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32

32

「只是十五分钟的路吧?走过去就好了。」
这么敷衍尤里关于驾驶龙车前往梅扎斯边境伯宅邸的提议,昴只带着菲利斯行走在被森林包围的田径上。还在和尤里吵架吗,听见菲利斯这种疑问,昴意外地发现自己没办法坦率地回答。
那家伙是敏锐又死脑筋,聪慧而多情的混蛋。如果没被卖作奴隶,肯定是昴最讨厌的类型。只要是人就多少会有缺陷,会有无法挺胸抬头面对的缺憾。像英雄那样的怪胎另当别论。尤里的缺点让昴体味到安心。
那是个为了活下去能生吃人肉的家伙。只要勒紧脖子上的缰绳,让他时刻铭记背叛的代价只有死亡,尤里就不会背叛自己。之前昴一直那么相信着。所以,他越是渴望生存,被杀时才显得格外悲惨令人心动。但现实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尤里对自己有了微弱的反对意见。尽管他不会强硬地改变昴的决意,却会在昴还处于思考阶段时就介入,进行劝说。偏偏对方对自己是了解多到吓人,不由自主地心就偏向那一边了。这让昴感到很不舒服。
自从当初在王都为了艾米莉亚不顾一切,舍弃逃跑的选项后,昴就没有后路了。然而尤里却拉住昴的手,不断说「再看一看吧,说不定会有别的风景」将别的道路展现在他眼前。
昴望着浮现在道路尽头的白色洋房。只要能抵达最终目的地,稍微走点弯路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吧。
「虽然听说相隔很近,但这么走来才感觉到,真是近得超乎预想喵。」
菲利斯的感慨唤回了昴的思绪,他忍不住皱起眉。
「怎么?」
「唔?啊,梅扎斯边境伯对亚人的兴趣人尽皆知哦。与他离得很近的村庄,村里人多少会受领主大人的品味所影响,一般来说都是这样的吧?」
引领风潮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上层人士,阶级分层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该说是讨好呢,还是羡慕呢,平民追逐着贵族们的时尚就像蜜蜂围绕鲜花般。喜欢亚人的梅扎斯边境伯,应当对领民们施加了类似的概念才对。
然而昴他们没有在阿拉姆村感受到那种风气。是因为领主是个孤僻的人吗,还是因为威信不足以影响领民的态度吗。再加上之前疏于防备让艾米莉亚深陷舆论囫囵的事,无论答案是哪个,都让昴在见面前就对他的印象很差。
出现在洋房门口进行接待的是一位容貌可爱的桃发少女,刘海修剪到眉毛上方,露出一双浅红色的眼睛。穿着可以说暴露度很高的女仆装,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白皙细腻。不过稚嫩的脸庞因为面无表情而缺乏生气,为她的容貌稍稍打了折扣。
「——当家已等候多时了。」
算好时间完全是正好,不,甚至还提前了几分钟抵达的昴,迎接他的是那种冷淡的话语。是客套吗,还是真的久等了?昴用手指蹭了蹭脸颊,露出浮夸的笑容应付道:
「啊~抱歉抱歉,路上被风景迷住了眼睛。」
然而,带路的少女却毫无反应,就像人偶一样,投向她的话语沉入了寂静的湖底。
和最初见到的尤里有点像,不,还是有微妙的区别。
昴歪了歪头,也懒得跟不想理睬自己的人说话。就那样带着菲利斯踏入正门。
「对了,还记得跟我的约定吧?」
「……是的,艾米莉亚大人不在。」
「啊啊,那就帮大忙了。」
因桃发女仆的答案感到安心的同时,察觉到菲利斯轻飘飘投来的视线,昴在心底暗暗地给出回应。自己根本没有与艾米莉亚见面的打算,这种黑暗勾当只会玷污那份纯洁性。
爬上楼梯抵达三楼最深处的房间,介绍着「这边是罗兹瓦尔大人的办公室」,女仆敲门得到回应后推开了书房的门。
鼻子嗅到了墨水的香气。大概是经常与尤里接触的缘故,昴不讨厌这股书香味。正调整着心里的好感度,说着「打扰了」踏入屋内,昴的思绪却因为站在屋内的男人而冻结了。
那是、什么打扮啊。
宛如小丑般的妆容因为微笑变得更为浮夸。颜色鲜艳的服装简直在暴力地扭曲看者的审美观。一黄一蓝的异色瞳更是让人觉得他是从小说里跑出来的怪胎。
不配。
「哎~呀,你就是与我约定有事协商的商~人,菜月·昴君对吧?」
用怪异的腔调仿佛表演般地诉说道,男人——罗兹瓦尔的表现完全不像是贵族,而是上台戏弄一番就会被赶下去的丑角。
这就是、艾米莉亚的推荐人。
不配。
「诶诶,就是我没错,梅扎斯边境伯。能见到您实在荣幸。诚如我在信中所言,希望能和您达成一笔交易。」
昴在脸上堆满笑容,亲切地开口。
他不配。
能站在艾米莉亚身边的,应该是充满了中世纪贵族的气魄与礼仪,英俊潇洒到让人咬牙切齿,像王子一样温柔待她的人,昴永远成为不了的人。
这家伙算什么?他凭什么能站在艾米莉亚的身后,凭什么能朝夕与她相处,凭什么能毫无羞耻地呼唤她的名字,见证她的笑颜。
昴忍耐着喉咙里焦灼的怒意,回想起尤里的警示。
——如果梅扎斯边境伯表现出有轻视艾米莉亚大人的倾向,您不会一时冲动要除掉他吧?
何止是表现出轻视的倾向,这个男人的存在本身都是对艾米莉亚的贬低。真亏他能厚颜无耻地活在世上。难道不该在昴动手前就以死谢罪吗!
「冷静一~点,拉姆。」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杀意却被轻松捕捉,想要动手的女仆被其主人阻止了。菲利斯没什么攻击力,要是真爆发战斗,昴就只能『死亡回归』到一切尚未发生的时候了。
不过,梅扎斯的举动却出乎了昴的预料。不光拦住了女仆,他还少根神经般「呼呼」笑了起来。
「就那~么讨厌我的装扮吗?」
「为了保护我的眼球,实在不想见到第二次。」
「尽管如此,交~易还是会进行的吧?」
闭起一只眼睛,仅用黄色眼瞳注视着昴,梅扎斯不知从哪里得来确信如此说道。
这让昴心中警戒暴涨的同时,也稍微认可了对方的存在。当然,犹如火焰般炙烤心灵的火焰,恐怕是永不会熄灭了。
点了点头,被邀请在沙发上落座后,昴开始讲述自己的来意。
「我的筹码非常简单。你领地里发生的命案,那些死去的魔女教徒是我手下的人杀死的。」
话音一出,梅扎斯的神情就发生了变化。审视自己的目光变得犹如刺刀般,若是有形之物昴早就死了。但那股魄力依然让他险些喘不过气——如果昴还是原本的昴的话。
确实令人发寒,但不至于无法行动,不至于难以微笑。与死亡本身相比,只是威胁,不,哪怕他真要动手,昴也不会感到特别恐惧。不过是重来一次而已。不过是这样呼吸般的念头。
「——那可真是,了不起。」
拍了拍手掌,梅扎斯充满钦佩地称赞道。他打从心底的感慨让昴困惑地歪了下头。但在昴深究前,梅扎斯就微笑着继续道:
「不~过,我该怎么相信你说的话呢?」
「很简单。」
昴将手伸入披风内侧的口袋,轻松取出了因为一时兴起而留下的东西。
他朝梅扎斯展示手中漆黑封皮的书册,满意地看见对方镇定自若的小丑面具微微龟裂。
「——这是你们没能找到的,『怠惰』大罪司教本人的『福音』。」
搜刮战利品是常识,不过就算所有魔女教徒的财富加起来也不够支付雇佣梅丽的金钱。魔女教真是没前途。回想起当初的心情,昴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收拾好暴露出的感情,梅扎斯轻快地说道:
「这~可真是这真是,出人意料,不,情理之中吗。那么,你的来意我也知道~了呢。」
「是吗?」
「想要用这份功绩换什么承诺~吗?」
和敏锐的人打交道就是既轻松又累人。昴点了点头,然后露出大大的笑容。
「对你来说,也想要补偿之前失利而导致的信誉下滑吧?将这消息确定,活着的人也会感到安慰。与此相对的,我希望你能给我在王国自由出行的权限。」
「相当朴实,然而也实在贪~心的说法呢。」
梅扎斯眯起眼睛,盘算起来。
真要说的话,昴完全可以无偿转让这份荣誉。对他而言,那种东西根本毫无价值。就算公之于众后会被人赞扬,也不会获得艾米莉亚的好感。然而没有欲望的转让只会让人难以接受,权衡下昴选择了一个方式。
他不需要梅扎斯以伯爵的身份授予什么虚名,被交付领地只会分散昴的精力。昴只需要借助他的贵族头衔帮自己减少麻烦。虽然身为名义上的商人,昴能够预约入城,但终究有不方便的地方。出入境手续和行程本身是行脚商人能牟取利益的主要理由。
一旦能借用贵族的名头省掉入关检查,昴甚至可以将违禁物品带入城内进行买卖。只要有渠道,一笔就能赚取大量财富,几个回合后就能将借给奥托的钱全都捞回来。
当然,这份过高的收益背后是有可能被逮捕的风险。万一被发现,作为举荐人的梅扎斯也讨不得好。他不可能看漏这点。
「如果你做出什么有违名声的事,受害~的也是艾米莉亚大人哦。」
「——?我不会让人抓到把柄的。还有,要说影响名声,你还是先把自己的形象调整一下吧。」
为什么重点会在艾米莉亚呢?昴因为困惑而停顿了下,之后毫不犹豫地讽刺回去。
梅扎斯露出苦笑,说着「这可是我的战斗装~备哦」这般装模作样的话,将视线投向远方。
「我答~应你的要求,来缔结契约吧。艾米莉亚大人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了。」
「哈……」
发出意味不明的感慨,昴和梅扎斯敲定具体内容后,完成了契约。然后昴歪头,用手比向一直沉默观望的菲利斯。
「对了,这位你认识吗?」
「王国之『青』,在王宫大厅里有幸~见过一面。」
「菲利克斯·阿盖尔,叫人家菲利斯就好哦。」
回应梅扎斯的视线,菲利斯嫣然一笑。光看那笑容,男性说不定会被他的可爱迷惑。可惜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昴在心底腹诽,接着继续道:
「他毕竟是近卫骑士的一员,如果需要他帮忙的话,提前说一声就好了。」
「这其中~也包括邀请他成为艾米莉亚大人骑士的事吗?」
领悟到昴的潜台词,梅扎斯接下话茬。没有骑士帮忙扶持的艾米莉亚终究比别的候选人要弱上一截。没有好的人选,利用下菲利斯的地位也不错。
然后,听见他们的交谈,菲利斯缠上昴的手臂,撒娇般地凑到他耳边说道:
「昴大人真是的,菲利酱还没决定好呢。」
「反正结果只有一个。」
「专制~!强权~!」
摇着尾巴抗议的少年被昴揉了揉脑袋。之后昴站起身结束这场闹剧。
「那么,想要说的差不多就这些。」
「我如果有事该怎么联~系你呢?」
没那个必要吧,刚想这么回答的昴却皱起眉。总觉得梅扎斯不怀好意的笑容里有另一层深意,但昴怎么都想不出。讨厌的福音也没有更多指示。那么,单纯根据直觉来判断——
「用这个来找我。」
昴从怀里取出一面对话镜摆在桌上,正准备就此告辞时——
「对~了,作为回报免费告诉你件事吧。」
打了个响指,梅扎斯坐在沙发上,双手托住下巴笑着说道:
「艾米莉亚大人,之后会为一宗失踪案而奔波~哦。」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