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方便主义17

「在、在和谁联络呢?」
旁边勤勉耐劳的灰发人转过头来问。
昴笑得弯起眼睛,嘴上却一点都不温柔地说:
「关你什么事,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
「怎么就不关我事!是要去打『暴食』耶!那个魔女教的大罪司教!」
「什么啦,就那么喜欢偷听别人的私密聊天吗?」
发现对方直指问题核心后,昴收好对话镜,第一次看向被他强迫要求调整龙车的灰发青年。
对方边跳脚,边说:「一点也不私密!而且执行者之一也算上我了吧?为什么啊!」
「因为能用的家伙就要全部用上,这是我一贯的主张啊。是通往成功的桥梁哦。」
昴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那么,拜托你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吧?」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知我能力的,但姑且是安排妥当了……话虽如此,我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明你的智商和我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知道智商是什么,但这话总感觉很讨厌!」
青年愁眉苦脸地示意昴坐上最后留下的龙车,带他离开了魔女教徒的基地。
别的龙车应该会跑上一圈后重新回到这个基地吧。
通过上次的经验,昴知道没必要用龙车分散『暴食』的注意力,对方必然会追寻瘴气找上自己。不过,若是毫无准备,或许会诱发新变动,所以干脆利用这个方便的家伙,让他和地龙沟通,让它们转上一圈再回来。
「那个……」
思绪被青年怯生生的声音打断了。
昴用那双万年不改凶恶之色的眼睛瞪了回去。
「说闲话可饶不了你。」
「要去讨伐恶棍的为什么也是恶棍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虽然知道自己是顶天立地的人渣,不过既然是去讨伐恶棍,那这次我也算是握住正义女神的小手了吧?」
故意伸出右手做出亲吻的姿态,昴的脸上浮现出与吻手礼完全不相称的猥亵笑容。看见他这幅样子,青年摸了摸胳膊,哆嗦道:
「这种说法好恶……」
「想死吗?」
「不,等等……啊,我是想问,对话镜另一边是谁来着。起码把合作对象的身份告诉我吧?我不想一无所知地死去啊!」
闻言,昴前倾身体微微向右转动,左手手肘搁在膝盖上,手掌托住脑袋,那样以饶有兴致的微笑看向驾车的青年。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完全不知道。」
「如此无知,就算不知道合作伙伴是谁也ok吧?」
昴弯起眼睛笑。
对方愣了愣,吐出一口气。说着「说的也是」的他,脸上好像有些寂寞地笑着。
「如果能活下来,可以帮我个忙吗?」
「我可是把你解放的救命恩人哦?」
「可以借我钱吗,恩人先生?」
——就算成功逃跑了,我也欠了很大一笔债务,结果到哪里都走投无路。
是这个吗。昴微微眯起眼睛。
「我看起来像个有钱的好人?」
「的确,眼睛看起来很坏,说话也很没礼貌——」
「欠揍吗?」昴不爽地打断他。
青年笑了笑继续说:「但我除了拜托你,已经没有别的路了。所以,做个交易吧。」
话语传到耳中的下一秒,听到了敌人追击过来的声音。
「居然这么快吗!」青年的表情瞬间崩坏了。
走投无路的样子竟令人颇为愉快。
所以昴开怀大笑,从座位上站起来。
「好啊,不过不是我。告诉你那合作伙伴的身份吧。不是别人,正是对谁都会提供帮助,对恶魔也会伸出手的——这世界最大的老好人,被称为『骑士中的骑士』的家伙。」
「……咦咦咦咦咦!???」
抛下面露惊悚之色的奥托,昴翻身跳进后车厢内。原本理应空无一人的车厢,不知何时伫立了一位红发的青年。那处于昏暗之地也依然耀眼的身子,让昴不快地眯细了眼睛。
对方应该清楚看出他那份不悦的,但依然微笑着举起一只手打招呼。
「你居然这么介绍我吗?」
「不是很好吗。来点惊险刺激的。」
「你真是个差劲的人呢,昴。」
青年——以极限速度赶来的莱茵哈鲁特将头转向下一个敌人的位置。
已经能看见那迎风疾驰的矮小身影。
「这种御风的方式,在技巧上『强欲』和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是储存了百年来所有才能者的万能。攻击、防御、技巧均是顶尖,即使利用人海战术也堆不死的怪物。」昴弯起嘴角,「但这并不是全部,最令人恶心的是——」
「分身吗。在与白鲸战斗时也看见过这样的能力。」
白鲸也有啊。昴歪了下头,看莱茵哈鲁特那张严肃的脸孔,微微皱眉。
「怎么了呀。对你而言不是那么棘手的吧。」
「刚刚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说着『那可不是靠你一人之力能解决的』的人到底是谁呀。」
「啧,别烦。按计划行事吧。」
「——如你所愿。」
听到莱茵哈鲁特那美妙的嗓音,昴加重了眉间的皱纹。这种装模作样的话语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哪怕昴清楚,对方本意是希望自己放下心来,但依然打从心底对这股自信感到厌恶。
莱茵哈鲁特对他笑了笑,径自从龙车一跃而出,挥舞早在车里就拔出的剑,朝对方轻轻挥下。
那如闪电、如阳光般清澈洗练的一剑,不可能有任何人能挡下。任谁看见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就连已经知道结局的昴都不例外。
无论何时看见他挥剑,心里都会烙下格外强烈的酸楚。
不想承认,不愿意承认。
这就是自己所崇拜所羡慕所憧憬的一切。
他用手指擦过眼睑,那里干涸得没有眼泪。昴透过指缝,见证了电光火石间发生的战斗。他们碰撞在一起,然后彼此交错。
「喂,准备按计划行事。」
昴敲敲车的板子,前面驾车的青年发出「知道了!」的叫喊声作为回应。龙车猛地一个掉头,朝来时的路冲了过去。
『暴食』的能力之一,分身。
出现在场上的,容貌不同、身材不同、神情不同的三人,毫无疑问是一体,但又并非一人。莱伊,罗伊和路伊,三者合一是『暴食』,分开也是『暴食』。
视白鲸为宠物来操控育成的,莱伊。
容纳了无数才能者的技艺的,罗伊。
可以吸收一切冲击和斩击的,路伊。
不管怎么看都是最惹人生厌的组合,当初昴是依靠梅丽的魔兽牵制路伊,艾尔莎与罗伊刀刀换血,让梅扎斯直接轰杀莱伊的。但现在人手不足,力量不够,想要解决他们根本是天方夜谭。
然而,重来一次也有好处,知道了当时也不知道的事情。
确实,他们是成熟的三位一体,本体可以在任意一人体内,并且可以自行转移。但是,他们也是及其卑劣的三位一体。
「绝对会被对方撕裂的,记得跳车!」
「……啊,我知道。」
昴没有错过对方神情里的沉痛,但已经没有时间去追究。龙车笔直朝着罗伊撞了过去,就算是他也没办法靠肉体来承受地龙的冲击。因此视线的余光里可以清楚看见路伊行动了起来。
——多么卑劣啊。
——『本体』无论何时都是处在不危险的位置上,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别的『自己』身处险境。
昴从龙车上一跃而下,承受落地的冲击在地上翻滚间,对站在原地不动的莱伊伸出手。
「——纱幕!」
曾经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被路伊积极营救的那个才是『本体』。但结果怎么也无法打败对方,只是看着他们不断变化,不断苏生。
现在已经懂得了抉择的方法。
漆黑的雾笼罩了视野。
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全都被剥夺,让人感觉身体都仿佛要融化的这一魔法,是昴最讨厌的魔法之一。
他不擅长魔法,这种低级的魔法根本困不住对方。所以,莱伊才会心安理得地驱散魔法,而不是转移『本体』到搞不清楚具体状况的龙车那里。
这一刻的判断偏差,就决定了一切。
尽管纱幕根本困不住对方,但能干扰他对玛那的感知。因此莱伊无法察觉到,大气中将一切玛那尽数抽走,霸道地横扫一空的力量。
那股剑势凌空斩下,撕裂了空气,树木,大地,以及碰触到的一切。
「成功了吗……!?」
昴拔腿朝翻倒的龙车跑去。完全裂开的车厢,地龙的血液流得满地都是。除此以外令人瞩目的就是犹如断电,犹如心脏麻痹般,死不瞑目瞪大眼睛的两个『暴食』。
解决掉了。借助龙车和纱幕魔法,实施遮蔽视野的计划,利用对方的麻痹大意,毫不留情发起的先手攻击。虽然是不起眼的齿轮,但全都嵌在了一起。
把握现场情况,了解敌人信息,事前制定计划,宛如渔夫收网般扯动布下的丝。对『死亡回归』的灵活应用,这份力量才是自己得以毁灭王国的利器。
相隔数十年,不,说不定有上百年了吧。昴重新被唤起了这份实感。他捏了捏拳头,感受到从掌心里溢出的力量。依靠这份力量的话——
——做不到呢。
真惹人生气。假如他和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直接去死,结果只会让莱茵哈鲁特冲过来调查情况。
『剑圣』一来,自己之后就毫无用武之地。既做不了恶也帮不到人,除了忍受心底的空虚外别无他法。那样跟能力被封印了有什么区别。越想越火大,昴不禁啧嘴。
亲爱的莎缇拉,既然『死亡回归』是你宠爱的体现,就不能再宠我一点,把那个多余的男人踢出循环的队列吗。昴在心底如此祈祷,发现之前那个灰发青年走过来,蹲在已经奄奄一息的地龙身旁,用手指抚摸那粗糙的鳞片。
「一直以来辛苦了。」
「它做得很好——干嘛哭啊。」
看到青年的脸颊上滑落泪水,昴缩了下肩膀,不由感到为难。莱茵哈鲁特收剑走到他身边,拿拳头轻轻敲了下他的肩膀,说:
「昴,太差劲了。」
「我又没有要求他这么做……!」
自己没有错。
没有丝毫隐瞒,与莱茵哈鲁特的对话,相关的战术讨论,对方都在旁边。也在告知执行策略的同时,声明了战斗情况。
在了解到战斗是多么危险的情况下,在了解到地龙会九死一生的情况下,依然选择带着它一起来。这是青年自己的错。
「……你无法理解这份感情吗。」
对不快地弯下嘴角、皱起眉的昴,莱茵哈鲁特压低声音说道。
尽管还不明白他在意指什么,但这不影响昴直接讽刺过去:
「你的角色设定可不适合这样的发言耶。」
「我并非不懂人情的怪物……在这方面,也许比起你更懂一些。」
「哦?那我就洗耳恭听你的指教咯。」
「因为是生死关头,所以人更希望和自己最信任的人在一起。黄泉路上,若是有志同道合者作伴,也算不枉此生了吧。」
「这不是白痴吗,死的话只要死一个就够了。多上一个都是亏本。」
昴冷笑着看向莱茵哈鲁特,却发现他脸上浮现些许寂寞的表情。
「不是吧……你是认真的吗。你也是、这么想的?」
「……这是我的愿望。」
脑海里划过一丝灵光。
是吗,对他而言,是相反的意思。
不是想要有人与他同行,而是希望自己能陪伴朋友走完黄泉路。
这是总是被孤身一人留下,没办法舍弃职责,最强的英雄所做的,无可救药的梦。
他不会死。
只要还有人需要,就会活过来。
即使是『死亡回归』这种违背常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能追上来。
被世界宠爱到足以突破原本预定的规则,是犹如高悬于空的太阳般不依靠任何人,独自就能发光发热照亮万物的存在。
渺小的人可以死,但太阳不能熄灭。这样理所应当的定理,对他而言是过于沉重的枷锁吧。
可以齐欢笑,却做不到共患难。
生死与共的豪情,是永远抓不住的奢望。
——这点、不和自己一样吗。
昴从鼻子里喷出冷笑的气息,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愿望之类的,大多是无法实现的东西哦。」
「是呢,听得让人非常难过。」
莱茵哈鲁特抛下他,朝灰发青年走去。
「我知道无论什么都无法填补你心中的伤痛,但如果可以请让我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助你吧。」
温柔的话语,真诚的笑容,率直的感情。
即使是黑暗绝望中的人,也能从他的身上找到光。
这就是英雄的姿态。
昴靠在龙车的框架上,抱起手臂看莱茵哈鲁特蹲下朝抱住地龙的青年伸出手。
多么美丽,就像一幅画一样。
「——!」
然后他发现了在画的下方蠕动的黑影。
不可能。应该杀掉了。本体已死,分身应该也会停止心跳,然后融化成虚无的碎片。但是,为什么他的手还在,还能动……!
昴的眼前掠过纠缠不休的培提尔其乌斯,掠过拼死挣扎到最后的普通人,最终与眼前流淌着黑色细沙般的手重合了。
死了以后还能靠意志行动的世界——何等不合理!
已经在崩溃却依然前进的手朝着莱茵哈鲁特的后背摸去。
是偷袭。
要是让这只手碰到的话——
要是让他夺走了的话——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忘记才好,明明让他被忘记才好。不知多少次祈求那双眼睛永远地闭上。明明是应当让人感到喜悦的展开,为什么——
——胸口燃烧的愤怒怎么都无法熄灭呢。
「莱茵哈鲁特……!」
那之后发生的事,就好像慢动作一样。
听见呼唤后微微转动的脑袋也好。
朝自己看过来的美丽蓝色眼瞳也好。
那惹人憎恶的脸上浮现出的微笑也好。
——以及,刹那间被剑光斩断,在空中飞起的手掌也好。
全都让干涸的心感受到了冲击。
被震撼了。
那是让匆匆奔跑起来的身体都不禁停下脚步,浑身紧绷的肌肉陡然松懈下来的,安心感。
「……你感知到了吗。。」
明知对方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存在,为什么刚刚自己居然会为他担心起来了呢。
莱茵哈鲁特收起剑。
「因为我有不会遭到偷袭的加护。」
「哈,哈哈!是啊,我居然忘了——」
「——我很高兴哦,昴。我从来没想过会被人担心,特别这人是你。」
抛下依然沉浸在震撼中的昴,莱茵哈鲁特转身对愣在原地的青年交代事情了。
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吧。
安置基地里藏起来的新娘们也好。讨伐对现状一无所知,还在准备试炼的『怠惰』也好。还有,对白鲸讨伐战伸出援手也好。
这些全都需要莱茵哈鲁特来处理。
他能处理好。他必须能处理好。否则就将背负极大的压力。无论是外界舆论也好,还是那颗心灵。
莱茵哈鲁特来到一动不动的昴的面前。
「昴,我要去那里了。你带这位先生去安顿下来,不必等我直接回王都吧。」
「————」
「白鲸也好,『暴食』担当的大罪司教也好,我都会处理好的。一定会让艾米莉亚大人平安地回到大森林去,这是你最大的心愿吧?」
「————」
搞什么啊,好气人。
说实话,根本不想管他的事情。莱茵哈鲁特遇到什么麻烦根本和自己无关。但是,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能摆出一副「我已经安排妥当,不用担心」的样子,像这样滔滔不绝地决定之后的事情啊。
不是早就品尝过自己的无力,不是宁愿放弃记忆也不愿意插手白鲸战了吗。现在又开始逞强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么就怀着这份对我的憎恶,相信我吧。
说什么相信啊。说什么我会处理的啊。说什么我很高兴啊。真让人作呕。
「昴?」
「——我要和你一起去。」
胸口抑制不住的愤怒灼烧着自己。
干脆,连这多余的理智也一起烧掉吧。
不甘心、憎恶感、嫉妒心、毁灭欲。
许许多多的感情仿佛干柴一样被抛入了内心的火炉里。只有对那份愤怒没有变化。只有这份无可救药的愤怒在拼命寻找突破口。
「他也不是小孩子了,去王都用不着我当保姆吧。」
「吵架别把我牵扯进来啊!从这里走到街道的方式我也是心知肚明的!」
听见青年大喊大叫的声音,昴歪了下头摊开双手,向莱茵哈鲁特像是说着「如何?」般地无声发问。
对方愣了愣,露出为难的神情。
「等一下,我没有要将你扯进来的打算。这是我的事情,应该由我了断——」
「去他妈你的事情!」
昴难得粗鲁的话语让莱茵哈鲁特哑然。趁着他发愣的时机,昴朝他踏出一步——
「莱茵哈鲁特,我说过的吧。你不可能救到他们,而没有你他们绝不可能赢。」
两步——
「当你拔尖出鞘,白鲸就死定了,同时,他们长久以来做的梦也死了。」
三步——
朝着那哑口无言的家伙进发,然后仰头看向那张可憎的脸。
「所以,要反过来思考。」
「什么意思……?」
「你不要拔剑就好了。」
「不挥剑让他们战胜白鲸……不,是让我去保护他们吗?做不到的,你或许不知道白鲸究竟是多么庞大的存在。如果不主动去杀,我在它的杀伤威力面前也是无力的。」
「做得到的——」
昴坚决地打断了莱茵哈鲁特的劝解。
关于白鲸的情报全都在脑袋里汇聚,彼此拼接,寻找可以利用的一切。
然后,引导出唯一的结果。
足以影响局势,改变命运,带来逆转的王牌。
不是有的吗,非常简单,过于单纯的。
「——做得到的。」
昴重复道,望进莱茵哈鲁特的眼睛。
那里映着只有昴能利用的武器。
「因为,这次你有我。」
那双犹如苍穹般的眼睛睁大了。
眼里,昴歪着嘴角,恶作剧似地笑着。

TBC.

*我,真的,好想,开,新坑……!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