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昴莱】方便主义6

「小哥,要买凛果吗?」
熟悉的问话声传入耳朵,昴淡淡地抬起头,看向面前正抬手举着个鲜红水果的老板。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什么啊,等人就到一边去,别妨碍我生意!」
老板像赶苍蝇一样地挥手要把昴赶走。
原本按照昴胡来的个性应该会死缠烂打一番,他想起曾经干出的挫事,笑了笑就要往身旁的巷子里走时,忽然身后传来了骚动声。
侧身看过去,昴哑然地发现赤发青年正以字面意思的攀墙走壁的潇洒姿态从人群上方冲刺而来。那华丽而威猛的身姿让昴差点吓得落荒而逃。
「你干嘛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嗯,有点担心你先走了。」
飞身而下,屈膝落到昴眼前的青年边应付他的感慨,边随之露出清爽的笑容。
这个人还能有这种笑容啊,心也太大了吧。昴正那么想道,就发现对方——莱茵哈鲁特望向身旁的老板,并不掩饰眼底的审视之情。
被那如剑般锋利又经过岁月锻造得沉静的视线刺穿,就算是老板那样看上去威武凶悍的男人也满头大汗地挥手为自己澄清:
「我可没欺负你朋友啊。」
「谁是他朋友?」
「抱歉,你说错了。」
听见他的说法,昴毫不犹豫地挑眉。同时莱茵哈鲁特也做出类似的反应。
惊讶于自己胸口又开始翻滚的戾气,昴边体味着这份奇异的不快边抱起双臂,目光扫过满脸茫然的老板,转而看向引起周围骚动的罪魁祸首。
「喂,莱茵哈鲁特,带点凛果走吧。」
「嗯?原本就有这样的约定吧。」
虽然双方都心知肚明,昴最后留下那句话,只是为了提醒莱茵哈鲁特他醒来的位置,但莱茵哈鲁特眨了眨眼睛,爽快地答应了昴的要求,从摊上取了六个凛果交给老板结账。
老板稀里糊涂地算好账从莱茵哈鲁特手里接过金钱。昴从他递出的袋子中取出一个凛果,在袖子上擦了擦就一口咬了上去。
「喜欢吃凛果吗?」
「不,只是怀念而已。」
率先走入巷子,昴咽下嘴巴里的果肉回答莱茵哈鲁特的问题。他可没有奢侈到能把钱花在这种地方,平时虽然有摘过森林里的野果子,但味道和老板卖的是天上地下。
昴啃完果实正准备舔手指时,莱茵哈鲁特从旁好心地递出了手帕。擦去手指上的汁水,昴毫不掩饰脸上的厌弃,将手帕还给了他。
「定一个约定吧。」
「什么?」
「我告诉你解决『强欲』的方法,你帮我个忙。」
将自己唯一能用的底牌抛出,昴垂下眼帘看着朴素的地面。
结果还是被逼到了不得不告诉他的地步,这就是命运了吧。
昴曾经憎恨命运。
本应该获得死亡的他却重新回到起始点。本应该能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莱茵哈鲁特也跟着跑了回来。昴没有任何手段能应付他,也疲惫于和他纠缠不清。好不容易彻底从漩涡中脱离的昴,却又一次被卷入了莱茵哈鲁特的身侧。
但这次,昴已经没力气和他、和命运抗争,玩倔强的拼寿命游戏。
莱茵哈鲁特犹豫了下,没有表态,只是问道:
「……什么忙?」
「你帮我约菲利斯去救一个人……不,两个吧。」
呼出一口气,昴改变了措辞。既然保留有记忆,昴就要去回报恩情。已经无法重走的、充满遗憾的人生,要留下点什么的话,昴希望能像改变艾米莉亚的那样改变他们的命运。
莱茵哈鲁特意外地挑了下眉毛,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理解地点了点头。
「明白了,我答应你。」
他的动作让昴嗤之以鼻。但他也不是真的不快,只是见到莱茵哈鲁特后,心底就不断地有个念头在唆使昴要跟对方较劲。对于不怎么在意人际关系的昴而言,那是久违的新鲜体验,自然而然就放纵了。
穿过王都弯弯曲曲、恍如迷宫般让感觉麻木的巷子,不知不觉带路人就从昴变成了莱茵哈鲁特。
「比我想象中还不熟悉呢。」
「几十年没有走过的地方,就算是从小住在这里的人也很难搞清楚方向吧。何况我不是这边的人。」
「水果摊前就是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吗。」
「这个嘛……」
被莱茵哈鲁特的声音引导,快要陷入沉思的前一瞬间昴皱起眉,及时踩下了刹车:
「你什么意思?说过没有跟你聊家常的意思了吧。等你帮我找了菲利斯,我告诉你雷古勒斯的权能破解方法,咱们就一拍两散。」
「你要去到哪里?已经没有你能呆的地方了吧。」
「这种事、不需要你来提醒。」
思绪完全没有绕弯,莱茵哈鲁特率直到可憎地点出了昴的处境。无论在哪里,生活了多久,那些地方也都不是现在的昴能回去的。
一想到这点,安静地沉睡在昴胸口的寂寥感就泛起波纹,逐渐涌动的浪潮仿佛要吞噬他的立足点般起伏。他不想变回那个不被人在意的幽灵。昴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朝另一条路走去。
眼前一晃,原本还在身后的莱茵哈鲁特已经伸出手臂拦在昴的眼前。
「要去哪里?」
「我没有要跟你去贫民窟的意义吧。说到底,根本就没有和你一起行动的必要。就算我去了,也只会拖你后腿吧。不如随便找家店坐下来轻松。」
「如果刚刚的话冒犯到你,我为之道歉。」
用真诚的表情表达歉意,莱茵哈鲁特的态度却完全起了反作用,一口气将昴心底的怒火全都点燃。
「你有什么需要道歉的?确实没有我能呆的地方。活了半辈子却落得你一句话就能把一切都毁掉的程度,我这种人的人生不是可笑到都能让人笑掉大牙了吗!到头来无论何时何地,你说的不全都是到死都很正确的正论吗!」
心脏猛烈地跳动,仿佛听见了剧烈的耳鸣。双腿不由自主地打颤,发软到随时会跌坐在地上。昴告诉自己他早已不是那个无能没用的家伙,却还是控制不住体内那奔腾的洪流。
像是有手穿过肚皮揪住内脏,无法名状的恶心感让昴将身体倒向一边,靠着墙干呕出来。
那不光是对莱茵哈鲁特的愤怒,还是足以碾磨灵魂的恐惧。昴不想被重新卷入这边的事件中,再怎么奋力挣扎,他也看不见希望和曙光。
但莱茵哈鲁特会错了他的意思。
「你、还在嫉恨我吗?」
如此,用平稳到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问道。
就连逃避都不被允许,只是单纯的问话都让昴感觉眉心被剑刃抵住了般。莱茵哈鲁特能摧毁掉昴的未来,即使昴拥有『死亡回归』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何况为了换取和对方商谈的机会,昴已经将自己的起始点告诉了对方,要想生生世世关押昴,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所以昴没有任何办法。在莱茵哈鲁特面前他总是束手无策,也因此——
「只是不甘心而已。是对你的迁怒。」
昴痛恨着支配自己的恶质命运。
「因为我没办法改变命运。无论试了多少次,无论用什么办法,那未来都如同磐石一样无法动摇。我憎恨着它。我憎恨着不给我机会的神。」
将胸口翻腾的污浊感情注入话语,昴用泛有血丝的眼睛盯住莱茵哈鲁特。对方如剑般坚硬而顽固的气势里混入了些微的动摇。那几不可见的松动加深了昴心间的讽刺感。
「但对你来说不是的。你拥有选择的机会,你是被神爱戴的家伙。你能轻而易举地踢开我死都爬不过去的巨石。你是我无法反抗的、命运的化身。」
回想尚且残留在脑袋里的、至今为止的所有片段,昴自嘲地扯动嘴角想要拉出个笑容。但他失败了。根本笑不出来,甚至有哭的冲动。
然而,昴不想也不能放纵自己的软弱,至少在莱茵哈鲁特面前他决不能软弱。
「我嫉恨你又怎样?痛揍我吗!囚禁我吗!还是说终于决定要杀了我?」
「————」
「来啊,我不怕你!」
对昴来说,确定与莱茵哈鲁特不死不休的那一瞬间,他几乎绝望到了谷底。
没有任何手段能撼动莱茵哈鲁特的强大,这点昴早就心知肚明。所以他只能像个卑鄙小人,用尽浑身解数去惹怒对方,然后逃进名为死亡的安魂地里,逃开来自莱茵哈鲁特的怒火。
但当『死亡回归』也抛弃了昴以后,他就没办法逃跑了。那之后就要作为成全莱茵哈鲁特英勇事迹的方便道具被使用了吗。昴不甘心。
他能忍受死亡的疼痛,能一遍又一遍地自裁,可那全是为了昴想要的未来,而不是去给别人做嫁衣!
此刻,昴感觉自己确实踩在了分水岭上。
将积郁的感情全都咆哮而出,将无谓的恐惧从身体里驱赶出来,第一次直面莱茵哈鲁特的锋芒的他,就算此刻被对方杀死,也会有新的力量扎根在灵魂里,支撑住昴。
然而——
「……我不该相信你。」
莱茵哈鲁特垂下眼帘,敛去了眼底的锋芒。
对方主动撤销敌意这件事让昴的毅力顿时无处发泄,变得萎靡起来。他无能为力地任凭空虚在体内乱窜,听见莱茵哈鲁特说:
「我不可能放任你胡乱跑到别的地方去。」
「所以?」
「原本是希望你能住在我家,但我想……只要你答应我随时保持联络,应该能放你去别的地方。」
尽管莱茵哈鲁特犹豫了一瞬间,但之后他的语气无比平稳,就像是早就做好决定了一样。和自己一样,他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昴情不自禁地想道。然后他呼出一口气,接上莱茵哈鲁特的话:
「也就是说,你愿意保释我?我的表现还没好到让你心软的程度吧。」
「不知道保释是什么意思,不过——」
正视着昴的蓝色眼瞳有着包容万物般的宽广与透彻。但那份经过洗练的豁达背后也隐藏有足够刺穿人外表的锐利。
被锋芒所笼罩,被他审视着,昴不自觉地挺起脊背。他惊讶于自己胸口那不服输的较劲感觉,又莫名有点享受,要说为什么的话——
「不是心软,只是想看你再一次、对命运发起挑战。只是这样而已。」
是了,这一刻,昴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上莱茵哈鲁特是比任何人都接近自己的存在。
他肯定能大致描绘出昴的人生。
这让昴感到浑身不舒坦,恶心,烦躁,焦虑,厌烦。所有负面的词汇都仿佛像蚂蚁一样在他身上爬动,却掩盖不了自内心最深处涌出的呼唤。
——他看着你。
不是像个幽灵被排斥在世界之外,不会被避开而是介入昴的人生,就算是以最差劲、最让人讨厌和愤怒的方式,莱茵哈鲁特现在站在昴的面前。
然后,他说他相信昴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品味着胸口翻滚的感情,昴眯起了眼睛。
他依稀能明白自己要做一件很糊涂的事。既然莱茵哈鲁特说愿意放手,那远离这一切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才是昴应该把握住的。然而——
就那么逃避的话,此刻萦绕于心的感情就会消失。昴无法忍受这点。
他是个贪婪的家伙,一旦尝到了甜头就不想要放手。而为了拢住这份虚无缥缈的感情,他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白痴吗。我又不是你,我这种人只会让事情变得一团糟而已。」
「那是……」
「你说过,你希望我住到你家?」
打断莱茵哈鲁特要婉言规劝的话语,昴扯了扯嘴角,努力表现出友好的样子。
他说:
「——这句话还算数吗?」

TBC.

*比较短小咳咳。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