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昴莱】方便主义7

莱茵哈鲁特感受着身边人的气息。
很淡,非常薄弱,仿佛稍微一不留神就会消失一样。那是长时间与世隔绝压抑自我的人身上会出现的寂寥和空虚。
呼吸的方式,走路的步调,处事的态度,跟最初见面的时候相比发生了太多不同。那全都是因为上个世界的经历而产生的变化吧。让他生活在普通人里也未必是件坏事。莱茵哈鲁特心想。
唯独刚刚朝自己痛诉的瞬间,莱茵哈鲁特才在他身上找到一星半点过去的影子。
倔强、执拗,尽管没有反抗的能力却又不肯服输。
假如他没有犯下滔天大罪,那个人恐怕也是为莱茵哈鲁特所尊敬的。
造化弄人。总是被那个人挂在嘴上的「命运」一词浮现在莱茵哈鲁特的脑海里。
曾经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懂得那个人嫉妒自己、想要成为自己的理由,现在却似乎捕捉到了些许踪迹。那是因为对力量的求之不得。无论如何都无法抵达,无法实现的遥远的梦,殷切渴望着为了让它降临所需要的力量,结果走向了疯狂。
然而,那个人未免太高估莱茵哈鲁特了。就算是他,也有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也得屈服于命运的掌控。
——上个世界,我并不期望你的死。
莱茵哈鲁特想澄清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正是那场灾厄最大的推手。既然导致那个人再度被命运枷锁缠身,被卷入这一事件的人是自己。莱茵哈鲁特认为他有义务要看好他,起码不要让他沦落到不得不杀人,不得不被杀的困境里。
如果被他拒绝的话,自己也没办法强求。但意外的是,毫不掩饰自身厌恶的他却以痉挛般扭曲的笑容,强颜欢笑着答应留下。
到底在思考什么呢,莱茵哈鲁特不得不承认,无论有多少了解,对方都是自己无法理解的存在。
然而,与此同时能确定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无论如何,他还有改变的余地。只要这份余地没有消失,只要他还希望改变,那莱茵哈鲁特愿意给他机会。
善人堕落成恶人需要多少时间呢。恶人改头换面又需要多少时间呢。人类是脆弱而善变的生物,无论多少次直面这点时,莱茵哈鲁特都感到无比悲伤。尤其是每每发现对方的改变很可能与自己有关时。
「————」
无论脑海里转过怎样的思绪,莱茵哈鲁特也没有将它表露出来。留意着身边的动静,他重新思考之后会发生的事件。
说实话,只要与『强欲』大罪司教有过一战,之后遇到再如何麻烦的敌人,莱茵哈鲁特也不会觉得心灰意冷。
『猎肠者』艾尔莎·格兰希尔特的回复力虽然高强,莱茵哈鲁特自身的剑力却足以抑制对方的回复力。既然知道对方是犹如神殿骑士般倍受『祝福』的存在,莱茵哈鲁特不觉得自己会错失斩杀她的机会。
问题在于、时机。
「菲鲁特是王选候选人。」
「啊、嗯。」
惊讶于那个人突然的话语,莱茵哈鲁特顿了顿抬起的脚步。若无其事地继续行走后,他侧目问道:
「怎么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我……」
那个人所说的,正是莱茵哈鲁特所考虑的问题。
原本没有考虑必要的他,眼前被摆上了别的选项,不由地踌躇起来。
而发现了他的踌躇,那个人露出了冰冷的嗤笑。
「你不应该犹豫的吧。」
「那是……」
「既然已经了解到艾尔莎的存在,你应该能漂亮地解决问题才对。不,不该这么说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
看着因为不知该如何选择措辞而垂下眼帘,焦虑地用手捂住额头的他,莱茵哈鲁特平静地阻止了他的无用功。
问题很简单。莱茵哈鲁特知道了艾尔莎的存在,那他理应现在就直接将她除掉。这也是莱茵哈鲁特曾经的做法。然而——
「你想说的是……救命恩情。」
事实上,无论哪个世界里,莱茵哈鲁特与菲鲁特的关系都并不融洽。对于那位大人而言,莱茵哈鲁特是出现在卫兵值班室,以王选扰乱了她的人生,还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她的恶人。所以上个世界他们之间的关系才会恶化到近乎决裂的程度。
莱茵哈鲁特为此感到痛苦,却也束手无策。但此时他不可避免地想。假如他和菲鲁特的初见并不是在卫兵值班室呢。假如他们的初遇变得更加美好,有没有可能获得菲鲁特的信赖。
这个可能性束缚住了莱茵哈鲁特的手脚。
莱茵哈鲁特是救了菲鲁特,但菲鲁特被艾尔莎杀死的未来,是在已经消失于时间回溯中的世界里发生的。莱茵哈鲁特本不会在意有没有人知晓这点,但他看见了可能性。一旦看见,人就无法移开视线。
「白痴一样。」
那个人唾弃地说道。
「怎么这样……」
「想做就去做,不想做就不做。居然被这种无聊的事情绊到,真难看。」
「那你就先在这里等我。」
莱茵哈鲁特下定决心。
他没办法做出放任主君陷入险境,之后又大义凌然地出现,救人于危难的事。让昴在一个无人的废墟里藏身,莱茵哈鲁特毫无踟蹰地穿梭在小巷里寻找艾尔莎的踪迹。
他的运气一贯很好,没花去多少时间就找到了艾尔莎。那位女性漫无目的地随处游走,莱茵哈鲁特抢走她的武器,反手夺取了她的性命。
需要用多大的力气挥剑,应该做到什么程度。这种原本有些难以斟酌的事情,经过时间回溯就能轻易掌控住。对总是苦恼于自身力量的莱茵哈鲁特来说,那个人的能力也是实用而可靠的东西。假如不是以死亡为契机,他说不定会在危机时寻求对方的帮助。
叹了口气,将心里的感慨撇去,莱茵哈鲁特朝那个人所在的建筑走去,就在快要到的时候——
「——请问、你有看见过一个金发的小姑娘吗?」
银铃般悦耳美妙的声音传入耳朵,莱茵哈鲁特下意识加快脚步轻轻跃上了废墟的窗户,从那里恰好能看见正对自己的那个人,以及与他面对面的银发少女的后背。
艾米莉亚,莱茵哈鲁特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已经是数十年没接触过的人了。不过那份音容相貌依然无比鲜明,同时让他不禁皱眉的是那个人看向对方的目光。
——你不是因为艾米莉亚大人和魔女长得很像才过去的吗?
曾经,那个人问自己他为什么要将功劳转让给艾米莉亚时,莱茵哈鲁特给出的是这样的回答。那也确实是他的观点。
然而此时此刻,莱茵哈鲁特意识到自己错了。
那个人望向对方的目光里有怀念,有亲近,甚至可以说是有爱慕,却真真正正地注视着艾米莉亚本人,没有半分游弋。
「如果偷了你的东西,她也许去了贫民窟最南面……那里有个销赃的地方。」
「谢谢。」
得到回答后,艾米莉亚露出喜悦的神情与他告别。直到对方消失都挥着手臂,那个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寂寥。
莱茵哈鲁特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个人帮助艾米莉亚大人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只是因为喜欢。他喜欢着艾米莉亚这个人,所以才想为她做事。
「你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她……或者说,自认为是为了她。」
「没想到你还有偷听的兴趣呐,『剑圣』先生。」
听见他的声音,那个人露出厌烦的神情。
莱茵哈鲁特歉意地垂下脑袋,然后从窗口跃下来到他面前,苦笑着说道:
「能别那么称呼我吗,实在是难以承受。」
「那要怎么称呼?莱茵哈鲁特?别了吧,搞得好像是好朋友一样。」
是这样的吗。莱茵哈鲁特脑袋上冒出个问号。但他不打算深究,只是突然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继续叫『傲慢』吧。」
「啊?哦……叫我昴先生,谢谢。」
「那么,昴,之后我要去接菲鲁特大人,你是跟着我还是结束后我去找你?」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莱茵哈鲁特将他的强调完全无视,轻松拉近关系的做法让昴皱起眉,加深厌烦地摆了摆手。
「知道了。我也不想插手你的事,在外面等你好了。」
「嗯,那么就去卫兵值班室吧。」
点了点头,莱茵哈鲁特转身带路,昴以散漫的姿态走在他身后。就在跨出废墟门框的瞬间,莱茵哈鲁特听见了微弱的声音。
「现在你知道了吧……」
「什么?」
莱茵哈鲁特止住脚步,只侧过脸去看身后的人。
「我打从心底支持的是艾米莉亚。」
昴将脸歪向一边如此说道。总是没精打采拉拢下来的眼睛,这次却是因为真的无力而松垮。
那和他口中所说的话语,就感情层面完全不相符。莱茵哈鲁特惊讶地挑了下眉毛,然后点点头。
「确实,在立场上你是我的敌人。你也曾经为了帮艾米莉亚大人上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毁掉了我的友人们。我没办法说自己能原谅你。但是,你也为了那位大人,除掉了笼罩世界的阴霾。只要不再重复错误,我认为你对那位大人的热情并不是错误,只是——」
「只是?」
「为什么是那位大人呢?」
如果那是因为福音的缘故,那背后可能存在别的推手。莱茵哈鲁特一瞬间产生了怀疑,然而——
「因为她救了我,从混混手中。所以我想救她。」
「竟是……如此……」
昴的回答却比别的假设更令人感慨万千,也难以接受。
莱茵哈鲁特知道昴一不小心就有被混混袭击甚至杀死的可能。对方不是鲁古尼卡、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毫无防备地突然迎接恶意,无论是谁都难以对这个地方产生好感。
假如昴没有被拯救,就那样惨遭混混杀害,又或者拯救他的不是艾米莉亚大人,而是别的好心人,恐怕他就能过上和上个世界一样,不,远比那更好的人生了吧。
再更直接地说,假如当初莱茵哈鲁特有路过那里,有拯救在王都陷入危机的昴,那一切就会变成另外的模样。
即使是休假,莱茵哈鲁特也不给自己休息。他奉行有能力者应该多劳的法则,尽心尽力地进行王都的巡视。他被无数人夸赞,被称为『骑士中的骑士』,但结果就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他都没能救到最需要被拯救的人。
明明应该听到求助者的呼声。明明应该对无助者伸出援手。莱茵哈鲁特却没能做到,或者说,迟了太久才做到这点。
「对不起。」
「干嘛道歉?」
「身为王城的守卫者,却让你陷入了那样的绝境,不止如此,在艾尔莎的事件上也一样。没能及时出面,那是我的无德。」
他的道歉让昴憎恶地咬牙,但没有口出狂言,昴只是烦躁地移开视线。
「你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我也没有因为你的迟来而恨你。」
「即便如此,依然让你和艾米莉亚大人遭遇如此不幸。」
「不幸……?」
「那场意外的遭遇,无论是对你,还是对艾米莉亚大人,都是种不幸吧。」
莱茵哈鲁特悲哀地说道。
他终于发现了命运的起点,让这个人彻底堕落的源头。
听见了莱茵哈鲁特的话,昴快步拉近距离,无视身高差去扯他的领子。
「确实对艾米莉亚来说,遇见我大概是她最大的不幸,但是,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你以为你知道什么!」
莱茵哈鲁特放任他揪住自己的衣领,看他那见面起就感情寡淡的脸因感情扭曲,变得狰狞,听他口气粗暴而凶狠地如此嘶吼。
感觉就像是变回了人类一样。那就是维持着这个人的感情。
「别用这种表情看我!我是幸运的!我是幸福的!只有这点,不准你否定它!」
粗鲁地喘着气,昴甩下揪住他领子的手。像是要从莱茵哈鲁特的视线里逃开般朝左下方看去。
「不要……否定我的人生……」
最终,只有宛如呢喃般的声音黯然响起。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