熟了。
昴完全没有动弹的力量,浑身疼得要命,连动一根手指都感觉快要死掉了。就算有力气他也做不成任何事情,手边没有任何利器,能用来自杀的舌头在最一开始就被残忍地拔掉了。吞咽的流质食物里参杂有麻痹神经的药物,现在他都没办法咬合牙齿。昴也有试过憋住呼吸把自己生生憋死,但发现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苛求生存。
于是他放弃了挣扎,开始数日子。很快连数日子都放弃了。
被遗弃到这个世界的不知道第多少年,昴从好不容易达成的美好未来回到了原点。被黑影抛出的时候,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刺入眼球的白光和摆在面前的苹果告诉他,事情远比他认识的复杂。
不管发生了什么,昴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使命。他追寻着已经仿佛隔世如梦的记忆,先发制人杀死三混混,然后朝贫民窟跑去。
现在的他远比最初时了解艾尔莎。那就是个不死的怪物。她不可能主动放弃任务,只有昴能阻止她。就算不知又要死上多少次,他也不会忘记想要拯救艾米莉亚的本心。
找到隐藏在王都的魔女教徒,以大罪司教的身份夺取金钱作为交涉的筹码,昴希望能滴水不漏地提前换到菲鲁特手中的徽章。然而,他还是失败了。之后自暴自弃地帮艾米莉亚挡了一刀,等待死亡到来的昴,在濒死之际等来的却是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贫民窟里的莱茵哈鲁特。
「把他交给我吧。」
如此说道的莱茵哈鲁特充满了让人信服的力量。艾米莉亚无从拒绝地答应下来。那却是昴噩梦的开端。
莱茵哈鲁特留有上一轮回的记忆。看见他的眼睛时,昴就如此确信了。那是痛恨着他却又因为无法亲手杀死他而感到愤恨的眼睛。
你也有这种表情啊。忍耐着浑身的疼痛,已经说不了话的昴乐呵呵地对他比唇语,然后被狠狠地一拳揍在右胸。他整个人像条鱼一样弹了一下。之后昴就再也没有见过莱茵哈鲁特。
说起来,昴除了对他源源不断的嫉恨外,倒也没有别的感情。被莱茵哈鲁特杀死,这种事对昴而言早就算不上陌生了。这个人是自己永远战胜不了的敌人。昴心底早就有这样的确信,他也没有挑战的勇气。虽然昴是在看不见胜算的前提下也能前进的,有勇无谋的家伙,但他那时起码还有最大的底牌。现在连底牌也被莱茵哈鲁特抽走,昴已经放弃了。
昴原本以为就算神明从不眷顾他,最起码莎缇拉是站在他身边的。只要昴能满足,她就会让昴永远地陷入沉睡。但现实却残酷地打了昴的脸。他回到了过去。他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甚至连他疯狂伤害的敌人也紧追不舍地回来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无意义地在心底疯狂呐喊,昴终于确信自己无时无刻不被神明玩弄于股掌之间。只要能方便自己所爱的主角,神明就会无所不用其极。那是当然的,像昴这样的废物怎么会被容许伤害到对方,神不会放过昴的。那么昴呢,昴辛辛苦苦得到的终点又算什么呢!还不如不给他看见这一丝希望呢!
被阿斯特雷亚家的佣人喂了今天的食物,昴缓缓陷入沉睡。
他梦见自己正发疯了似地土下座对莱茵哈鲁特磕头。废物!你怎么能那么没出息!漂浮在空中的昴痛斥着那个没用的自己。但对方像是完全没听到似地继续在求饶。于是昴飘到地上狠狠地将对方一脚踢倒,却在一阵扭打下被反过来掐住了脖子。
那个自己眉目狰狞,凶神恶煞到连昴自己都觉得可笑。他哭着痛诉昴的暴行。
这不是你的错吗!你为什么要干那种事!就为了你一时的畅快,我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那全都是为了艾米莉亚,为了让她当王……!
那种事情有什么意义!艾米莉亚永远不知道你为她做了什么!那些过去也完全付诸流水了!谁会理解你!谁会原谅你!你这个疯子!罪犯!去死吧!
你才应该去死!那是我全部的价值,我的一切!
意识比行动更快,不知不觉,昴已经把那个自己压在身下,手指深深嵌进他的脖子里。那个他已经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但尽管如此也在挥舞手脚奋力挣扎,于是昴将手指收紧再收紧,直到他再也动弹不得。
昴得意洋洋地站起身,冲面无表情地看到最后的莱茵哈鲁特露齿一笑,手指向已经没有呼吸的死尸。
你看到了没有?我绝不会对你屈服的!只不过是一次而已。你以为下次还能赢吗!
莱茵哈鲁特什么都没说,只是用那双仿佛能洞穿一切的双眼看着昴,然后他的身躯急速向前,整个人都像是化作一柄利剑,手臂伸展,转瞬之间便终结了昴的意识。
昴懒洋洋地醒过来,发现新的一天又到来了。这对他有什么意义吗?没有。人生毫无意义,正这么充满自嘲地胡思乱想时,房门被打开了。
是佣人吗。昴习以为常地等待被灌食物,却留意到不对劲的地方。来的人不是佣人。他忍耐着疼痛,努力一点一点地转动脑袋,看见了个赤发的邋遢男人。这是莱茵哈鲁特的父亲,当然曾经也是他的刀下魂。
「你是谁?」
满身酒气的男人,海因凯尔不客气地问道。昴当然没办法回答他,结果被揪住了脑袋。
「你瞧不起我!区区一个废人也瞧不起我!」
他把昴的头往墙上砸。不一会儿就撞破了头皮,汩汩地流出血。昴在疼痛里苦中作乐,心想要是这个成天只会坏事的老爹就这么把自己给弄死了也是件好事。但莱茵哈鲁特当然不可能让他这么做。等昴从疼痛的汪洋里冒头,海因凯尔的暴行已经被莱茵哈鲁特制止。
「我有话要问他。」
听见莱茵哈鲁特这么说,海因凯尔恶狠狠地瞪了昴一眼,却又显出几分瑟缩,畏惧着莱茵哈鲁特离开了。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拖后腿。莱茵哈鲁特养了一堆拖后腿的人。他没用的酒鬼父亲也好,有肮脏黑历史的罗姆爷也好,任性而又出身贫民窟的菲鲁特也好,全都在糟蹋『剑圣』的荣光。
当然,这不是昴需要操心的。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有对看似小心翼翼地给自己上药、实则最大限度扩大疼痛感的莱茵哈鲁特露出嗤笑。
你有何贵干?昴无声地问道。
莱茵哈鲁特的手故意抖了一下,疼得昴龇牙咧嘴,然后才用那双承载着愤怒与警惕的双眼注视着昴。
「菲利斯在哪里?」
菲利斯?这个名字让昴愣了一下,等莱茵哈鲁特提醒他是菲利克斯·阿盖尔后,昴才明白原来他指的是昴曾经的伙伴『青』。
看来他已经失踪了。那么白鲸战已经发生,艾米莉亚怎么样了呢?她能从培提尔其乌斯的试炼下幸存吗?昴好奇地不得了,却还得继续思考莱茵哈鲁特给出的问题,因为他一走神就会被对方敏锐地感知到,然后对昴的身体施加疼痛。
被人带走了吧。思考了前因后果后,昴选择将答案告诉他。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没能保护好友人的人,明明就是松懈了对白鲸的战斗的莱茵哈鲁特本人。
更何况最令人开心的是,昴能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崩坏。没有『青』莱茵哈鲁特根本无法阻止自己去死。看来希望已经近在咫尺了。
昴对死亡的气息特别敏感,果不其然,在莱茵因公事不得不离开时,他的身体迅速衰弱下去。很快就气若游丝,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天回光返照的时候,昴见到了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莱茵哈鲁特。他身上和往常一样没有丝毫伤痕,唯独衣服沾上了斑斑泥迹。莱茵哈鲁特也意识到昴就快死了吧。他一反常态地揪住了昴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脸和脸贴近到无法回避的距离,逼问道:
「是你吗?艾米莉亚大人是无法解决『强欲』的,真正出手的人是你……但是……」
但是我是大罪司教。怎么会有大罪司教杀死大罪司教呢。真是无知者的思考。昴竭尽全力挤出一抹与恶棍相符的扭曲笑容,在对方颜色大变前,猛地用头撞向莱茵哈鲁特。
不出意料,脑袋瞬间变得一片漆黑。他仿佛听见了生命断线的声音。

TBC.

*我要一口气把这个故事写掉(狂立FLAG)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