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會由那個時代的道德去衡量,最終的價值將成為歷史,交由後世來裁定。既然如此,現在走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即可。

【昴莱】方便主义9

梦见了黑暗。
什么都没有的黑暗里,连躯体也不存在的意识,仿佛溶解般地漂浮其中。
动弹不得的意识也没有动弹的意思,只是单纯地漂浮着。然后,终有一天会迎来终结的吧。进行如此简单的思考,意识忽然察觉到周围的黑暗开始骚动。悄无声息,空无一物的黑暗里,出现了影子。
苗条的身材和纤细的手臂,影子是位通体被黑色笼罩的女性。
一发现她,意识就难以抑制地颤动起来。那是足以让眼泪滑落的热爱,是渴望去呵护对方的珍爱,是愿意为对方献出所有的深爱。
然而——
『——别过来!』
意识却在不断地发出悲鸣,不停地寻求后退的方式。支配着浑身的热情让他无法动弹,何况不具备身体的意识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对方的能力。
逐渐被某种感情侵蚀的恐惧让意识发狂,就连那疯狂都能融化,自灵魂深处涌出的深爱就是那么强力的东西。
『别过来!别过啦!别过来——!』
朝他蔓延的影子显得寂寞,却没有止步的意思。只是缓缓地,可谓之温柔地抚摸着意识。
意识为影子的寂寞而自责,为自身的无知而悲哀,为充盈的感情而恐惧。
『放过我吧!我已经不想再重来了!』
如果纠缠于意识的黑影是罪恶之源,就让光把一切都洗净。违背常理的人不应当存在。死亡本应该是极端寂寞与空虚的事,不是那样不行。不去拒绝她不行。
忍耐着令身体刺痛的火热爱意与决心,意识被白光笼罩了。
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火焰。
最初还以为搞错了,再仔细一看是有犹如火焰的青年。脑袋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住的地方,正是青年——莱茵哈鲁特在贵族街的宅邸。
昴对这地方其实还算挺熟悉的。在早已泯灭的世界里,他也有为了搜集莱茵哈鲁特与菲鲁特的情报而编制谎言,借用『青』和莱茵哈鲁特的关系造访这里。
莱茵哈鲁特并不是阿斯特雷亚家的家主,名义上的家主是被称为海因凯尔·阿斯特雷亚的男性,他的父亲。连「范」之名都没有被赐予,海因凯尔在剑术领域上毫无造诣,尽管他练过武,现在却虚弱到连昴的三角功夫也能勉强制服的程度。
他的家族非常不圆满。祖母死在对白鲸的大征伐上,祖父则整个像是人间蒸发掉了一样。父亲是个扶不起的酒鬼,母亲则在本宅当睡美人。
这样乱七八糟的家务事却完全没有影响到对方。莱茵哈鲁特的生存方式里找不到阴影,光明磊落到看着就让人感到扎心。因此,昴忍不住就想要寻找,寻找他的做法中难以令人接受的部分。话虽如此——
「——库鲁修,是谁?」
莱茵哈鲁特的表现却让昴愣了愣,不由地脱口而出:
「你……忘记了?」
「什么?」
「……王位候选人。总共有五位不是吗。」
不愉快地垂下眼帘望着地面,昴为自己的多嘴感到失策。谁知道这家伙会又忘记库鲁修。让他在王选会场上感到惊讶也不坏,可惜了。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心态呀。居然会让莱茵哈鲁特放弃讨伐白鲸。
「是吗,是五位啊。我并没有非要去讨伐白鲸或大兔的意思。尽管我也记得夺走奶奶生命的就是白鲸,但是……」
绕过昴,莱茵哈鲁特在他的床上坐下。原本就没有要睡床的打算,昴只是抚摸着琉利雷的琴身,冷漠地望着他:
「是要赖在这里吗?我可没有要听你黑历史的打算。英雄先生的黑历史,听了也不会有多开心。」
「抱歉,只是觉得只有你是能倾诉的对象。」
「你完全搞错了耶。」
到底是怎么产生那种错觉的?昴忍不住在心底腹诽。确实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莱茵哈鲁特和昴两个人拥有几乎所有世界的记忆。某种意义上,说只有昴了解莱茵哈鲁特的动机也不算错。但是,就因为这点原因,莱茵哈鲁特要对昴吐露心声还是算了吧。
他们没可能相互理解。无论怎么哭诉,莱茵哈鲁特不也是不明白吗。昴对他那复杂的感情,绝不是脑袋回路直接又正直的他能够理解的。那么就算想要了解又有什么用。
「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被莱茵哈鲁特打断思绪的昴抬起头。端坐地坐在床上的他没有丝毫松懈。不过周身的氛围却明显缓和下来。说起来还没见过他坐下的样子。总给人不会疲惫的永动机的感觉。
当然,就算是昴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莱茵哈鲁特在感情方面还是人类。哪怕是拥有『死亡回归』的昴,在肉体不会感到疲惫的条件下,也依然会在感情方面承受不住。尽管如此,无论是精神还是能力,莱茵哈鲁特依然是昴永远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虽然不是很理解,我也能感觉到记忆缺少了很多。我知道自己放过了白鲸。但……你嘲笑过我,你应该知道如果我出现杀了白鲸,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为了不让那感情再度出现,你才选择了视而不见……吗。」
纠缠在心底的是怎样的感情呢,昴一时间无法明白过来,只能呆愣在原地。莱茵哈鲁特没有给出回应,但即使什么都不说,昴也依然理解了。
在理解的同时,体内的某根线崩断了。
脚向前大力迈出,前冲的同时扭动身体,将力气注入右拳中挥出——
「混蛋!」
「昴?」
不存在任何奇迹,莱茵哈鲁特轻描淡写地接下了昴的拳头,状似迷惑地歪了下头。将他的疑问完全无视,昴只是自顾自地宣泄出胸口的感情。
「混蛋!混蛋!你丫个混蛋!」
宛如铜墙铁壁一般,昴的印象里莱茵哈鲁特总是那样无懈可击的姿态。
超越不了,战胜不了。
想要让他品尝昴吃过的苦头,想要让他感受到同样的绝望。然而就连那种愿望都无法实现,只是属于昴的诅咒和妄想。
从诅咒里获得甘美的雨霖,咀嚼着憎恶和嫉妒生存下来,然后边生存边眺望那遥不可及的美梦而自我厌恶。那就是艾米莉亚以外,不断支撑着昴的支柱。
「为什么?」
「————」
「就算谁都放弃了,你也不可以放弃!就算谁都不理解,你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行动!你是英雄吧?谁都不会放弃的英雄吧!」
眼泪,随着破碎的声音落下。
一同破碎的,还有昴体内对莱茵哈鲁特根深蒂固的幻想。
就算知道莱茵哈鲁特在『强欲』那里受到挫折,昴也没有怀疑过他的胜利与正确。因为那份正确,无论被莱茵哈鲁特如何对待,昴的心底某块地方认定那是他应该遭受的惩罚。然而——
「昴,你比我想象中还要高估我。」
莱茵哈鲁特苦笑了下,松开捏住昴拳头的手。
「我不插手会更好,只是做出了这样的判断而已。」
「他们会死哦?那些参战的人,那个库鲁修都会死。然后你的朋友,『青』也会崩坏掉。」
捏住拳头,昴忍住喉咙口的哽咽,以冷酷的目光凝视着莱茵哈鲁特。逼问,叩问,然后肯定会得出结论,就算那不是昴所期望的答案,也不是莱茵哈鲁特应该得出的答案。
「我当然是希望人们能获得幸福,也希望自己能作出贡献。但是,人生总是不如意。总是告诉我,无论拥有怎样的力量,也没办法得到想要的结局。你不也,不希望我来救你吗?」
「……开什么玩笑。」
粗暴的吐息从张开的嘴巴里呼出,昴的身体因流窜在脊背的恶寒而颤抖。在支配了浑身的热情下,他明明应该能说出什么的,结果除了那简短的词句外却什么都想不出来。
莱茵哈鲁特强势登场,将昴的努力全都撕碎,将他的幻想全都毁灭,是让他愤怒和憎恶的暴徒。
——然而,他也是把昴从不合理的轮回世界里拯救出来的英雄。
「根本没有祈求过你的拯救!」这种话,就算是昴也说不出来。然而,昴也无法对莱茵哈鲁特表达感激。白鲸战场上的人恐怕也是一样的。如果昴告诉莱茵哈鲁特,他应该去拯救被白鲸杀死的人,那就等同于是代替昔日被困轮回里的昴,向莱茵哈鲁特寻求帮助。
唯独这点,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慢慢朝后方退去,昴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将希望寄托在莱茵哈鲁特身上什么的,根本就是多余的事情。不是想要拯救别人,希望他去救的人是——
「昴,在最初的世界,你满足了吗?」
莱茵哈鲁特从床上站起,用显得忧伤的目光望向他。昴不假思索地说:
「那不是当然的吗。」
「是吗,对你来说在那时候结束应该比较幸福。由我来说很过分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不伤害别人地生存下去。」
「就算那么做了,早晚也会回到起点的吧。」
无论是被杀还是老死,无论是心怀满足还是不甘,昴都会回到原点,不得不面对这个冷漠无情的异国他乡。现在,和他的生死一块绑定的莱茵哈鲁特,就算抱有厌恶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可是对方完全没有表现出不满,这就是莱茵哈鲁特的意志力远超于昴的证明。不止如此——
「累了吗?」莱茵哈鲁特问。
「————」
「——愿你能不辱灵魂。」
静静投以期望的莱茵哈鲁特甚至照顾到了昴的感情。他明明并没有与昴冰释前嫌,态度却像是对待普通认识的人一样。昴垂下眼帘,嘟哝了句「无聊」后抱起手臂。
「那么,我也该告辞了。」
莱茵哈鲁特识趣地告辞,抬步往屋外走去时脚步顿了一顿。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瞄到了摆在桌上的白色袋子。
「……在意?」昴问。
「只是有点想知道,那杯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啊……要吃吃看吗?」
从塑料袋里取出泡面,昴对他摇了摇。
注入热水到标准线,将盖子用叉子插好,昴看向等在一旁的莱茵哈鲁特。
他嘟哝道:「原来是需要灌水的吗。」
「因为是杯面嘛。」
「相当便利的设计呢。在卡拉拉奇似乎有类似设计的食物,但没有这种杯子。」
「啊,因为霍星和我一样是异世界的人。」
昴想起以前看见卡拉拉奇和服时的情况。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卡拉拉奇的尽头就有通往日本的道路。花了不少时间在探索那边上,现在想想真是做了彻底的无用功。
莱茵哈鲁特会意地点头:「你和那位霍星来自一个地方的话,身上诸多不可思议之处也就有解释了。」
「我可没有人家那么能干,既不会设计房屋,也不会制作服饰,更别说社会改革了。」
「也没有指望你做些什么。你想家吗?」
就知道会被那么问,如此想着,昴将视线投向窗外。就算内部设备让人产生这里是贵族老爷的别墅,仿佛只要离开别墅就能回到现代社会,但只要看到外面就能明白,这里和昴居住的地方是彻头彻尾不同的两个世界。
「……这里是庭院啊,莱茵哈鲁特。」
「庭院……?」
「神的庭院。嘛,只是戏言罢了。」
就算莱茵哈鲁特已经知道自己是异世界的人,恐怕也不理解他在说什么。真是越活越回去,是因为松懈过头了吗。摇了摇头,昴将嘴边的话语咽下,看向因为热气而微微鼓起的杯子。
「似乎好了哟。」
「嗯?啊,是吗。」
「让人怀念的香味……我以前宅居在家里好像就成天吃这种垃圾零食。因为觉得对不起爸妈,感觉连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在床上坐下,昴看向靠在桌旁,捧着杯面研究叉子的莱茵哈鲁特。
就算是他也有好奇心,也有做不来的事。越是明白这点,越是觉得过去的昴很可笑。到底是在他身上寻找谁的幻影呢。
「我当然想回家。不过,就算是你也没办法吧?」
「……抱歉。」莱茵哈鲁特沉声说道。
「干嘛道歉?」
要是再说什么抱歉来迟了之类的话,就算打不过他昴也要努力去糊他一拳。然而——
「要是早点想着来了解你就好了。」
昴微微睁大眼睛。
他发现莱茵哈鲁特的眼中,首次浮现了无论对谁都有,却不可能对自己产生的亲切与真挚。
无地自容的感情让昴咬住了嘴唇。
「白痴吗。怎么可能?」
「是这样吗。」
「我可是你的敌人呀。」
昴厌烦地叹出一口气。
而看着这样的他,莱茵哈鲁特露出一贯无奈的微笑。

TBC.

*隔阂逐渐消解中_(´_`」 ∠)_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无盡食慾 | Powered by LOFTER