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从零犯错的魔女教生活42

42

「哟,菲利斯,一副被榨成人干的样子呐。」
「从早忙到现在根本没停过喵。还被坏心眼的主人叫出来。——我先开动啦。」
昴扬手招呼走进包间内的菲利斯。猫耳少年惊喜地看着昴推到他面前的炒饭,边抱怨自己的辛苦,边摇着尾巴蹭到昴身旁。
撑着脑袋看菲利斯狼吞虎咽的昴,忽然被对方捧住脑袋,用嘴唇吻了下右眼。菲利斯松开手,美滋滋地舔着嘴唇,笑道:
「多谢款待~」
「你呀,亲之前都不知道擦一下嘴巴的吗?」
昴用兜里的手绢擦了擦眼睛,早已习惯了对方的突然袭击。菲利斯却收起笑容,像是不满意般地嘟起嘴巴,抖了抖猫耳抱怨道:
「还以为昴大人会露出很可爱的表情喵。」
「我才不会对你卖萌咧。话说回来,菲利斯,有想问你的事。」
「那个不是菲利斯的初吻哦?」
「想问的不是那个……!」
胡搅蛮缠下总是被对方轻松夺走余裕,昴边感慨自己的不中用,边正视菲利斯。猫耳少年也相应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见此,昴开口:
「想问问尤里背后烙印的事。」
「……怎么突然?」
「不,因为……因为之前无意中一直错过了正确答案,所以现在对很多细节都有点在意。就当我患得患失好了。」
昴抚摸着鼻子对一头雾水的菲利斯说道。
就在上一轮回的最后,昴发现了破解雷古勒斯权能的方法。那实在是太过可笑,是隐藏在显而易见的线索背后的解答。因为昴检验失败,所以忽视了那种可能性,极为可悲的可能性。
回过头来思忖至今为止的一切,昴发现了另一件略感在意的事。如果因为昴的愚蠢而导致糟糕透顶的未来,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那个不只是单纯的烙印,而是附有术式的烙印。」
「原主人死去的现在,尤里应该不受束缚了吧?」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那个术式还在哦。就像是异物一样残留在体内的咒缚,对于敏锐的术师而言,每次动用魔法时都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也就是说……」
「你是奴隶。一生都是奴隶——这个概念会在脑海里不断复苏。昴大人也……不希望看到那样吧?」
说到最后,菲利斯试探地窥视着昴的神情。抿住嘴唇的他脸上近乎无懈可击。菲利斯正叹气的时候,昴站起身,对让出走道的菲利斯点了点头:
「谢了,菲利斯。」
抛下那样含糊的说法,昴走出包房付账后离开餐馆。没走多远,远远地看见了停在旅馆后门的龙车,整理着行李的尤里抬起头,注意到昴的存在后对他恭敬地行了一礼。
尤里了解他的所思所想,知道他的需要,他却对尤里一无所知。昴这么想着,走了过去。
龙车驶离王都,沿着道路朝小镇莫西亚驶去。昴望着如期而至的雨幕,闭起眼睛将头靠在尤里的肩上。
这漫长而冰冷的雨,昴会让它彻底停止。
为此——
「我们走吧。」
在新下榻的旅馆里放下行李,稍作休整后,昴平静地对尤里说道。
毫无意见地,尤里拿起摆在房间门口的伞。
他们行走在布有密密细雨的街道上。路上除了他们以外几乎没有行人。因为医生的死亡让人们理解镇子里来了杀人狂的事,没有什么人会特意在这雨天出门。这本该是带有忧郁气息,让人诗兴大发的光景,却变得无比萧索。
上百次尤里都一个人前行在这条路上。昴品味着胸口涌现的感情。那是混杂了懊悔的酸涩感。要是自己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就算是拖后腿,就算会比尤里先死,自己也应该跟他一起走的。充斥脑海的全是这种不合时宜又荒唐滑稽的念头。
一定是这雨下得太久了。昴想道。他微微抬起伞,医生的住所已经近在咫尺。
他们测试过无数次,知道现在雷古勒斯还不在家。他会在大约二十分钟后回来。在那之前,昴需要将一切安排妥当。
他敲了敲房门。过不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露出眼睛的女性看着昴和尤里,眼珠却不由自主地瞄向他们身后。
「有什么事?」
「想问问,你们想不想杀死那个男人,想不想杀死雷古勒斯·柯尔尼亚斯?如果想的话,请助我一臂之力。」
闻言,女性瞪大了眼睛。
她犹如木偶的面庞就像是面具破碎了般焕发出活力。那是注入愤怒、憎恶与怨恨后熊熊燃烧的生气,能像燃烧柴薪般燃尽她们的生命。
不知道有多少次,尤里借助对话镜让昴与她们交涉,最后获得了她们的协助。昴对该如何说服这群被压迫挟持的女性已经驾轻就熟了。
不过——
「总而言之,要破除他的不死之身就需要你们,你们这些被他称为妻子的人丧命。」
像这样,请求对方去死,昴还是第一次尝试。
无论是被咒骂,被踢打,被宣泄愤怒,昴都能接受下来,在下次轮回选择更妥善的处理方式。就算是伪善也好,昴需要她们的知情权。
然而,她们的反应却出乎了昴的预料。
不可能会料到的。面面相觑后在场的妻子们不约而同地跪下。为首的女性恳切地问道:
「只要我们死了,就能保证他会死吗?」
「——啊,我向你们承诺,绝对会杀了他。让他像蟑螂一样难看地死去。」
昴沉默了下,胸口燃烧起静谧的火焰。那是快被漫长的雨日浇灭,却终究完好保存下来的愤怒之火。他将决意注入声音里,平等地传递给在场的所有人。
得到他的觉悟后,女性们点点头,四散开来。她们的眼中萌生死意。但那并非是因为忧郁而产生的死意,而是为了报复、为了杀死某人而主动献身的死。明明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她们在此刻凝聚成的气势让昴觉得像是身赴战场的战士一样。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缓解被震慑到的心,昴转而看向尤里。
「之后就需要你来帮忙了。」
「————」
尤里认真地观察着昴的神情,在他忍不住开始摸脸的时候点了点头。
「我没做奇怪的事吧……?」
『总觉得昴大人有点改变了。是好的方面。』
「什么啊……」
那明显是夸奖的说法让昴害羞地别过脸去,尤里露出淡淡的笑容,但随即在昴看不见的地方,脸上却划过一丝忧虑。昴调整心态咳了一声后重新看向尤里。
「总而言之,那家伙的无敌被破除后,一定要首先斩去他的手脚。否则那家伙的攻击力还是很棘手。」
虽然昴现在也不知道雷古勒斯那变态的攻击力是出于身体素质还是因为权能,不过只要能破解他的防御,那就都不是问题。因为那家伙太过依赖绝对防御,在失去的瞬间绝对会毫无防备。
叮嘱完尤里后,昴来到正对着外侧道路的窗口,就等候雷古勒斯的归来。他没有等很久。
归来的雷古勒斯保持着一如既往超脱世俗的态度。他伸手摸向房门,门打开的瞬间被放置在门上的风铃响起,那就是事先约定好的暗号。
在那一刻,所有妻子都抽刀自尽。那面目狰狞的模样仿佛她们不是自杀,而是在挥刀刺向憎恶的敌人。
昴从墙壁后窥视着雷古勒斯的状况。地面上故意洒落了不起眼的粉末。原本绝对不会因雷古勒斯的存在而移动的粉末,在一瞬间微微弹起。
「……那群女人!?」
雷古勒斯惊讶而愤怒地捂住心脏,在那瞬间他的从容被打破,仿佛缺氧的鱼般剧烈地从空气中汲取氧气。尤里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一瞬间。
风化作有形之物逼向雷古勒斯的身体。不过是一秒不到的事,他捂住胸口的手臂也好,站在地上的双脚也好,全都被斩断从身体脱离。
「谁!?」
比起惊愕,雷古勒斯率先怒气冲冲地对空气咆哮。昴看见理应从他伤口飞溅而出的血液,就仿佛时间停止般停留在原处,能看见被风刃斩断的、光滑到美丽的截面。
物理时间停止!昴顿悟了雷古勒斯能力的本质。并不是有无形的盔甲,也不是能改变力的作用。他的能力只是能静止自己的时间而已。
通过静止时间,雷古勒斯将自身从现在的世界中切割出来,他对世界的影响被无限放大,哪怕只是踢一脚沙砾,时间上的不稳定也会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毁灭一切。另一方面,外界对雷古勒斯施加的影响则由于永远无法抵达他所在的静止时间而被拒绝了。
所以雷古勒斯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不用进食,不会生长。他只是个时间停止下会动的娃娃。但他当然不可能完全成为娃娃。让雷古勒斯得以生存的,就是他的妻子们。
「咕啊……」
原本能止住流血的截面重新迸出血液,同时雷古勒斯为了获得呼吸而扭曲了表情。
就算是能够完全静止的肉体,也有无法静止的部分。那就是作为供血机制存在的心脏。看来,如果保持着时间静止的技能,他的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就那么永远变成时间静止的死尸了。为了避免那点,雷古勒斯也许将心脏寄放在妻子们的身上。昴无法加以确认,但他能理解的是——
「别开玩笑了!你们算什么!居然随便闯入别人家里犯下这种行径,强盗吗!」
「强抢医生女儿还把她的父母杀死的男人的字典里居然也有强盗这个词,我很吃惊耶。」
昴慢慢走向因为心脏跃动鼓动血液涌出,又因为心脏停止跳动像鱼一样在地上翻腾的雷古勒斯。
最初的起源,不就在于这个男人的贪欲吗。为了获得新妻子而杀死了爱护女儿的人们,因此招致艾米莉亚前来探查情况。最过分的是,他连艾米莉亚都杀死了。
「你犯下了决不能被宽恕的死罪。」
眼看着血液再度涌出,昴一脚踹向他毫无防备的头颅。全力一击之下,雷古勒斯的身体飞起,脑袋扭曲变形,失去动力后重重撞到地面上。
完全被疼痛侵袭的他也无法说出自己已经完美无缺的话了吧。最初撕破他这层防御的人是艾米莉亚。哭泣着被逼到绝路将所有妻子杀死,又被愤怒的雷古勒斯杀死的艾米莉亚。昴忘不了在庭院里看见的、她惨死的样子。
自己的道路总是用血浇灌,用生命堆砌而成的。昴早有这番觉悟,但他难以有觉悟的是,自己的成功堆砌在别人的生命之上。
「你把那群无辜的女孩子们掳来,让她们成为你暴力的牺牲品。这算哪门子完成啊!你只是无可救药的垃圾!社会的残渣!」
「咕啊……」
昴狠狠地计算着他能力启动停止的时间,不断用脚像踢皮球一样蹂躏着雷古勒斯的身体。对方早已神智模糊,连惨叫都发不出,嘴里不断涌出混杂着内脏碎片的血液。很快,昴发现他静止的呼吸再也没能恢复正常。
就那么简单地杀掉了。昴看着他的尸体,几乎难以抑制狂笑的冲动。居然是那么弱的家伙,害自己死了那么多次,害自己让尤里死了那么多次。这全是、昴的愚蠢所耽误的。
昴转过头看向守在一边,任由自己发泄胸口怒火的尤里。只要雷古勒斯有丝毫危险举动,他就会出手吧。但昴倒不希望看他报一箭之仇,因为他心底有个隐秘的地方在害怕,害怕尤里一参与其中就会因为必杀的命运而死去。
叹了口气,昴转身走向妻子们自杀的各个房间。因为武器不足而两两在一起,传递着刀具挥刀自刎的女性们,身边大多放有短短的几行遗书。昴苦恼地揉着脑袋,看向尤里。
「……艾米莉亚要是看见,肯定会难过的。但是,这些信该怎么办啊……」
『拜托梅扎斯边境伯好了。』
尤里想了想,在纸上写道。昴拍了拍手掌,接受了他这个甩锅的提议,从怀里取出联系梅扎斯的对话镜。得知『强欲』大罪司教被杀的消息,对方也没有多么惊讶,只是一个劲地在抱怨没办法处理那么多尸体。当然,那小丑耍的猴戏被昴完全无视了。
事件的落幕比想象中还迅速。为了不让艾米莉亚有发现端倪的机会,昴和尤里迅速撤离现场。撑着伞走在路上让雨水洗掉鞋上的污垢,昴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对尤里说:
「我们明天等雨停了再回王都。今天剩余的时间我来教你发声方法吧。」
「——?」
「你每天都有在偷偷练习发声吧?」
笑眯眯地说着,昴看见尤里惊讶地瞪大眼睛,然后很不符合他从容做派地拼命甩头否决。那死命否定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很好玩,昴欣赏着然后猛地收起伞,凑到尤里的伞下和他勾肩搭背。
「别藏啦,我已经知道了。」
从昴的态度里明白自己落败的尤里耸下肩膀,默默点了点头。昴得意地仰起脸,却慢慢消除嘴角的弧度。
但是,还有许多不知道的事。
想要了解你更多的事。这句话却憋在心里,扭扭捏捏,怎么也说不出口。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