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33

33

「为、什么……」
了却一桩心事后,与菲利斯踏上归途。
约定直接送他回王都骑士团报道的昴,却没想到会在村子里见到那样一幕。
阳光朗照的广场上,两个人影坐在雕像的旁边。其一有着淡紫色短发和狭长的黄色眼瞳,穿着非常合适的黑色执事装,显然是尤里。而坐在他身边的人物却让昴睁大了眼睛。
当初在王都时见过的白色长袍外,追加了款式特别的斗篷将那头秀丽的银发遮住。紫水晶般的绮丽眼瞳能瞬间夺取别人的呼吸。洁白的肌肤犹如白雪般,与那交织着稚嫩和妖艳的脸庞无比相称。
昴呆呆地望着没想过能再见到真人的少女,连呼吸都被遗忘,差点就那么缺氧而死。幸好在他身旁的菲利斯狠狠地拍了下他的后背才将昴唤醒。
你在做什么啊,气喘吁吁的昴刚想那么怒吼,却发现察觉到他们的到来,尤里已经站起身。那就意味着少女也——
静静地望过来的少女,她那紫绀色的眼瞳里充满了对陌生人的好奇与打量。
那是当然的。毕竟在这个世界线,昴还没能跟她接触过。预想的最棒登场被人夺走,而现在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那……那那……那个……」
喉咙像是哑了似地,不断发出呻吟般地鸭叫声。昴想如往常那样跟她打招呼,却发现僵硬的身体根本不听已经发胀的脑袋使唤,只能挤出连自己都觉得「糟糕失败了!」的干涩笑容。
用手指捂住嘴巴,来回看了看尤里和昴,少女——艾米莉亚对昴投去担心中又有几分落寞的目光。
「没关系吧?」
「——已经没关系了。抱歉,刚刚吓到你了吧。」
那目光为昴发热的大脑淋上液氮,一下子冷却下来。不仅如此还感到无比刺痛。
白痴吗。他谴责着自己。很显然他方才的结巴被艾米莉亚误以为是害怕了。
「嗯~没有的事。你就是尤里先生的主人吗?」
「嘛,大致是这样的情况。我的名字是菜月·昴。」
看着可爱地摇了摇头,完全没有阴霾的艾米莉亚,昴沉浸在那份纯粹中,忍不住想要拉近距离。他伸出了手。而看着这只手,艾米莉亚却纳闷地鼓起脸。
「我是艾米莉亚,没有家名,只是艾米莉亚哦。那个,昴,对吧?这是什么意思?」
梦寐以求的声音就那样在耳边回荡,昴心醉地眯起眼睛,努力抑制住发狂示爱的欲望,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解释道:
「这是我家乡的礼节。初次见面时用握手来表示友好哦。」
「啊,是这样吗。」
学到了,这么小声咕哝着,艾米莉亚点了点头,将手伸向昴的手掌。她的手掌娇小而柔软,尽管只是轻轻一碰,那温度就让人忘乎所以。
松开手后,昴暗自握紧了拳头。然后在他想说什么之前——
「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也跟菲利斯打了招呼后,抬眼望了望天空,艾米莉亚忧心忡忡地说道。很快地与昴告别,她那白色的背影就消失在视线范围。
边摇尾巴边挥手送别的菲利斯停下招摇的动作,眯着眼睛收回跟昴一起追随她背影的视线,开口:
「她似乎不记得菲利酱呢。」
「也没办法吧。」
含糊敷衍着菲利斯的话语,昴只是捏了捏手掌,然后转身看向守在一边的尤里。
「回去吧。」
这么,感受不到半分热情,平淡地诉说道。

「——!」
猝不及防地,昴伸手将尤里甩向了床上。本来就不是很重的人,也没有任何反抗,尤里惊讶地躺在床上看压在他身上的昴。
黑瞳里酝酿着风暴般的怒意与嫉恨。这让尤里也不禁畏缩地晃了下视线。
「为什么,你会和艾米莉亚接触?」
预料之内的质问明显让尤里松了口气。他摇了摇昴的手臂,示意需要使用一边的写字板。然而,昴却没有表现出退让的意思。
「你的喉咙已经好了。我要听你的声音。」
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阐述事实,昴仅仅盯着他的眼睛。究竟在想什么呢,尤里第一次发现自己完全弄不懂昴的想法。他只能无力地摇着头,表明自己的无能为力。
看着发丝凌乱,闭起眼睛来逃避现实的他,昴缓缓从腰际拔出了从不离身的小刀,让刀尖指向尤里的肩膀说道:
「让阿罗隔绝下声音。」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昴如此命令道。明知道会发生什么,尤里依然没能拒绝他的命令。
伸手沉默地安抚了下因为不安而摇晃的微精灵,尤里在施展魔法后平静地看向昴。如果他抓住昴手臂的手没有微微颤抖的话,昴倒是乐于相信他已经准备好面对一切考验。
「有句话说,疼痛会本能地让人喊出来。如果一直到死你都没有出声,我下次就原谅你。」
这是极其违背常理的话,人死了再得到原谅又有什么用呢。但就像是不给尤里思考时间般,小刀已经刺入了他的肩膀。唯独气息乱了一下,但别说是惨叫,就连颤抖都没有。
就算这么做也没用的,尤里仿佛那么说着紧紧盯住昴。沐浴在那目光下,昴宛如描绘着骨骼的形状般移动着刀刃。
没经过多少打磨的小刀与人的筋肉相比还是太钝了。每一次划动就像拉锯子一样,不知不觉昴的手已经沾满了血液。尤里的脑袋也竭力偏向远离小刀的那侧,缺乏血色的脸庞因疼痛溢出汗珠。空虚地盯着墙壁的眼睛也渗出泪光。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尽管如此出入的依然只有气声。
他没有在故意压制声音,但那就仿佛是本能般烙印在尤里的骨子里。原本只是惩罚意味的做法,染上了昴的执拗。为了将声音从神的手里夺回般,疯狂而偏执的感情促使昴剜动小刀。
就算什么都不说,昴也是知道的。
那个少女竭力避免将别人牵连进自己的生命,甚至不惜使用莎缇拉这样令人厌恶的假名。如果昴正大光明地去帮助她,肯定会遭到她的拒绝。所以,尤里会跟她坐在一起的原因很明显,是因为弱势才会得到她的帮助,是因为无法说话又陷入麻烦才会让滥好人的她伸出援手。
憎恨他的幸运,嫉妒他的不幸。因此昴要夺走他身上的缺陷。发出声音吧,独立自主吧。只要你不是需要她帮助的人,她就不会与你扯上关系。就像之前艾米莉亚笑着与昴挥别一样。
昴是因为弱小、无能、愚蠢、不堪才有幸能与她的生命出现一瞬间的交错。却也因为昴的弱小、无能、愚蠢、不堪才让她失去了八十七次生命。
请不要死。我会来救你。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来救你。所以,你绝对不要讨厌我。终有一天,你还能像最初那个晚上一样,因为纯粹的喜悦而对我微笑。
那笑容,对我来说就是生命的全部。
眼泪,从眼眶里滴落下来。身为施害者的昴,却比被害者更先一步地决堤了。要问为什么的话——
「我,讨厌你。」
昴讨厌着能够平静地与艾米莉亚偶遇的尤里,讨厌着从自己手里抢走原本计划的男主角戏份、将一切全都摧毁的莱茵哈鲁特。尽管如此,尽管泪流满面,痛哭不已,昴也依然没有勇气推翻那个过去。
艾米莉亚终于能幸免于难的那个过去。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重来。
终于和艾米莉亚交换名字的这个现在。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舍弃。
正是这份优柔寡断,正是这份该断不断,连原本或许能取得更善未来的机会都亲手葬送的软弱,是昴最憎恶自己的理由。
「我也希望,自己能走在值得骄傲的道路上。」
谁不希望能站在阳光里。谁不渴望能挺胸抬头地面对镜子里的自己。谁不期望自己强大而优秀到足以成为心爱女孩的白马王子。
但是昴不是那块料。就算给他八十七次机会,他也只能眼看着机会流失。就算让他与心爱之人偶遇,他也只能用结结巴巴的声音刺痛她的心。活在世上本身就罪孽深重,真该立刻就谢罪去死。
昴,深深憎恶着连死亡都不被允许的自己。
「但那样,我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挽救不了。」
如果摆在眼前的只有邪道,那昴就毫不犹豫地踏上去。用自己的血去浇灌罪恶之花,让自己的剩余价值成为艾米莉亚绽放的养料。只有这样才能回报她的温柔,才能治疗昴的无可救药。
这样下定决心的昴——
「为什么你要来干涉我!拉我回正路?别开玩笑了!那种才能者,被选中的人才能走上的道路,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这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傲慢!是令人憎恶的伪善!」
他拔出已经捣鼓出深深血洞的小刀,愤怒地指着尤里的眼睛,就那样嘶吼,咆哮,将自己的怒火与嫉恨全都灌注其中,无助地哭泣着。
不知何时,侧过脸忍耐疼痛的尤里,已经完全正视着昴了。
被小刀指着的黄色眼瞳里闪烁有泪光,一滴眼泪沿着脸颊滑落。
那是生理泪水吗,是为昴而哭吗。
已经不得而知了。因为昴已经将小刀刺入他的眼球,笔直刺穿了头颅。
直到最后,尤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所以——
「——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那么呢喃着,昴偏转刀尖,熟练地刺向自己的脖颈,轻而易举地截断呼吸。
颈动脉喷出的血液洒落在墙壁上,宛如盛大的鲜花。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